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北阿爾卑斯D4︰燕槍穗高連峰縱走第二日

日期︰2013-10-01
路線︰大天莊→大天井岳→大天莊→西岳小山屋→槍岳山莊→槍岳→槍岳山莊

目標仍是面前的槍尖,彷似傲視四方、鶴立雞群,視線內無法不將她放入眼內,是高高在上的女王。走在東鐮尾根,平坦的碎石路是小恩小惠,重點還是在那連綿不斷的岩壁與碎石崖。烈日之下,背着大背囊,在三千米的高度攀爬,也不是一件隨便開玩笑的事。

大天井岳(音︰「だいてんじょうだけ」或「おおてんじょうだけ」),標高2922米,歸入日本二百名山;山頂由花崗岩及輝綠岩混雜而成,走在其中,如典型年輕高山一樣,似一堆亂石,然而山頂展望卻是一流。

槍岳(槍ヶ岳),標高3180米,屬日本百名山之一,日本第五高峰。其形狀如槍突向天空,故名;亦因與瑞士阿爾卑斯山馬特洪峰(Matterhorn)相似而喚作「日本的馬特洪峰」(日本のマッターホルン),是北阿爾卑斯最受注目的山峰,比起最高的奧穗高岳更過之而無不及。

大天井岳頂上

早餐時間為六點,早在五點幾已醒來。昨晚八點左右便入睡,可以休息的時間實在太充足了。等待早餐的時間,便走到大天莊外面欣賞我們在日本山岳第一個日出。暮氣彌漫於山巒間,如拓印層層印在火紅與蒼白的雲層下。太陽漸升,雲間閃爍一下,日出了。當眾人凝望日出一刻,我留意到大天井岳旁邊出現一條虹,才不過六十秒鐘,它就消失不見影了。曾有人跟我說,山岳攝影最美麗的,是日出日落一刻,光線斜射將脊線與壑豀變得更立體。在香港,這種機會甚少,也極少特地在山上等待日出或日落,但在外國登山,這種機會多的是。當陽光照到山腰以上,深谷仍是黑漆,山蓋已經相當突出,這樣的美景,只維持不到十數秒鐘。

日出前的安曇野市

快要日出

彩虹

日出一刻

壓在頭上的雲層

旭日初升

回到大天莊用餐,是和洋式簡單早餐。白飯吃了兩碗,日本米總是吃不飽。阿娜有收集蓋印的習慣,往後在不同的山屋亦有各式其式的印章可蓋。

早餐

蓋印

大天井岳離大天莊只有單程二十分鐘的路,是故我們輕裝上路。路上盡是亂石,山谷的霧氣隨着太陽升起而被驅散。登頂的路並不難走,但隨着高度上升,四周圍繞的山始入目。回望大天莊方向,山屋後方是往常念岳的路,順時針九十度方向則是赤岩岳與西岳,也就是喜作新道,今日上午的路線,遠方是槍岳的東鐮尾根,也就是下午的路線。大天井岳頂上,有一座迷你神社,後方就是水晶岳、鷲羽岳、三俁蓮華岳(三俣蓮華岳)及雙六岳(双六岳)等山岳的稜線,比起是次行程可親和得多。在山頂花了不少時間拍照,回到大天莊,拿回背囊,出發之際已經七點。絕大部份的登山人士經已出發,剩下的兩個小組,亦只是向常念岳方向走。

大天莊

槍岳與喜作新道

登大天井岳

大天井岳頂上

山頂神社

喜作新道

喜作新道︰大天莊~西岳小山屋

大天莊對出營地有一條小路往下走,這條山徑正是接上喜作新道的路。朝山谷方向於碎石間下降,回望山脊上往常念岳走的人,彷彿只有我倆向着難度前進。所謂下降至谷中的路,最後是右轉成山腰橫路,接上較平緩的山坳位。一如別的山頭,無植被處總是風化處處,沿路都是塌下的巨石與崩壁。約四十五分鐘步程,前方山坳處見有一紅頂小屋,那就是大天井小山屋(大天井ヒュッテ),也就是昨天在大天井岳山腰右路直達之地。感覺上,這間山屋位置頗微妙,惟一想到的就是在繁忙時間作分流之用吧。

大天井岳北稜

往大天井小山屋走

路標

牛首山

大天井小山屋

離開大天井小山屋,有小徑登上牛首展望台,可是我們並沒有花時間去看,往槍岳的路寫着「お気をつけて ←ヤリ」,意思是着行者小心,「ヤリ」是槍岳的簡稱。不自覺的吞了一口口水,繼續上路。初段是平易近人的林徑,穿梭在黃綠間,心情異常愉快。往林外看,大天井岳的樣子漸漸看得清楚。途中有一條支徑,是往貧乏澤(貧乏沢),也就是下溯乾澗至槍岳北鐮尾根的入口。若將即將踏足的東鐮尾根比喻成蚺蛇西脊,那北鐮尾根就像蚺蛇北脊一樣,只是這座槍岳,難度要高得多。山徑本在脊之東面走,突然右轉西側,這個平坦的脊背喚作吃驚坪(ビックリ平),也許這個「吃驚」不是令人畏懼之意,而是風光秀麗得叫人吃驚。在吃驚坪,除了可見槍岳、大天井岳之外,後方的牛首山,前方的赤岩岳,東面的常念岳,還有西面的鷲羽岳,可謂相當豐盛。

踏入喜作新道

初段寫意

吃驚坪所在地

吃驚坪

大天井岳

吃驚坪至赤岩岳的一段路,微微上升,只是在太陽照耀下,有點辛苦,但涼風送爽,轉眼間又變得有氣有力,更重要的,是在此喜作新道上,與槍岳一谷之隔,下為天上澤(天上沢),上為北鐮尾根,而兩者之間,就是眾多溪谿與山峰之絕壁,顏色更因海拔由綠轉黃,白變灰,說是絕景並不為過。槍岳左方稜線,是被臺灣山友喻為媲美雪山聖稜線之槍穗高岳縱走路線,當中南岳與北穗高岳之間的大切戶(大キレット)與及北穗高岳與奧穗高岳之間的涸澤岳(涸沢岳),是有名的「事故多發」路段,每年都有意外摔死的新聞,是為高危路段,而我們亦將會走大切戶一段。

槍穗稜線

槍岳

赤岩岳

在欣賞群山稜線時,一位日本婆婆從後上來,順道請她幫忙拍照,沒想到這位婆婆頗有架勢。道謝後,我們首先出發。越過赤岩岳,開始出現岩稜路,其中一段更走在瘦稜上,闊度不過一米。不遠處山坳建有一間紅頂小屋,那就是西岳小山屋(ヒュッテ西岳),我們午飯之地。在西岳小山屋要了一杯滴漏咖啡,坐在室外打開大天莊給我們的便當,吃着吃着,那位婆婆也來到這裏。同樣地點了一杯咖啡,坐在我身旁,然後問我之後計劃走的路。良久,她便起身出發,說是年紀大、走得慢,往後的路卻是遙遙領先,不慌不忙越過每個難位,我們只能拉近距離,直到大槍小山屋(ヒュッテ大槍)方能追上她。

婆婆作品

回望剛才路段

向赤岩岳走

槍岳

穗高群岳

赤岩岳看槍岳

瘦稜

西岳小山屋

槍岳山莊的便當

東鐮尾根︰西岳小山屋~槍岳山莊

踏上東鐮尾根,路沿可是急轉直下,變得相當崎嶇。遠看東鐮尾根不覺險,近看方知絕谷連綿,瘦稜一條。由於兩旁植被較多,絕谷間又是紅黃綠的世界。在一些爛得不能再爛的路,有圓木砌成的梯,亦有部份直壁,架有穩固鐵梯,但這並不是將難度與危機撇除,原則上亦要身體力行,只是令人安心一點、安全一點。極目遠方,可見高瀨水庫,圍繞她的,全是這條壯麗的北阿爾卑斯山脈。那尖得嚇人的槍岳仍是主角,拍照幾乎不可沒有她。踏過棧道,來到水俁乘越(水俣乗越)。日文中的「ゴル」跟「乗越」也解作山坳、鞍部,但前者多沒支路,後者則有其他支路。水俁乘越,有一條支徑下接大曲,也就是槍澤(槍沢)其中一處。部份人選擇較辛苦路線,下降二百多米至大曲,沿槍澤上走至槍岳,主因是接下來的東鐮尾根,可是既花體力、又多難位的稜線路段。

下降至水俁乘越

望北鐮尾根

險要位置有鎖鍊

隨影

東鐮尾根

小心下降

槍映紅黃

高瀨水庫

攀碎稜

仍是以槍岳為背景

棧道

水俁乘越

目標仍是面前的槍尖,彷似傲視四方、鶴立雞群,視線內無法不將她放入眼內,是高高在上的女王。走在東鐮尾根,平坦的碎石路是小恩小惠,重點還是在那連綿不斷的岩壁與碎石崖。烈日之下,背着大背囊,在三千米的高度攀爬,也不是一件隨便開玩笑的事。要不是有這樣的美景,也許我也捱不住了。回首燕岳,驚覺才一日的路怎麼走了這麼遠;也看看前穗高岳,那山體走勢恍若小時候用鉛筆在白紙上畫的山,是單純的一座接一座,由高至矮,整齊有序,她就是這個樣貌。

仍是碎石路段

西岳

東鐮尾根的一段

回望西岳下降的路

走在東鐮尾根上絕不會悶

小心過

小心降

此稜線難位處處

再看北鐮尾根

槍岳主峰

繼續攀

前穗高岳,主峰、二峰至七峰

路邊看見一個木牌,寫着往大槍小山屋還有二十分鐘,這無形是一種鼓舞,意味着可以坐下來休息。緊接還有十分鐘跟五分鐘的木牌,很快便抵達大槍小山屋(ヒュッテ大槍)。在這裏,我們再次遇上那位婆婆,她說今晚就在這裏休息;旁邊的大叔知道我們要繼續往上走,着我們小心,婆婆便對他說︰「大丈夫、若い人ですから。」(沒問題的,年輕人嘛)跟她道別後,繼續登山。不久會遇上一條往下走的路,那是前往槍澤旁邊的殺生小山屋(殺生ヒュッテ),也就是小林喜作開設的山屋。接着的路,愈走愈暴露,山脊再無植被,我們走在碎石堆的頂部。這時候,兩名從瑞士來的輕裝女生正在下降,問她登上槍岳的情況,她告訴我們最好走快一點。看看手表,未到兩點,也許她們走起上來比較辛苦吧。槍岳頂上就在眼前,我們不是直接登頂,而是在山峰下方橫切至山肩,也就是槍岳山莊所在地,但其氣勢壓迫下,可叫人難以呼吸。

離大槍小山屋還有十分鐘

離槍岳還有1.3公里

槍岳小山屋

向槍岳山肩前進

碎岩稜

槍岳下

細心可見攀登槍岳的人

槍岳頂上

進入槍岳山莊,將背囊放在安排好的位置,稍為休息一下,然後輕裝攀登槍岳。攀登入口就在山莊旁邊,那裏有頭盔出租,以防落石危機。攀上槍岳,可不是易事,被稱作「日本的馬特洪峰」(日本のマッターホルン)不是沒有原因,其挺拔姿態,難以接近。初段在岩壁隙位攀爬,沿岩壁上之箭嘴小心攀爬,有經驗者應該不成問題,特別留意是上山跟落山有不同走線,別錯走落山路線,造成對頭人不上不落之窘局。槍岳最精彩一段,莫過於登上頂點的兩段鐵梯,免除攀岩之苦外更可下望槍下景色,這才叫居高臨下。

槍岳山莊

接待處

開始攀登槍岳

沿岩隙攀爬

回望槍岳山莊

臨近頂峰

最後路段

槍岳(槍ヶ岳),標高3190米,北阿爾卑斯山脈僅次奧穗高岳十米排行第二,卻是外形相當突出的名山。站在山頂,雲霧漸起,此刻已過三點,進入日落時分,精彩的遠景跟之前分別不大,但可下望東鐮尾根,方知「鐮」字由來。突然傳來嘈吵的機械聲,原來直升機搬來物資。日本北阿爾卑斯的山屋大多數都是靠直升機搬送建築材料,平日的物資補給只靠直升機一途,這樣險要的山區可不能靠人背上來。山頂有一個迷你神社,日本大多數重要山頭亦能看見,這是因為日本人將登山看成神聖的事,開發初期更是因宗教原因而登頂,也許站得更高能更接近神靈之故吧。

槍岳頂上望東鐮尾根

山頂留影

直升機運來物資

時間也差不多,與我們同在山頂的兩名日本男青年一起落山,怎料在我們先前下山的嬸嬸卻不懂得步法,也帶着幾分恐懼而困在崖中,多得那兩名青年幫忙,方能安全下山。故此,我們亦在崖中守候多時,就當成欣賞風景吧。回到山莊,驚見前方有攝製隊,原來是BS-TBS「日本の名峰・絶景探訪」節目制作組,據說會在11月9日早上九時播出。休息一會,已是晚飯時間,在飯堂吃着晚飯,看見窗外的太陽漸漸沒入山中,極速將剩下的東西都吃掉,拿起相機跑到室外拍照。寒風刺骨、雲霧四起,轉眼間霧氣湧現,才不過數分鐘,甚麼都看不見了。

下降中

回望雙梯,左上右落

石棧道

回望剛才的路

槍岳英姿

TBS攝製隊

晚飯

雲海

隨影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