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美印加復活D13︰印加古道第二日

日期︰2012-10-10
路線︰ Wayllabamba → Dead Woman's Pass (4215m) → Pacamayu

早餐過後,登山嚮導向我們介紹是次團隊的成員,背伕和廚師。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廚師竟然有制服,還有一頂高高的廚師帽, 該說是搞笑還是認真呢?聽說今天的路是全程最辛苦, 但這個高度對我而言呼吸也沒有太過困難, 我還帶着兩部相機和買支鏡頭呢! 首段的路由約三千米爬升至全程最高點四千多米的 Dead Woman's Pass,短暫晴朗的天氣令起步感覺相當暢快。 首次看見野生的石斛,而且還配有一串花;沿途各式各樣的植物, 名字理所當然的不知道,但都被我配上與香港類近的植物名字︰ 口紅花、曼陀羅、磨盤草之類。慢慢走過上坡路,來到檢查站, 沒有規定必須出示護照,卻可以拿護照去蓋印,作為紀念。 他們都會用心的幫你蓋,蓋得不好會跟你道歉。

團隊合照

過了花期的蘭

蘭花

口紅花之類

路邊一景

過橋

檢查站

山徑依山坡橫走,由於身處谷中,風景主要是右方的山巒。 由於此線的重點不是山景而是印加古蹟, 自然對山景也沒有過高的期望。慢慢的來到中途一處營地,名為Yuncachumoa Ayapata,海拔3300米,在這裏大休(約半小時)。 剛巧遇上藍天,抬頭看見石上一群黃色的蘭花,奈何只能遠觀, 不能欣賞也。

四日行程圖示

上坡路

石斛

向 Dead Woman's Pass 走

天門

天色晴朗

石豆蘭

山景

稍事休息


下望山谷

石生石斛

休息地點

休息過後,路況開揚,看見遠方的山坳,往後一點就是 Dead Woman's Pass。然後轉入林中,此段路全是階梯,可謂最要命的一段。 急上的樓梯反而成為我們最強的路,阿娜和我甚少休息, 越過很多的行友,由隊尾變成隊頭, 還遠遠拋離本來與我們速度相約的團友。走在原始森林中, 景致令我想起神山三千米以下的環境,厚厚的苔蘚長在樹木上。 畔溪而行,當山徑離開林中,天色不再藍。兩邊漸變成草坡, 亦接近山頂的露岩。遠方山頭沒入雲霧中,可預見即將下雨。 阿娜大大落後,似乎剛才花光了力氣,在我費神拍攝花朵時, 天毫不留情地下起大雨,才不過幾秒鐘,氣溫急降,全身盡濕。 幸好早已準備,全身防水,只怕不下雨,熱得出汗。 這時候阿娜聲上,一包朱古力,令她回復精力,繼續上路。 雨也變下來,高山氣候變幻無常,已體驗多次,但仍驚嘆這種變化, 也許比女人心變得還要快。

留影

文心蘭

杜鵑花科

林徑


階梯

雨林

隨影

這段梯級可要命

藍色豆科植物

回望身後的高山

繼續上

營地

其中一位登山嚮導,和阿娜合照

遠看似爛布,近看是髒狗

杜鵑花科

山頂開始起霧

草坡上放牧

通往 Dead Woman's Pass

細小的花

大量龍舌蘭

有下雨的跡象

拍過這張相,雨便下起來

立即穿上雨衣

高山下雨

最後的路段,有着完整的梯級,直至山坳頂, 昔日印加人也是在這個山坳休息,繼續之後的路。 此山坳之所以稱為「死女人」,並非有過命案, 而是遠看此山坳如一女人躺臥。登上最高點,跟登山嚮導擊掌, 來到標示處拍照,也休息一會。風起雲湧,遠方的山脊雲霧奔馳, 若隱若現。影相要快手,欣賞要留守。

雨停了

回望仍在努力的團隊

\
阿娜也跟上來了

雨後沾上水點的花

到達最高點 Dead Woman's Pass

登山嚮導已在守候

山坳旁的山

與三位登山嚮導合照

他們也飛躍起來

世界通行之石塔

望 Dead Woman's Pass

突然雲散見山峰

另一邊勉強可見雪蓋

離開 Dead Woman's Pass,竟後一直下坡至營地。由於下坡全為梯級, 我們倆用比上山更快的速度下山,在其他人眼裏簡直是跑。抱歉, 走太慢我會很累。為路邊美麗的文心蘭讚嘆着, 亦為時雨時晴的氣象不停穿脫。巨型的龍舌蘭分佈兩旁, 似進入巨人國一樣。當我們看見今晚過夜的地方, 左邊出現從天而降的瀑布,一直往下走,回望此瀑, 原來是一直流住營地,今晚我們使用的水亦從這裏來。走着走着, 感覺天又要下雨,急步走過最後的路, 來到營地的帳蓬餐室休息吃下午茶,才剛坐下,雨勢便急轉直下, 又濕又冷。神山也好、安娜普納也好、印加古道也好, 在進入雨季的一個雨,都是中午後開始下雨,或是晚上一直下雨。 這種「無常」成了習慣。山,就是這個樣子。

Dead Woman's Pass 另一面看山

長長的下山梯級

我們的強項

拋離了的隊尾

繼續下走

石上植物

文心蘭

文心特寫

今晚過夜的營地

瀑布

營地

杜鵑花

今晚的米飯

營地看瀑布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