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泊爾安娜普納環峰線D11︰徒步穿越雪山坳(Thorung High Camp 往 Jomsom)

日期︰2012-04-10
路線︰Thorung High Camp (4850m) → Thorung La (5416m) → Muktinath (3800m) → Jomsom (2720m)
路程︰15km/ +566m -1616m(不計車程)

我問她是否害怕這個高度…着她嘗試登山,一旦出現不適,才騎馬回頭吧!心想︰反正妳一定可以越過 Thorung La。

凌晨四時半,柔和月色照着 Thorung High Camp 各石屋,雪似乎停了,還看見少許星光。嗯,不錯的天氣。肚子有點餓,看來身體機能沒有因在近五千米的高度睡覺而變得遲緩。Joyce 此時叫喚我,將我耳朵拉到她的口旁︰「幫我告訴 Rupesh 不上山,我自己回 Pokhara 好了。」其實我大約猜到她的意思。往餐室走,室外溫度處於零下數度,但仍比想像中來得溫暖。約定的時間已到,不但找不到 Rupesh,連 Rocky 也看不見。餐室只有少許旅者,相信大部份已經出發登山。乾急也沒有辦法,我又走回房間看看各成員的進度,基本上,Maurice 和 Asia 已經準備前往餐室了。阿娜執拾進度極為緩慢,跟 Joyce 一樣還是滿床雜物。再次回到餐室,遇上 Rocky,我說他們還在房間,他就直接往房間去。我待了一會, 看不見平常拿熱飲出來的 Rupesh,於是也一併走回房間去。

月落 High Camp

Rocky 似乎已經知道 Joyce 的情況。即使有馬,但她仍不願意上山,我不認為她有強烈的高山反應,頂多是胃口偏差,但不足以後退。Joyce 說擔心上不到五千多的高度,我反駁她已經在四千九百米睡過覺,沒有可能上不到五千四百多米。想了一會,我問她是否害怕這個高度,始終她是第一次來到這樣高的海拔,沒有信心也屬人之常情。她表示認同。於是,我着她嘗試登山,一旦出現不適,才騎馬回頭吧!心想︰反正妳一定可以越過 Thorung La。

五人坐在餐室中吃早餐,Joyce 跟 Asia 吃不下太多東西是意料中事,但阿娜也有同樣表現實在令我深感詫異。昨天晚上還一直吃,怎麼今早有這樣大的分別?難道是高山反應?記得在 Kilimanjaro 攻頂那天,她的表現比我還好,雖然並不保證是次不會出現高山反應,但與昨晚的落差令我疑慮。她感到噁心。估計是這幾天吃得太多、太膩,加上昨晚睡覺時氧氣不足所致,高海拔的回復速度慢上加慢,怕冷的她今日感到更加冷。我建議她騎馬登山,增加成功率,但她堅持用走的,幾番勸說,方同意騎馬(須向 Rocky 補回 USD80 差價)。

早餐過後,我們站在雪地上,等待馬匹吃早餐。留在餐室的旅者也相繼出發,太陽亦漸漸升起。現在只剩下 Maurice 和我用雙腳走上 Thorung La,Rocky 說馬匹走得快,我們二人可以先行。山上的一角閃起日出的金黃色,我們二人起步出發。相比起 Tilicho Trek,積雪沒那麼厚,上坡也沒那麼陡,我們一面走路,一面談話,表現輕鬆。早在香港,我已經掙扎這一天是否以馬代步,因為更高的地方已經到過,是次並非為「最高」而行,策馬登頂亦是難得經驗,可以一試,但在整個禮拜的行程中,我還是希望親自登上最高點,也許是一種切身處地體驗的滿足感使然,在能力範圍內一定要親自上路。

一輪掙扎後,準備出發

眾人都出發了

我們也起步

原來還有更多在後面

漸漸走進陽光照到的地方

可能是 Yakwakang (6482m)

過橋

月光下的雪山

橫過斜坡,轉入重重的山嘴之間,遠看不少旅者在前方,方知我們的速度竟可追上較早出發的人。緩緩上升的斜度令我們可以均速前進。走過一道鐵橋,沿斜坡上升,明顯地來到一個巨型山坳。在廣闊的山坳中慢走,遠方的山地界線仍有前進的行者。來到一處平坦的高地,有一所休息站,很多旅者在此小休,而我們則在此小便(沒有缺水,是身體狀況良好的表現),然後繼續上路。有一點疏忽,就是忘了水管的水在這種高度會結成冰塊,以至不能喝水。幸好我隨身帶着水樽,將水袋的水倒進水樽,走路時會因一直搖晃而不會結冰。

進入號稱世界最大的山坳

走起上來,比起 Tilicho Lake 較輕鬆

可見風力之強

中途的休息站

回望

默默地一步步向着目標前進

回首看見兩隊馬正向我們走過來,是別的隊伍,第三隊方是阿娜她們三名女將。深知不夠馬步快的我們,只好讓他們前進,Rocky 與背夫都跟着他們走(怎麼沒有人跟着我們倆?)。眼前的景象,不是凶險的雪山,而是白色沙漠一樣。雪蓋丘陵地,看過沒有雪的相片,這裏盡是碎石。身後是連綿雪山,連雪線都看不見。左方是 Thorung Peak,並不比 Thorung La 出名。漸漸,我們看見前方出現聚集的人群,那是 Thorung La,是本行程最高點亦是我們的目標!

阿娜騎着馬超越我們

這張是我全程第二張喜歡的相

在丘陵地上落

Thorung Peak (6144m)

天上突然湧現烏雲

隨影

回望,右方為 Gundang (5312m)

Yakwakang (6482m)

Thorung La (5416m)

Thorung La,標高海拔5416米,是世界上最大的山坳,此地蓋有一間石屋,提供熱呼呼的咖啡或茶供成功登頂者享用。可是我並沒有太多時間在這處閒逛,Rocky 看見我,第一句不是甚麼恭喜,而是告訴我阿娜不適,叫我去看看她。走進石屋,火爐圍着不少旅者,三名女士亦在其中。Rupesh 問我要咖啡還是茶,因過度熱氣而在山中停喝咖啡的我,以示慶祝,選了咖啡。Asia 正在鼓勵 Joyce,說她成功登頂,不用再擔心;而阿娜則非常虛弱,除了胃部不適,還感到相當寒冷。想當然爾,我不是着妳騎馬要多穿衣服嗎?不動身走只會食風!為避免(自己或隊友)患上低溫症,登頂前在背囊放進一件防水風褸跟一件長袖羽絨,只是萬料不到會在這個場合使用。替阿娜穿上羽絨,她的狀況才好過來。由於隊員身體不適,Rocky 着我們盡早下山,但他也知道,拉旗合照是我們指定動作,結果,在 Thorung La 惟一的相片,就是這張合照。

THANK YOU FOR VISITING MANANG
THORUNG-LA PASS
5416m
CONGRATULATION FOR THE SUCCESS
HOPE YOU ENJOYED THE TREK IN MANANG
SEE YOU AGAIN!!!

全員登上 Thorung La!

離開 Thorung La,大家也得用雙腳走路。這裏又發生了幾次小型雪崩,也就是說,陽光變得猛烈。這個方向的雪似乎比登頂那邊較少,可能是風向的關係。遠方的山體雪線幾乎觸及山頂,可以說是幾乎沒有積雪。由 Thorung La 下降至聖城 Muktinath 落差有一千四百多米,不善下山者可謂惡夢。由遍佈積雪走到無雪之地,阿娜表現愈來愈好,高度漸低,身體狀況也慢慢恢復過來。她的背囊被 Rocky 拿走,我得和她分享自己僅有的水。雖然休息次數頗多,但明顯地她「活過來」。碎石坡下有數家餐館,我們在這裏休息,邊喝着涼快的蘋果汁,邊等着還在努力下山的隊友。

下山去


Thorung Peak (6144m)

雪崩

Muktinath 後方的山

再看 Yakwakang

中途休息

進入另一個河谷 Thorung Khola

還有好一段路

下望小休的地方

來一杯蘋果汁!

Rupesh 可高興了

Everest 啤酒

由這裏往 Muktinath 午飯,還要走約兩小時。阿娜得重新背起背囊,這令她表現突然下降。這段路幾乎平坦,沒有剛才急降的路況。Tilicho Peak 漸為其他山體所阻,消失於眼前。阿娜每石一休,直到幫她背背囊,她竟然再一次「活過來」。

向 Muktinath 前進

隨影

遠看 Muktinath,是一個頗有規模的城鎮,鎮後有一廟宇,聽說每年尼泊爾人都會來這裏朝聖。我們午飯的餐館,可惡地落在 Muktinath 的另一邊,穿過整個城鎮,走進 North Pole Roof Top Restaurant,時值下午茶時間,我們來吃午飯了!好肉的我,點了一客 Yak Steak,儘管山羊肉非常硬,我仍然吃得津津有味,還是鐵板餐來的!沒有高山反應,但仍有些胃痛和極度疲累的阿娜,只吃了四分之一。着她吃點胃藥,情況才好一點。飯後乘塔巴士前往 Jomsom,在車站等了約一小時多。本以為在車上可以入睡至的地,怎料尼泊爾人習慣在車上聽歌,而且將音量開得超大,妄想入睡。Rocky、Rupesh 和三名背夫聽到音樂都表現興奮,隨着車子在碎石路上左搖右擺,他們都按節奏跳起舞來!同行有一名嬸嬸,亦表現興奮,一起玩樂。這輛搖滾巴士,歡樂氣氛滿載。沒想到,這天這麼累,大家還有精力,厲害!車子搖了兩小時,來到 Jomsom 剛好入黑。在黑漆的街道與橋上行走,最終抵達我們下榻的旅館。Asia 累得走不動,巧遇旅館的老闆,非常好心的載她一程。這天的晚餐沒有選擇,只有地道的 Dal Bhat。沒關係,吃過飯,洗個冷水澡,好好的休息吧!

Muktinath 入口

尼泊爾版七仔?!

午飯的地方

Yak Steak

Muktinath 一景

候車往 Jomsom


肥沃的河谷,尼泊爾人稱之為「God Valley」

Dal Bhat

Jomsom 星空

失敗的星軌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