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白中澗、萬丈九曲

日期︰2012-09-16
難度︰靈白中澗 ★★
   萬丈九曲 ★★
路線︰石壁→大浪灣營地→靈白中澗→分水坳→飛龍→萬丈九曲→水澇漕→二澳→大澳
編號︰靈白中澗 91/120916+1:131
   萬丈九曲 37.2/120916+2:132


靈白石澗,源於靈會山,流入白角,下源被引水道截流, 是供應石壁水塘其中一條石澗。引水道以上,左中右三分,可連遊。 靈白中澗,三者中最為寬敞,開揚好走,瀑壁數幅, 可惜只有暴雨後方有可觀之景。

萬丈九曲,是萬丈布水澇漕(水澇漕石澗)的一條右源。集易行、 寬闊、幽美於一身,是澗友心目中的良澗。匯深坑瀝、 大磡森等水流於起伏的山崗與山嘴之間流入萬丈布水澇漕, 故有跳脫傳統命名方法而成的名字︰九曲。

南美印加復活D17-18︰回港

日期︰2012-10-14
路線︰荷蘭阿姆斯特丹(Amsterdam)→香港

長途機可以做的事,就是睡覺和吃飯。早已習慣長途機的我, 也只有用睡覺來填滿無所事事的日子。來到阿姆斯特丹機場, 不用花上八小時,低也有五小時之多,去程時看上了當地的芝士, 現在當然是去購物了。除了芝士外,了結糖亦相當出色, 有點後悔只買了一塊。然後飛機再飛回香港,時差又是半天, 一直睡覺的我,已分不清到底過了多少日子, 到底是睡多了半天還是睡少了半天,總之就是一種不真實的感覺。 坐在機場巴士的回家路上,又是倒頭大睡,回到家中亦不例外。

在機場看別人留下的雜誌

南美印加復活D16︰庫斯科

日期︰2012-10-13
路線︰秘魯庫斯科(Cuzco)→ 秘魯利馬(Lima)→荷蘭阿姆斯特丹(Amsterdam)

飛往荷蘭的飛機於下午起飛,在酒店 check out 時順預約了專車前往機場,價錢跟坐的士一模一樣,都是 S/ 20。還有半天,於是在 Cuzco 市內四周走走。沿太陽大道一直升下走,很快便看見 Qoricancha,差不多一星期前的事,彷彿剛過去不久。 逛過書店後,走進一間雪糕專賣店吃雪糕,消磨時間。漫步回酒店, 時間也差不多,走上酒店準備好的車, 職員好像遺漏了甚麼的跑出來,原來是送我們紀念品, 並希望我們在網頁上留下感想。這家酒店服務真的很讚,我推薦!

太陽大道

南美印加復活D15︰印加古道第四日、馬丘比丘

日期︰2012-10-12
路線︰Wiñayhuayna → Machupicchu(馬丘比丘) → Huaynapicchu → Cuzco

天還未光,隨便吃點東西就整裝待發。今晨的天空只有一道彎彎的娥媚月,還有數點星光,似乎還是有點雲。不獨我們,大家都在這個時候出發,模黑走約半小時,來到馬丘比丘的檢查站,列隊等候。時間實在太充裕,我們得在這裏等上一小時多。當天空漸漸亮起來,檢查站始放行,在護照上蓋上馬丘比丘的印章,好像是新的行程一樣。登山嚮導昨晚告訴我們少拍照,因為大家都莫明奇妙地在這段約兩小時往馬丘比丘的路上奔跑。也許有點明白,當我穿過檢查站時,也有種非常雀躍的感覺,腳步自然快起來。

摸黑出發

南美印加復活D14︰印加古道第三日

日期︰2012-10-11
路線︰Pacamayu → Conchamarka → Phuyupatamarka → Wiñayhuayna

凌晨下了一場大雨,醒來打開帳蓬,除了換來清新的空氣外, 還有那濕冷的風。極目冰峰下的雲霧,還有昨日所看見的瀑布。 梳洗、吃早餐,太陽露面,驅散雲霧。 今日行程雖然不用登上四千多米,但要走過兩個山坳, 整日都在三千多米的高度上上落落,最辛苦的路程,就是出發登上 3600 米的 Runkuraqay Pass。

早上起床,聽見瀑布聲

南美印加復活D13︰印加古道第二日

日期︰2012-10-10
路線︰ Wayllabamba → Dead Woman's Pass (4215m) → Pacamayu

早餐過後,登山嚮導向我們介紹是次團隊的成員,背伕和廚師。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廚師竟然有制服,還有一頂高高的廚師帽, 該說是搞笑還是認真呢?聽說今天的路是全程最辛苦, 但這個高度對我而言呼吸也沒有太過困難, 我還帶着兩部相機和買支鏡頭呢! 首段的路由約三千米爬升至全程最高點四千多米的 Dead Woman's Pass,短暫晴朗的天氣令起步感覺相當暢快。 首次看見野生的石斛,而且還配有一串花;沿途各式各樣的植物, 名字理所當然的不知道,但都被我配上與香港類近的植物名字︰ 口紅花、曼陀羅、磨盤草之類。慢慢走過上坡路,來到檢查站, 沒有規定必須出示護照,卻可以拿護照去蓋印,作為紀念。 他們都會用心的幫你蓋,蓋得不好會跟你道歉。

團隊合照

南美印加復活D12︰印加古道第一日

日期︰2012-10-09
路線︰庫斯科(Cuzco)→ Ollantaytambo → Wayllabamba

早上天還未光便起床,寒風中登上酒店門外的一輛旅遊巴。 我們是整輛巴士第一組客人,接着的一小時多,巴士在 Cuzco 市中心四處走,載滿登山的旅客。起點在Ollantaytambo,是昨天到過的地方。 若果行程安排得更好,應該在 Ollantaytambo 過一晚,可省回往來此地的時間,但考慮到登山裝備和行李的問題, 還是決定先回到 Cuzco 執拾比較好。巴士走一條跟昨日不一樣的路, 這次可以看見遠方的雪山,但還是敵不過睡魔,幾乎睡到 Ollantaytambo。

天未光就出發

南美印加復活D11︰聖谷

日期︰2012-10-08
路線︰庫斯科(Cuzco)→ Pisac → Urubamba → Ollantaytambo →庫斯科(Cuzco)

早上醒來,看一看手表,時間相當充裕。到酒店頂樓(四樓) 餐廳吃早餐,窗邊可看見大部份屋頂,幾乎全都是泥橙色的瓦片。 多士配上 Coca 果醬,嘗新過於味道。趁着還有時間,買數枚郵票來寄明信片, 沒想到一枚要 S/ 6,即近港幣二十元!

餐廳外看

南美印加復活D10︰庫斯科

日期︰2012-10-07
路線︰利馬(Lima)→庫斯科(Cuzco)

昨晚拜托 Inkawasai 的職員幫忙預約的士往機場,可是在約定的時間過了十五分鐘還未出現,我們只好乘塔別的的士,即使從來 Inkawasi 的職員說那的士快來,遲到就是遲到,君不知失去信用就不要旨意別人對要去相信嗎?由 Miraflores 到機場,只需 S/20。原定乘坐的飛機不知何時被改成早一班,空姐知會我們時離起飛只有四十五分鐘,從速來到候機室,還有時間呆坐等待接送巴士。雖然 LAN 亦有來往 Lima 和 Cuzco 的航班,但相較而言,StarPeru 使宜得多。飛機由接近水平線的 Lima 飛到三千二百多米高的 Cuszo,下望全是荒蕪的高原和大小不一的湖,至接近 Cuzco 時,飛機更受亂流影響,空姐大為緊張,命令所有人坐回原位,包括仍在洗手間的人和快要撒尿的人。當飛機不知不覺降落時,半班機的人竟鼓掌歡呼,難道坐在機尾的我們錯過了甚麼嗎?

Lima 國際機場

南美印加復活D09︰納斯卡線

日期︰2012-10-06
路線︰納斯卡(Nazca)→利馬(Lima)

在用自然採光的餐廳吃過早餐,司機準時來接我們前往機場。穿過城區,城外盡是荒蕪的山丘,跟之前所見的不同,都是滿佈大塊的灰色石頭。機場就在城邊,而這所機場並非供來往 Nazca 的飛機所用,而只是為從空中看 Nazca Lines(納斯卡線)的小型飛機所用。來到簡陋機場,得知我們的飛機在九時五十五分起飛,現在需等待一小時多。所謂的大堂有電視播放 Nazca lines 的歷史,看着等待登機時間的來臨。

Nazca 街外景

南美印加復活D08︰鳥島、帕拉卡斯自然保育區

日期︰2012-10-05
路線︰帕拉卡斯灣(Paracas Bay)→鳥島(Isla Ballestas)→帕拉卡斯自然保育區(Paracas Nature Reserve)→納斯卡(Nazca)

一早起來,在酒店吃個較為豐富的早餐後,來到大堂集合。 與我們同行的,還有一對法國人加秘魯人組合的情侶。 是日天色極差,濃霧密佈,實在叫人擔心一會的行程會否受影響。 來到碼頭,大量的遊客都集中在這裏,無他的,在這處過夜的, 都是為了去有窮人加帕拉哥斯群島(Islas Galápagos)之稱的鳥島(Isla Ballestas)。眾人列隊上船, 可載十數人的船隻一隻一隻開出,碼頭邊有近十隻鵜鶘游來游去, 毫不怕人。

海邊大街

南美印加復活D07︰帕拉卡斯灣

日期︰2012-10-04
路線︰利馬(Lima)→帕拉卡斯灣(Paracas Bay)

大堂職員建議我們找 Copa Airline 的職員,在我們來到櫃位查詢時,又被指示到他們的辨公室。 其實我倒沒想到,踏入凌晨時分,這個機場, 特別是航空公司的辦公室仍相當繁忙。跟職員交涉,好消息來了︰ 我們的行李就在利馬。他們會安排海關檢查,着我們等待。 這一個等待,一等就一小時多,喝着特濃咖啡,希望消息得到證實。 職員着我們其中一人回到海關處拿行李, 關員跟我說其中一件行李被打開過,叫我看看有沒有不見了東西。 由於我逆走出關的路,途中遇上不少問題,又花了一小時多, 我們終於跟行李再度會面;而阿娜的行李就被打開過, 又花了近一小時,得出頭燈和紙巾不見了這個結論。 阿娜堅持要討回頭燈,我只留留在大堂看守行李, 結果一等就是兩小時。按耐不住,還是去找她,結果在 LAN 的辦公室找到阿娜。似乎他們有所誤會, 我向職員說明一次我們的處境後,他才無奈的說只能以每公斤 US$50 賠償。

利馬機場外

南美印加復活D06︰復活節島第四日

日期︰2012-10-03
路線︰智利復活節島(Rapa Nui)→秘魯利馬(Lima)

今日黃昏時分將會乘飛機到利馬,本來就有大半日在島上遊玩,但為了尋找行李,已經沒有甚麼計劃。今日多名房客分別在不同時間離開復活節島,Marcelo 亦忙於來回機場接送抵達與離開的客人。早上六時多,趁第一名離開的房客出門,我問 Marcelo 能否同行往機場打探消息。來到機場,職員表示要等班機離開後才有空處理,於是乎再次回到 Kaimana Inn,待九時再到機場查問。然而,這並沒有為我們帶來任何新消息,行李依然行蹤不明。

回 Kaimana Inn 吃早餐,然後在城鎮中閒逛,基本上中心區域在昨日已經行過,今日都是重復去轉來轉去。除了買手信,就是漫無目的地走,憂心重重令我們沒有意慾花錢花時間去補完尚未遊玩的零碎區域。下午四時,Marcelo 戴我們到機場,送上用貝殼跟羽毛製成的項鍊作為告別禮物。行李肯定不在復活節島,我們最後的希望是寄託在行李停留在利馬的可能性,若果是留在巴拿馬或是阿姆斯特丹,甚至遺失了,那就是最壞的結果。

特色教堂

南美印加復活D05︰復活節島第三日

日期︰2012-10-02
路線︰復活節島(Rapa Nui)

於復活節島旅遊,可以肯定能予人極大的休閒感,要不然背負着行李行蹤不明的陰霾,我也能樂得自在。昨天買了數張明信片,寫好了,今天也就在早餐前到郵局寄出。郵局在消火局旁邊,早上九時開工,寄到世界各地,需要 $500 智利披索(Chile Peso,當地兌換率為 US$1 兌 $450~500 Cile Peso)。回到 Kaimana Inn,吃過早餐,得知由市鎮走路到登上火山 Rano Kau 並非難事,決定自己前往,省下每人 US$40 的旅費。

郵局

南美印加復活D04︰復活節島第二日

日期︰2012-10-01
路線︰復活節島(Rapa Nui)

昨日還未天黑就入睡至今早,原來並非只有我倆,吃早餐時詢問身邊的房客晚飯好去處,方知大家都累得栽頭就睡。畢竟,大家都是坐凌晨機抵達 Rapa Nui,一抵步就來個 full day tour。這天沒有再拜託 Marcelo 帶我們遊玩,畢竟最需要車的地方已經去了,而且收費亦不便宜,可以的話,還是自己出發較為實際。島上另外兩個行程︰登火山和中北部,我們決定踏單車遊後者。早餐後,在沒幾條的街上逛,詢問下單車廿四小時租金由 US$22~65 不等,無懼困難的我們當然選擇最便宜的,兩人可以廿四小時不停踏單車只需 US$44。順帶說明一下,房客中有人包下一輛的士遊覽差不多的行程,花費 US$100,但相對而言舒服和景點較為齊全,至於哪種方式較好,則視乎閣下嚮往哪種遊玩方式。

Kaimana Inn 的早餐

南美印加復活D03︰復活節島第一日

日期︰2012-09-30
路線︰秘魯利馬(Lima)→智利復活節島(Rapa Nui)

由於直到我們離開那一天前,都沒有飛機由利馬開出,那名職員估計行李有機會轉往聖地牙哥再運抵此處,但需時亦要兩至三天,最壞情況,是我們離開了行李才送到。

抵達利馬,在轉機處的 LAN 櫃位 check-in,飛往復活節島的飛機只此一家。傳統上,飛往復活節島的班次只有由智利首都壁地牙哥開出,一星期不到每日一班;還有另一條航線是由大溪地開出,班次更疏。至近期,才有第三條航線,即是次由利馬出發,每星期來回共四班,逢星期三、日開出。約五小時半行程,由南美洲西岸向西飛,飛往離最近有人居住的皮特開恩群島亦有二千多公里遠,被喻為最與世隔絕的島嶼︰復活節島。

復活節島因在復活節被西方文明發現而名,其名字實為拉帕努伊(Rapa Nui)。島呈三角形,三個角皆由火山爆發而成,名乎並實是一個火山島。島上摩艾像林立,谷鮮有大樹,是人類破壞自然而自食其果最佳例證,然而其摩艾像之製作,卻成為一個仍然未達成共識的歷史謎題。摩艾像的神秘,每年吸引無數遊人一訪這個世界文化遺產,包括我們。Rapa Nui 亦有世界最長的飛機跑道,原由是美國為太空穿梭機一旦出現意外而需緊急降落而向智利政府提出此計劃,位置的確是選擇得非常正確。環島千里無地,島上亦平坦如鏡,簡直是永不沉沒的航空母艦。

早上七時多,終於抵達復活節島機場,於過關前記得先買拉帕努伊國家公園的入場卷,費用會由 US$60 減至 US$50。此島只有兩處景點需要入場卷(Rano Raraku 和 Orongo Village),其餘地方皆免費。此時天還未光,但關員辦事速度實在相當緩慢,隊尾的遊客排了近兩小時才能入境。持香港特區護照的阿娜,封面的五粒星被誤以為是中國護照,關員說她沒有申請簽證,拒絕入境,最後跟他解釋,才說了一句「China need VISA, Hong Kong no need VISA」而放行。踏進智利,到行李輸送帶拿行李,卻不幸地找不到我們的行李。如果只有一件行李不見了還好,兩人同時不見,意味是在我們轉機的某一處遺失,由於經手人有三間航空公司、轉運地方達四處,可真叫人憂慮。向復活節島惟一的航空公司 LAN 查詢,只得出他們沒有收到我們行李這個答覆,後來得知最後出現我們行李的地方是巴拿馬機場,也就是說,行李沒有由 KLM 轉至 Copa Airline,或是根本趕不上由巴拿馬飛往利馬的班次而留在巴拿馬。由於直到我們離開那一天前,都沒有飛機由利馬開出,那名職員估計行李有機會轉往聖地牙哥再運抵此處,但需時亦要兩至三天,最壞情況,是我們離開了行李才送到。對於無助的我們,LAN 送了一個救濟包給我們,內有一件白色短袖衫、白色短褲、牙刷、牙膏等物品,總好過甚麼都沒有。

復活節島機場

南美印加復活D01-02︰香港至利馬

日期︰2012-09-28 ~ 2012-09-29
路線︰香港→荷蘭阿姆斯特丹(Amsterdam)→ 巴拿馬巴拿馬城(Panama City)→秘魯利馬(Lima)

南美洲,予我總是遙不可及的地方,既神秘又富野性。 香港幾乎沒有直達南美洲任何一個城市的直航機, 大都從三條路線前往︰經歐洲、經美國或經澳紐。

南美洲,予我總是遙不可及的地方,既神秘又富野性。 香港幾乎沒有直達南美洲任何一個城市的直航機, 大都從三條路線前往︰經歐洲、經美國或經澳紐。 由於在美國轉機須事前申請簽證(適用於英國國民(海外) 護照及香港特區護照,英國護照則免簽證), 在行程安排上未色過於倉促;澳紐航線未在考慮之列, 故歐洲航線成為惟一選擇。

飛行路線圖︰香港(UTM+8)→阿姆斯特丹(UTM+2)→巴拿馬城(UTM-7)→利馬(UTM-7)→復活節島(UTM-6/-7),共飛越十三個時區

早在選擇南美洲作為是次假期的目的地前, 已經有不少地方列入希望旅遊的清單中,卻不曾想像過, 這麼快便有機會衝出亞非兩洲,踏足七大洲之第三洲( 及所謂踏足歐洲)。中南美洲其中一樣令我趨之若騖的, 是其消失的古文明︰馬雅文明、阿茲特克文明、印加文明, 還有復活節島文明。四者皆是以石為主要建築材料, 並有着如今仍屬高難度之建築成果而令人與外星文明聯想在一起。 時間不足是遊者通病,故今次只選擇了印加文明與復活節島文明, 也就是前往世界孤島智利復活節島及南美洲西岸的秘魯。

於香港時間晚上近十一時起飛,乘荷蘭皇家航空(KLM) 前往阿姆期特丹,歷時十二小時。由於兩地時差有六小時, 實質抵達時只是當地時間早上五時多。轉乘同為 KLM 班機前往巴拿馬,則要待在機場達八小時之久。 幸好阿姆斯特丹機場未算細,多個分區皆有食肆及商場可供閒逛。 其中最令我留連的,當然是食品店舖。不同形式的芝士和鳥結糖, 更是我指定回程時必買的食物。另外值得一提的, 是荷蘭盛產的鬱金香,在機場亦有售大量的球根,相當有趣。 八小時並不易過,吃件三文治亦需五、六歐羅。下午一時多, 乘座仍是 KLM 的飛機前往巴拿馬城,降落前看見偉大的巴拿馬運河河口, 大量貨船等待進入河道。由於時差達七小時關係, 十一小時航程在時鐘上只過了四小時。在巴拿馬城, 我們並沒有太多時間,緊接 Copa Airline 往利馬的飛機,再花三小時半, 抵達夏令時間跟中美洲的巴拿馬沒有時差的秘魯首都利馬。 當地時間跟香港有十三小時時差,正正是地球的另一面。

彌深石澗

日期︰2012-08-19
路線︰深屈路→引水道→昂深石澗→彌深石澗→彌勒山郊遊徑→昂坪
難度︰★★★★
編號︰昂深石澗 51.2/120819+1:124
   彌深石澗 88/120819+2:125

彌深石澗,源起彌勒山,流入昂深石澗,再流入深屈灣。此彌深石澗,乃指昂深石澗千層瀑下的左支主源,而彌深石澗右支主要有兩條,入口皆有巨壁封鎖,是為下彌深右澗及上彌深右澗。昂深石澗為九大石澗最難的一條,左源亦有其風範,惡崖處處,飛瀑連連。

流入深屈而有名字廣泛流傳者,以昂深石澗為首,恐怕除了獅子頭坑外,彌深石澗(及上下彌深右澗)跟蓮深三澗(左、中、右)皆算難度傾向較高的澗。本來上年打算全數探遊,但時間所限,獨留獅子頭坑跟彌深石澗(特別是後者)。如今成事,算是一個執着的完結。

昂深石澗

沿深屈路向深屈方向走,至引水道右轉,先經過獅子頭坑,很快便來到昂深石澗石蓮深右澗的入口。這裏可看見右上方的西蓮花塔,左邊峽谷為蓮深中澗。過水壩入澗,左蓮深右澗,右昂深石澗。上年首探昂深石澗記憶猶新,不過是次水量較少,亦無阻氣勢。

遠看膝頭哥山——觀音山

大坪坑

日期︰2012-08-04
路線︰大澳→二澳→大坪坑→深坑瀝→鳳凰徑→引水道→大澳道
難度︰★★★
編號︰87/120805+1:123


大坪坑,源起大磡森西坡,流入二澳。此坑之名,未知是否二澳村後有一耕地名曰「大坪」,還是由大磡森流至一處有「坪」字之地方,亦不能排除是一個土名,雖然個人認為可能性較細。此澗多瀑崖、深潭、峽坑,景色壯麗;於零八雨災前,以極清之流水聞名,惟今儲水層被破壞,整條澗如冬日乾坑,即使四周之小坑仍流水不斷,大坪坑彷如處於另一個世界。

由大澳沿鳳凰徑走至二澳,路過萬丈布水澇漕澗口,因嫌人多而改走大坪坑。進入二澳的路,由我第一次走至今,仍是相當隱閉,記得當年一個人在廢村中走,雖然未至於害怕,但仍覺陰森。如今在汾流那邊曾被村民斬樹除草,較為開揚,但由二澳進入二澳村的路段仍被高於人的草所遮蓋。來到大坪坑的入口,旁邊有一棵高大五叉的秋楓樹,樹前有一大石,聞說是在零八暴雨後沖到這裏的。

獅山及象山

牙鷹北坑有行者上溯

二澳

萬丈布水澇漕

往二澳走

進入二澳村

大坪坑前的秋楓

望見眼前那一點點的水,雖然清澈見底,但難以相信此澗會有如斯水量。半信半疑的入澗,走右源,隨即看見被洪水削成的泥壁,樹根外露,但腳下竟然乾透無水。
於藤蔓中穿梭,沒多久看見第一個小潭,悶熱天氣下如甘露,立即走進潭中解暑。此坑峽原來有數個小潭,水質近乎透明。一潭接一潭,在看見瀑布下的潭最佳,花
了好一段時間在這裏享受。涉水沿瀑上攀,水再次消失,沿坑峽走,來到堆滿沙石之地。這裏曾有山崩,剛好落在左右分源的位置。此時應選左源,雖然右源看似更可行。

入澗後澗容

泡潭

涉水過潭

瀑頂

上攀中

繼續行程

左右分源

進入左源,攀過石堆,前方出現一個懸瀑,可惜水實在太少。此瀑中層有一斜壁,沿壁可攀至瀑頂,或沿瀑左上攀,較為安全。瀑頂有一條坑槽相當別緻,三條斜坑對角而排,似是三條弱線被水流強行條接在一起。坑槽之上,是一個高大的崖瀑,幾乎無水,但瀑下的深潭卻叫人驚奇。此潭圓得像巨大壺穴,有兩層,最深處恐怕超過十米,丟石塊下去,也花了約兩秒鐘才到底,過程清楚,可見得水亦極為透徹。

進入左源

懸瀑

人取左線,我走右線

深潭崖瀑

近看瀑布

瀑左可攀至瀑頂,臨頂有一橫移位頗為驚險,石碎多藤蔓阻路,但亦需靠藤蔓借力方能脫險。全回澗道,不久又見透底的深潭,此潭潭邊內斜,成於弱線。壁右橫移於瀑右上攀,進入岩坡澗道。石面上長滿青苔,卻沒有一滴水令人感到相當新鮮(雨季日子限定)。小心走過澗中的一個蜂巢,來到樹蔭外的坑峽。此坑峽相當震撼,右邊是巨壁板坡,左邊則是倒斜的但壁,兩壁之間是深凹的澗道。盡頭又一個透綠的深潭,在潭前應在右方迂迴上攀,穿過一小段林澗後全回開揚,是一處佛肚巨崖。攀上巨崖並不困難,但接下來精華段已過,進入林蔭石澗。

走瀑左

橫移位

深潭

沿瀑上

變成乾坑

進入峽坑

迷彩的坑峽

回望(留意左方有人正在上攀)

在峽中

盡處深潭

乾石澗

崖中

我敢說,若此刻是水量充足,必定會有身處翠瀑連環的感覺,可惜如今只有留一塊塊長滿青苔的石坡,幸好相當易走。悶熱天氣,無風無水,幾經辛苦才遇上一個小潭,想也不想,消暑去!接着的景觀如大澗之源末,在淺谷中的石堆行走,並不奢望再有令人振奮的景色。然而來到源末,見巨壁阻路,這種感覺一如北龍石澗和白芒坑,有巨龍滕飛之氣勢。壁左乾壁可攀至瀑頂,惟起步較需技巧,而過程手腳位充足,只是每一步只有相當小的面積可供腳踏,且有少許外斜之感。來到矮叢林中橫移,再下接源頭之淺窩,有一隱徑引領我們接回鳳凰徑。出口有一塊像乳豬的石可當地標。

繼續上

連環壺穴

樹藤扭作一起

雖然無水,但亦頗有睇頭

難得一見水潭

藤蔓路段

大抵上一直都是這個樣子

部份更因十號風球變成這樣子

一樹阻巨石

盡頭就是一道巨崖

不能上瀑的濕壁

右線可上

瀑頂是源末

上攀後右切入澗

回望

大坪坑右源左支發源地

乳豬石

接回鳳凰徑

沿鳳凰徑走,輕登大磡森,一座距離上一次登頂達數年之久的山,當時獨自環走嶼西群山(未刊出),如今仍記憶猶新。本來打算沿脊接萬丈九曲,奈何突然風起雲湧,對路不見,且天時漸黑,只好原路返回鳳凰徑。此時濃霧即散,彷彿叫我們不要下走萬丈九曲。接着沿鳳凰徑走,不經龍仔悟園回大澳道乘巴士回東涌。

向北走

靈會山

登上大磡森路途

雞翼角

大磡森接萬丈九曲的山脊

過泥氹

飛龍與舍利子塔

舊水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