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北阿爾卑斯D5︰燕槍穗高連峰縱走第三日

日期︰2013-10-02
路線︰槍岳山莊→天狗池→南岳→南岳小屋

風景如畫,實在想不到比寧靜更好的欣賞方法,相比起那些嘈吵喪笑的群體,一味以為自己開心便可無視四周的人,能夠得到同好和應,實在太好了。

深田久彌著作「日本百名山」中有一段話是這樣的︰「富士山與槍岳,是兩座代表日本的山。(中略)一生人登上一次富士山,是普通人的想法;而站在槍岳頂峰,則是登山者一生人也要試一次。」槍岳除了那高聳入雲的傲姿外,其圈谷亦相當吸引。東鐮尾根與橫尾尾根夾着的槍澤圈谷可算是最具代表性,與臺灣雪山一樣被認為是冰河時間的痕跡,標高約二千五百米處之天狗原一帶,更被稱作冰河公園。天狗原有一池名曰天狗池,賣點是可欣賞「逆槍」,也就是槍岳的倒景。不走槍岳至南岳稜線,特地大落大上,正是為此景而行。

槍澤︰槍岳山莊~天狗原分歧

早上用餐的時間,總是慨嘆與日出時間重疊。坐在火爐旁邊吃着填不飽肚子的日本珍珠米,窗外突然變得光亮。眼見太陽快要露面,飯堂人數不知不覺已經減半,真難理解何解他們吃飯的速度那麼快。我也趕緊進食,然後離開山莊拍攝日出。比計算還準,推開木門,霧氣突然從槍澤谷間湧現,眼前變得模糊,幾乎連女王(指槍岳,上一篇文章對她的比喻)的身影都看不見。旭日初升,驅散霧氣,如夢似幻的槍岳日出就此乍現。女王的早晨,總是披着面紗,毫不讓步。

早餐

日出槍岳

槍岳山莊與槍岳

回到槍岳山莊整理行裝,離開前阿娜在此買了些紀念品,其中一樣是登頂證書,雖然我不好此道,但家中仍有兩張非主動要求而得到的證書︰坦桑尼亞吉力馬札羅馬來西亞神山的登頂證明。

證書與槍岳山莊的紙袋

離開槍岳山莊,下降槍澤。這是金光照耀的早晨,在這個美麗的圈谷,左方東鐮尾根有大槍小山屋,下有殺生小山屋,右方則是天狗原前方的山嶺,光線令畫面變得異常立體,遠方魚肚白的雲海與蒼藍的山巒仍映入眼簾。上望槍岳峰腰橫山路,昨日在大槍山小屋休息的婆婆開始向槍岳前進,可是她沒有看見我們,只能默默跟她打個招呼,祝福她。隨着太陽升起,藍天不再,沿圈谷下降,回首槍岳,背景一片灰白。留意中途碎石,有一廢棄石刻書有「穗高縱走路北入口」,不久到達殺生分歧,也就是可通殺生小山屋的路,繼續往下走,路過黑岩,圈谷始見平緩。身邊有一大片冰原,似是四季不溶的萬年雪,往下多走一會,經過播隆窟,據說是開山者播隆曾在此岩洞過夜。從下而上回望圈谷,尖銳的槍岳已被濃霧蠶食,縱使四周漸見紅綠灌叢,顏色仍縑略灰,頓時心情亦同樣的灰。右方傳來清晰的水聲,是槍澤源頭其中一支,而往下多走一會,來到水源地,石頭上書有「水沢」二字。我們在此休息,順道拿了一公升左右的水,如斯冰涼清甜的水,實在不可多得。水澤以下的路,已是遊走在紅葉與黃葉之間,山徑出現人來人往的情況,原來除了通往天狗原,亦是由橫尾經由槍澤登上槍岳的大熱路線。很快,便來到天狗原分歧。

有點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雲海

「穗高縱走路北入口」

走在圈谷中

萬年雪

回望槍岳

播隆窟

槍澤

槍澤圈谷

取水處

天狗原︰天狗原分歧~天狗池

站在天狗原分歧,再望圈谷,今早的濃霧恍似不曾存在,當下所見是藍天白雲。這個角度下的圈谷,是被濃密色彩所覆蓋的世界,秋日紅黃,冬日雪白,何等偉大的大自然啊!此時我們遇上昨日一同下降槍岳的兩名日本青年,還有該名需協助下山的嬸嬸。交談下得知我們前往天狗原,青年建議嬸嬸跟我們同行,但後來知道我們續登南岳,打消念頭;他們本日行程是沿槍澤直接走到上高地,是日本人典型的登槍岳路線。我們先行出發,緊接是橫過圈谷下的碎石坡,此刻上望天狗原,有嶄露一角的槍尖,下有豐富的色彩襯托,幸好今日預計步程只有不到六小時,方可放心放下背包,專心拍照。這個時候,那兩名青年輕裝上路,原來他們決定先到天狗池再下山。

天狗原

那兩名青年和嬸嬸

圈谷右隅

再望槍岳,感覺變得不一樣了

天狗池在眼前的山脊後方,來訪者必須穿過眼前一條「紅帶」,那是由紅葉植物組成的一條長帶,走在其中如穿梭紅色隧道,是一種異景。柳暗花明,沿石砌路上攀數步,來到一條石河邊緣。當下感覺,就是沒有狗牙的鹿巢石林。在石河上攀過前面山脊,遇上返回頭的兩名青年,問他們離天狗池還有多遠,答曰就在後方。

「紅帶」

夢幻通道

紅葉與槍岳

百影不厭

石河側

山脊後方就是天狗池所在

天狗池上回看槍澤圈谷

腳下那片反光的池面名叫天狗池,比我們早到的一名姨姨已在池邊開餐,似乎我們的目的都是一樣。天狗池後亦有一塊萬年雪,雪底溶化的水就流到天狗池。我最好奇的,就是能否看見逆槍。小心奕奕走到池的另一面,藍天猶在,風平浪靜,池面清晰地反映槍岳的尖峰。實在太感動,今早出發時還是濃霧蓋頂,直到走過天狗原方見晴,這個藍天真是來得合時。早上十點幾,有史以來最早的午飯。在天狗池旁,找個角落靜靜的坐下來,好好享受槍岳山莊的便當。陸陸續續亦有不少日本人前來,大家都沒有作聲,坐在池邊好好享受此刻的寧靜。風景如畫,實在想不到比寧靜更好的欣賞方法,相比起那些嘈吵喪笑的群體,一味以為自己開心便可無視四周的人,能夠得到同好和應,實在太好了。

天狗池

逆槍

天地何以分辨?

廣角鏡下的逆槍

チングルマ(珍車) Geum pentapetalum

橫尾尾根︰天狗池~南岳

坐着坐着,身體漸漸覺得寒冷,微風漸起,池面泛起漣漪,逆槍消失,藍天亦始失去。遲來的訪客難再欣賞逆槍之美。為免休息過久,我們也動身出發。大多數的人都回走至天狗原分歧,再下走至橫尾,甚至上高地;而我們另有行程︰回攀至南岳。繼續在圈谷地形穿梭,四周不再是純粹的石塊,而是被紅葉佔領了的谷地。紅葉後方,也有一片雪田,在這裏遇上一名獨行西方行者,由橫尾尾根下降至天狗池,正正跟我們走的方向相反。

天狗原

依依不捨的望向槍岳

天狗坪(天狗平)一帶

留影

萬年雪

橫尾尾根乃南岳與中岳之間一條東延山脊,南轉指向橫尾。天狗原惟一的路會在亂石中指向橫尾尾根凹(横尾尾根のコル),在此處,會轉走橫尾尾根,那是一條急登的碎石路。橫尾尾根亦是眺望北穗高岳的好地方,趁雲霧尚未吞噬之前,有緣一睹北穗高岳——被喻為北阿爾卑斯的盟主——英偉的一面,背後還有前穗高岳如狗牙般的稜線,難怪叫人嚮往。橫尾尾根初段與其說是一條路,倒不如說是沿碎稜往上攀。右邊是冰蝕作用下的重重淺谷,還有高高在上的槍岳;回首是昨日經過的西岳與水俁乘越,遠一點常念岳跟大天井岳仍清楚可辨。脫離石脊,踏上急登的浮砂碎石路。前方剛好遇上兩名由南岳下降的日本人,戴上頭盔,兩人還用繩索連結在一起,彷似走在雪地上的下降方法,也許我們眼中看實在小題大做,於他們眼中,也許我們安全意識太過薄弱。說時遲,那時快,走在前方的人右腳錯踏路邊的碎石,頓失平衝,碎石從山邊飛往谷底,發出可怕的聲音,後方同行的人立即抓緊繩索,令他不致完全跌倒在地上。這段路,下降的風險比上攀還要高。臨頂的攀登難度更高,浮砂不見,只剩碎石,在鐵梯與鎖鏈幫助下,走在此瘦稜中還是有點不安。幸好,即將接上南岳山脊,那是一條寬闊平坦好走的大路。

北穗高岳及前穗高岳

橫尾尾根

走在橫尾尾根上

差點發生意外的兩名日本人

「前方落石危險,須逐一個通過」

高處回望橫尾尾根凹(横尾尾根のコル)

回望橫尾尾根

南岳︰南岳頂上及南岳小屋

霧氣主要來自西北面,中岳及大喰岳勉強可辨,槍岳得要點運氣與耐性。回看天狗原與橫尾尾根,倒是天朗氣清。這就是高山的氣候,瞬息萬變。南岳,標高3033米,是槍岳與穗高岳之間的附屬山岳,因處於槍岳南隅,故名。南岳與北穗高岳之間之碎岩稜,是稱為大切戶(大キレット)的死亡稜線。其西面有一條名為南岳新道的路,可直達槍平小屋。登上南岳頂上只需十分鐘,然而雲霧已重重包圍,寒風刺骨。受二十三號颱風影響,日本秋山會在風後變成冬天,這一點對明日將會走大切戶的我們是一個極壞消息。由南岳山頂下降至南岳小屋,才不過兩點幾,剩下的時間,除了密切留意最新天氣消息,就是坐在一旁吃着下午茶跟翻看小屋內的藏書,直到晚餐時間。是日,只有六人入住,未知是否明日都會路經大切戶。

南岳東尾根

中岳、大喰岳及槍岳

終於明白「谷」字由來

南岳

走在稜線上的登山者

南岳頂上

南岳小屋

屋內一隅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