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北阿爾卑斯D8︰上高地

日期︰2013-10-05
路線︰上高地(河童橋→明神池→河童橋→大正池→河童橋)→松本

看了五日粗獷硬朗的風光,今日換一下口味,看看梓川柔情寧情的景色。

上高地,古稱神河內,乃梓川之發源地,匯槍澤及橫尾谷兩大源頭,也就是槍穗縱走所經過的兩大圈谷。上高地最具代表性的畫面,是以河童橋為前景,穗高岳為背景的構圖,以冬雪覆蓋山頂,紅葉遍佈兩邊,予以神的國度一樣的印象。

上高地,是一連五日燕槍穗高連峰縱走的終點,同時也是眾多登山者的起點,除了日出後數個小時,往後熙來攘往的河童橋,一半都是登山行者,是其中一個攀登北阿爾卑斯山脈的集散地。由於想多睡一會,昨天跟酒店表明早餐用膳時間在八點半,但七點左右已經醒來,泡過溫泉,便走河童橋一帶逛街。在山上的五日,太陽彷彿跟着我們一樣,但今日似乎不再這麼奢侈,從梓川望穗高岳與燒岳,都是灰濛濛的。

穗高岳及梓川

小吊雲

白樺莊

燒山

吃過早餐,開始今日上高地散策。先向東行,沿梓川右岸(順水流方向)走向明神館。秋日沒有盛開的花,地勢問題紅葉仍未出現,但沿途有不少菇菌可見。梓川支流水淺且極透明,有如玻璃水。走過濕地,有木頭建成的棧道。其中一處河邊,伴有枯木十數棵,坐在棧道邊緣,有數人正在寫生。上望紅紅綠綠的山頭,是標高2450米的六百山,後有看不見的二百名山之霞澤岳。看了五日粗獷硬朗的風光,今日換一下口味,看看梓川柔情寧情的景色。

玻璃水

自然探勝路

濕地上的木棧道

寫生

六百山

梓川

野菌

野菌

野菌,某種馬勃

極少量葉子變紅

明神橋近岸,有一間名為嘉門次小屋,鹽燒岩魚是其名物。旁邊是穗高神社奧宮,未知是否跟穗高驛的穗高神社同出一門;宮內有池曰明神,值得一看。明神池實分兩池︰明神一池及二池。一池水面平靜如鏡,明神岳與枯樹的倒影,碼頭旁邊的兩隻小船,是祭典之用,吸引不少途人前來拍照。池底長滿大量水草,池面呈透綠色;鴛鴦幾乎不怕人的悠閒在岸邊睡覺,受不了人類接近,便慢慢的游到池的另一邊。走遠一點,就是明神二池,此池不如一池般簡潔,而是池中有大大小小的岩石,上面長有少許灌木,極似園林造景。

穗高神社奧宮

嘉門次小屋

明神一池碼頭

倒影

明神岳

明神二池

園林造景

越過明神橋,是明神館所在地,人氣旺盛,盡是登山隊集結之地,他們應該都是前往德澤或橫尾。此刻已在梓川左峰,對面的山是前穗高岳南面的山峰,名為明神岳。沿河邊回到河童橋,由今早的冷清換成人來人往的景象,旁邊的河童食堂,成為我們吃午飯的地方。走上二樓,坐在可看見河童橋及穗高岳的座位;剛才買了兩張明信片,飯後直接在飯堂內將之寫好。此刻穗高岳已被雲層遮蓋,實在興幸山上的五日幾乎沒有遇上這種情況。

明神館

菌類

河童食堂外望

梓川定食

河童橋以西,數分鐘之遙已是上高地郵局,在這裏寄出的信,會有上高地限定的郵截,別具意義。前面的巴士總站,乃所有往來上高地交通惟一根據地,我們在此買了回松本的套票(前往新島島的巴士及至松本的電鐵),然後經上高地歷史最悠久,且最昂貴的帝國酒店前往大正池。路過田代橋,不要越過,在同一河岸繼續前行,很快會來到田代池。田代池在二戰之前水深足以泛舟,但因河流帶來泥沙,沉積於此,今日已變成淺灘,是歷史的見證。

明信片

上高地郵局

回松本的票

明神池

離開田代池,很快便抵達大正池。大正池,標高1500米;1915年,旁邊的活火山燒岳爆發,岩漿流入梓川堰塞形成,池中的枯木乃其結果。在石灘可遠望穗高岳,可惜乃未見其全貌;另一邊的燒山,不時看見火山口冒出的煙,山腳還可望見爆發時發成的山崩痕跡。時間也差不多,回程至巴士站。

大正池

隨影

大正池

一小時左右的行程,由上高地至新島島(新島々)。上車時有數名香港人同時上車,一名男子大聲說新島島的日文,卻說成 Shimashima,被坐在前座的兩名日本女生恥笑。來到新島島驛,天已全黑,時間剛好接上松本電鐵的班次;在車廂坐下,該團香港人高聲談話、肆無忌大的霸佔多個座位,程度有如我們在火車上鄙視的行為。當我們直斥中國人在香港的種種之時,有否想過自己在別人的地方又有信種表現?也許,他們從來沒有不齒他人的行種,若果是這樣,我也無從批評。回到松平,肚子都餓了。回酒店接收六天前托運的行李後,在松本驛四周尋找食府,路過一間馬肉料理,有點心動,看見門口長長的人龍有點猶豫,多走一圈回來已不見人龍。本店頗有日本地道風格,兩人坐着亦有不錯的私人空間。點了兩客馬肉蓋飯、一鍋野菌火鍋,還有一杯本格梅酒,生蛋混上馬肉刺身,是我吃過的馬肉當中最精彩的配塔,馬肉鮮美結實,還有那香甜野菌,配上清香梅酒,簡直是最高享受。

回新島島途中

新島島巴士總站

松本驛

離菌鍋

 肉膾飯(ユッケ丼)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