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泊爾安娜普納環峰線D03︰橋影驢隊過寒瀑(Chamche 往 Bagarchhap)

日期︰2012-04-02
路線︰Chamche (1430m) → Tal (1700m) → Bagarchhap (2160m)
路程︰13km / +730m

城市人在生活上一旦改變了一點點不太重要的習慣,便怨天尤人,恐怕只會淪為笑柄。舒適的生活改變人的耐性與適應力,這是我們必須要反省的行為。

依稀記得,昨晚坐在車尾架時,某人看見右邊有一道很美的瀑布,由於當時我坐在左邊,不能一睹其風貌。於是乎,我決定在早餐前回頭看一下。整晚都聽見的瀑布聲,回走昨天換車後的路,才五分鐘就看得見。此瀑由頂一道很窄的峽道一瀉而下,水散開成粉末方掉到澗中的石塊,煙霧一樣狠狠的打在崖邊。時間也差不多,慢慢走回頭,來到室外的餐桌上,早餐剛好煮成。

鎮前一家旅館


特地走回頭看的瀑布

果然有驚喜


Marsyangdi Nadi

無處不在的食蚜蠅

我的早餐

吃早餐同時,主徑中有數隻驢仔正被掛上貨物,好奇的小孩看着我們好奇的看着食蚜蠅。早餐是兩隻煎蛋、炒薯仔跟兩片多士,還有一杯咖啡。吃飽後,背上背囊出發,我們的背夫都是小男孩,分別是 Kalpan 、Jay 和 Nischa。村中的水都是從山上引過來,所以是無限供給,村民亦不會裝上水喉。環峰線東段主要在河谷中行走,這條名為 Marsyangdi Nadi 的河大概是 Annapurna Himal 一帶最主要的河道吧。路上有大量驢和馬的糞便,要麼小心避過,要麼無視它們,久而久之便會習慣去迴避或去踩踏。

好奇的小孩

運物資的驢

出發

旋即下降至河谷過橋

穩固的鐵索橋

吊橋在環峰線早段經常遇上,大多都是用綱吊索拉着,除了有點搖,是可以承受相當的重量。走過吊橋,美麗的山水換了角度,岩上大量的蘭科植物令我大開眼界。驢隊迎面而來,要訣是站在牆的一方,以防牠們將人撞到河裏去。基本上,驢子都懂得避開行人。牠們部份頸下繫着搖鈴,走路時噹噹的響,老遠就知道驢隊正要來。

過石隙

大量蘭花

又見瀑布

與驢隊相遇

樹上的蘭花

對岸正開鑿車路

休息

今日行程以上升為主,猛烈的陽光令人稍微出汗,倒沒有香港那種汗如雨下的感覺。沿途不少用石砌成的小屋,還有些掛着經幡,風吹過輕輕搖着,別有一番風味。正當享受着風和日麗的奢侈,突然聽見對岸發出巨響,Rupesh 說對面山坡正在築路,一條可通車的路。要是這條路完工,到時訪客便可坐車深入安娜普納環峰線的心臟地帶起行,再不用花上兩至三個星期。經濟、旅遊、自然與時間,矛盾得令人心中不是味道。

西藏經幡

其他公司的背夫所背的重量跟我們大相逕庭

植物隨影

遠方的背夫也起行了

以石脊上黑下白,原來白色部份是人工爆破後的痕跡

右方山徑仍是主要來往要道

來到一處滿佈碎石的寬廣斜坡,數名背夫背着數條比人高上三倍的膠水管上山,真是血汗金錢。我們在這裏享受過清涼冷水,休息過後便登上山坡,此處有一軍營,網上看過其他遊記,說連在這裏逗留也會被趕。前方的水泥框表示,我們即將便入 Manang Distict,大伙兒當然要在這裏合照。沒想到吵吵鬧鬧的我們,軍人看了還笑着繼續看,完全沒有阻止或趕走我們的意思。

又一隊驢隊下山

背水管的背夫

即將進入 Manang District

Manang District 大門,右邊就是軍營

放眼河谷,平坦寬闊,兩岸又企又深,遠方如浮在河中心的小鎮名為 Tal,是我們吃午飯休息的地方。進入 Tal 前又有一個水泥框,頂上三座小塔,分別是黑、白和紅,意思是佛的髮、皮跟血。左右兩邊各有數個轉輪,藏傳佛教中,多數都會轉動右邊的轉輪。這就等同唸了一句咒文。Tal 背後有兩條小瀑布,遠看瀑布流入鎮中,如幻想中的城鄉。

Tal

Nischa、Kalpan 和 Jay,三人都姓 Rai,但不是親兄弟

進入 Tal

鎮後有一瀑布

我的午餐

飯後沿着河的右方前進,驢隊從後居上,讓步的位置剛好就是橫過對岸的吊橋。牠們有序的登上樓梯過吊橋,站在牠們身邊,只能默默的等待。當牠們走過對岸後,我們緊隨其後。慢慢上升的高度,總有休息的時候。回望剛才的吊橋,被我們越過的三名背水管背夫也剛好抵達。遠看他們在橋上橫過湍急水流,不得不令人概嘆山區生活之艱鉅。城市人在生活上一旦改變了一點點不太重要的習慣,便怨天尤人,恐怕只會淪為笑柄。舒適的生活改變人的耐性與適應力,這是我們必須要反省的行為。

每個鎮都有這樣的轉輪

框門上的三座塔,由左至右分別代表佛的髮、皮和血

上坡路

與驢隊一起走

習慣上,背夫跟驢隊、馬隊先行

準備過橋

橋後又有一條瀑布

回望尾隨的行者

水管背夫來了


路的前方需要橫過一道瀑布,遠看還以為要走進瀑中。細心察看,原來瀑布之外有路可走,但是飛瀑水粉濺身難免,防水裝備不可少。有數名村民趕羊過來,牠們都不敢走進瀑中,結果有的被拋向瀑中、有的則被鞭打,最後羊群濕透的走了過來。這時我們還未能前進,因為還有一隊馬迎面而來。馬群不怕水,很從容便走過了。時機剛好,到我們走。為了不會被冷水一直打在身上,我在瀑中急走而過,比先過的阿娜還要早完成,那種涼透的快感實在叫人暢快!「I'm totally wet!」我笑着對 Rocky 大叫。

山徑有一瀑須經過

羊群趕下山

不走便被鞭打


馬隊則安然走過

到我們了

走過這裏,很難不濕身

沒膽過不會被鞭,但會被拉過去

盛開的毛唇貝母蘭(Coelogyne cristata)

瀑布後是一段曾用火藥爆破過的路,相信是將來行車的主徑。河邊的巨石上還可看見工人正在安裝藥引。來到 Dharapani,我們在警局前面休息,警察還讓我們拍照,該說我們大膽還是少條筋?不久來到 Thoche,這裏有一個檢查站,訪客必須登記。而另一邊,就是 Manaslu Trek 的入口了。

這段路是開鑿給車輛走的

驢背上的毯

Karte

我們過鎮而不入

Dharapani

警局

直接在警局門外休息

Thoche

檢查站

職員登記我們的資料

物資中轉站

離開 Thoche,沒多遠就是今日過夜的 Bagarchhap。我們入住 Eco Holiday Hotel,是三層高的木屋。晚餐點了一道 Noodle Soup,原來跟公仔麵沒有分別;有一道菜外表極似澳門的馬介休,屬素食;而與想像中完全不一樣的 Cheese Ball,脆口但卻鹹味濃,味道來自芝士本身。

Bagarchhap

我們入住的旅館

可以休息了!

Cheese Ball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