飛鵝山日落脊、鵝肚石河

日期︰2011-10-08
難度︰★★★★
路線︰順利邨→日落脊→鵝肚棧道→鵝肚石河→飛鵝山→倚天脊→ 鑽石山

飛鵝山,舊作九龍嶺,是九龍半島一帶最高的山峰。 飛鵝山的崖雖不及獅子山險惡,但亦非善類,從彩虹邨方向望, 巍峨之勢令人口呆結目。山高606米, 主副兩峰成了訊號發射與接收站,多次到訪見證其變遷。

登上飛鵝山主路有四︰東脊指向百花林;南脊即是崎嶇與高危兩線( 未刊出);西脊則是倚天脊(未刊出),指向斧山; 而北脊就是走向象山之緩徑。南脊與倚天脊之間稱作鵝肚, 是最險惡之地,鵝肚棧道貫穿多條險脊,計有佇人左脊、佇人右脊、 佇鷹脊與日落脊,還有鵝肚坑與鵝肚石河等險地。

飛鵝山

由順利邨出發,穿過清水灣道已是日落脊之入口,經過發射站不久, 有開揚石台,九龍半島盡收眼底。入林不久,小徑漸消失, 於林中穿插,不久會遇上一條橫山徑,指向攀石場。我們只作淺探, 然後走回分叉路,繼續上攀。

途中下望市區

上望自殺崖

攀石場

這裡有大量可攀路線

回頭

不久隱徑引領至一個由漁護署豎立的警告牌,路徑在此幾乎消失。 往後的路建議沿崖上,但斜度甚大,草坡缺乏穩固落腳點, 宜取草崖之間的棧道上攀。有石抱石,無石抓草, 首先會看見一崖有白色電線引導行者至一石台頂。此地更上一層樓, 腳下幾乎毫無遮擋,其中一個原因是此脊相當陡斜。 不久會進入淺坑,或可沿坑邊石脊上攀, 最終會來到第二處白色電線的位置。這裡斜度相對平緩,稍事休息, 四處尋找拍照的石台。接回南脊主徑, 身後嚇人的直崖就是自殺崖之所在地。

看到這個牌證明沒走錯路

日落脊脊線在此並不明顯

沿石面攀最省力

頗斜

有兩個這樣掛了電線的位置,沒走錯一定會看得見

獅子山

沿草石隙上

快到大路了

這段路景色變也比較少

佇鷹脊

坐石台,看風景

已見鵝肚之危崖

接上南脊大路

戴勝羽毛?

石台佳景

望九龍

此石台拍照極佳,但身處危崖中,宜小心

隨拍

於此地折入鵝肚棧道,一條橫移於自殺崖底的路線。 曾聽說鵝肚一帶險要非常,使我走起來也膽戰心驚。 崖中棧道莫過於此,一邊崖壁,一邊瀉崖, 自身處於絕崖之中只感渺小。後來開揚的位置更是精彩, 這種粗獷的原始感與山下密集的高樓大廈成了強烈的對比。 也許發生意外之時,才感受到這種諷刺的距離。

自殺崖

缺口

進入鵝肚棧道

前菜

絕崖中惟一通道

鵝肚棧道

上望

回望

轉入鵝肚石河這條較少人提及,亦可能不算吸引的景點。 這澗是鵝肚坑靠右的一支弱澗,地面只有極少量的水滲出來。 早段仍有巨石可攀,後來遇上一乾瀑位,阻擋我們前進。 花了一小時試著在瀑右上攀,結果發現只會越攀越危, 而且偏離石河,最後發現瀑左上攀竟然簡單得多(相對而言)。 鵝肚石河規模相當小,並不能與虎吼石河、靈象石河、 香蕉蘭石河等比較,但此谷氣勢、石河與城市的配合下, 又是一種異相。越過此谷,直指副峰,但短短近百米的高度, 竟毫無路跡,只能自行開路上走。一度左走接上佇鷹脊上段, 但眼見仍是密林地帶,最後還是緊貼右邊之石脊上攀,意圖省力。 辛苦盡在不言中, 最後在副峰上發射站內的攝影機拍攝下從草叢中鑽了出來, 躺在石上感受涼風吹過是多麼的舒服啊!

進入鵝肚石河

石河入口附近景觀

此瀑為石河最大難位,左邊踏草上攀

無手腳位

規模小的石河

石河與石屎森林

鵝肚石河河谷

另一個石河區

右邊為佇鷹脊,是離開石河其中一條路線

沿石河開林上是這次的路線

相中大石可能是巨鯨岩

已見副峰建築

飛鵝上副峰

入秋後,日照時間漸短,還是趕緊下山。登峰造極, 登上飛鵝山主峰,然後極速下降倚天脊下山。來到札山道, 天時而黑,結束今日林藝攀登之旅。

副峰建築

飛鵝之巔

標高柱瑟縮

往象中、走蠔涌,或是降札山道

下降札山道

日落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