蚺蛇北脊、蜥蝪坑、千溪海岸

日期︰2014-01-19
難度︰★★★★
路線︰蜑家灣→蚺蛇灣→蚺蛇北脊→蜥蝪坑→千溪海岸→蚺蛇灣→高流灣
編號︰蜥蝪坑 119/140119+1:186

蚺蛇北脊,近年成為大熱路線之一,連經驗甚少的行者亦慕名而來(詳見「蚺蛇諸脊」)。最簡便切入蚺蛇灣的水管路,亦因而廣為開發,不再是昔日密林滿佈的路。北脊首兩層除了較斜之後,已失去昔日的浮沙碎石,然而來到第三層,亦有不少誤闖崖段,錯過林段的行者,造成要麼冒險硬闖,或是知難而退,但在數隊行旅皆在上攀之時,若在第三層崖段相遇,可謂相當危險。近年見郊野添為一般市民所認識,險線亦變得流行,為山頭帶來多多少少不可磨滅的傷害,一方面為此帶來更強的保育意識外,亦為郊野所能承受的破壞感到悲觀。到底我們還要犧牲多少,才能喚醒大眾意識?

蜥蝪坑,源起蚺蛇尖西北坡,倚蜥蝪坑右方流入千溪海岸。蚺蛇尖與米粉頂之間的山巒,北入汪洋,諸隱脊群荒澗成千溪海岸之屏障,當中較為可行者,計有蜥蝪脊及鶴環脊,還有蜥蝪坑、鶴環坑及倚近米粉嘴脊之鶴環左坑。

蜑家灣起步,比高流灣省下一小段路程,由碼頭走上主徑,不一會便來到仍有裝修的公廁。香港政府就是不尊重地名、不求甚解,「蜑家灣」明明是蜑民之意,何來「蛋家灣」,跟蛋有何關係?當一地地名改變,簡單來說就是毀了一地歷史,此情況在郊野特別嚴重。類同例子還有「雞冠山」變「雞公山」。穿過廢田,剛巧遇上兩名正在觀察黃牛分娩的男女示意我們安靜。踏上水管路,依巡原有路線一直走至蚺蛇灣。一般來說,攀登蚺蛇北脊,都會在秋冬季節的早上,然後因中國南來的污染和逆光的關係,往往只看見蚺蛇尖的外形。踏足蚺蛇灣,不像夏日的水流將又是中國帶過來的垃圾沖上沙灘,使得此處在冬日特別純潔。蚺蛇坑與蚺蛇灣接壤之處有一個小潟湖,映着蚺蛇尖的倒影,令我想起在日本北阿爾卑斯的天狗池看槍岳,同樣挺拔的尖峰,同樣叫兩地民眾醉心,然後互相到訪,這是山人的交流。

蜑家灣碼頭

蜑家灣

水管路初段

蚺蛇灣看蚺蛇尖

逆尖

蚺蛇灣

蚺蛇北脊

蚺蛇北脊已不再是往日那麼神秘,登山口變得極為顯眼。奮力攀上入口的沙坡,沿陡峭的山徑往上走一會,回頭已見整個蚺蛇灣,即使不是夏日艷陽天,仍見淺灘那碧玉透藍的色彩,剎是動人。第一層的難度僅僅是那急斜的路,放眼前方,已是有約數十人遍佈北脊。第二層是相對平緩的一層,然而眼前卻面對高聳北壁,仿始不能突破,有幸遇上前隊於崖段攀登,那會是一個相當震撼的畫面。第二層的山脊亦漸漸收窄至如一條脊椎,前方圓頭山崗便是終點。

北脊入口

回望蚺蛇灣

第二層及第三層

這個時候看北脊總是背光

瀑步第二層

向第三層進發

第三層由此起,於石脊左方橫過後,路分左右,左方乃林段,是最安全登上蚺蛇尖的路線,亦為一般大隊所用,而右方就是崖段,一直攀爬至山頂。回望北脊,下臨無底,只見遠方第二層之圓頂。首遇石峽,宜於左邊攀上,然後有峽依峽,有路走路的方式攀登,免得誤攀突崖,將自身置於懸空的位置。不久來到一短壁之底,模壁底左邊之棧道橫移,然後右轉上攀,很快就來到石峽底。穿越石峽,可望千溪海岸全貌;續攀最後一壁,驚覺已來到頂峰。山頂遇上高流灣的黑仔(就每次都跟着上山下海的其中一隻狗),毫不忌諱的曬着太陽睡覺,叫人相當羨慕。另一邊廂,部份在山頂休息的行者,看見我們從北脊的路口出來,拋下一句「好似幾得意,不如試下行」,叫人震驚之餘又哭笑不得。

回望可見第二層頂的圓渾山頭

首個較直的攀爬位

逐一上攀

第二個較直的攀爬位

棧道後的攀爬位

回望

回首

其中一處橫步

石峽底

接近山頂了

睡覺中的黑仔

留影

蜥蝪坑

在山頂休息過後,緊接下半場的行程︰蜥蝪坑。蚺蛇尖北脊以東,有一條明顯突出之山脊,頂處突出,是為蜥蝪頭,以千溪海岸上望尤為明顯,而蜥蝪坑正藏於兩脊之間的峽谷,由急直轉為平緩,然後沒於沙灘。離開主徑,沿牛徑下降至蜥蝪頭,右方乃一深谷,源頭雨季似有小水池,是牛群長駐之地,應作蜥蝪左坑。進入蜥蝪坑源頭,已是深峭的峽谷,極具原始風貌,下降不久,見澗勢漸急,峽左成槽,只能依右方石脊下降。然而石面雖乾爽,滿佈枯葉與缺乏足夠可供借力的樹木,令下降槽瀑極為艱難。中段一轉右轉,更有失手即飛墜谷底的恐懼,幸好泥中亦有勉強可爬的樹根,中途一處可望林外的風景,北脊映入眼簾,最後來到瀑底,穿過左方叢林,回到澗道之中。

向蜥蝪頭前進

下溯蜥蜴坑

下降源頭之瀑峽

望北脊

一步一驚心

瀑峽底

枯竭的澗道,只有部份濕潤的石壁,亂石遍佈的澗床,偶有瀑壁須小心下降。部份澗段藤蔓壓頂,甚至須匐伏而過;更多的是荊棘阻路,剪而不盡,叫苦連天。至中下段,澗道突然變得開揚,千溪海岸全貌一覽無遺。原來此乃蜥蝪坑主壁,須於右方小心下降。壁右有草叢貼壁而生,是可踏足之地,然而後方卻是斜崖,宜貼壁橫行至下方樹底,方為安全路線。此刻已有天色轉暗的感覺,離出澗仍有一小段路,已做好夜綑的覺悟,只求天黑前出澗。主壁之後,路變得相對地好走,臨出澗前有帆布跟麻雀檯,未知其用意。待看見沙灘,尚有數步須穿越露兜樹叢。踏足千溪海岸,有始逃出生天的感覺。眼望蝸牛下海,離蚺蛇灣不足一公里,手表顯示時間為六點,潮水正漲,戴上頭燈,必須盡快翻過這山嘴。

降瀑壁

澗害

藤蔓壓頂

千溪海岸

主壁

壁右下降

壁下另一塊短壁

源末最後一個瀑階

逃出生天

千溪海岸

遠望蝸牛下海

夜綑千溪海岸至蚺蛇灣

蝸牛下海有一條斜隙可攀至脊頂,惟近頂處較為困難,因右腳踏位不易尋找,更要翻身橫移,花了相當多的時間。繞到另一邊,腳下是洶湧白浪,借力草海桐橫移至盡處,方能斜降至石灘。記得蝸牛下海後不遠處,有山徑可回到蚺蛇灣,黑暗中尋覓不果,亦擔心此山徑於夜間也難以順利行走,於是繼續綑邊。接着的路也沒有遇上太多困難,有數處須看準浪潮來去,方能力保不濕。至接近蚺蛇灣,有一個斷位(海蝕隙),不能硬闖,反意上方有一條白繩,依山徑上繞避險。山徑橫移前盡是沙坡,至竹林橫移,不久再遇白繩,便須下降至海岸,剛好就是斷位的另一邊。接着的路變得易走,很快便踏足蚺蛇灣沙灘,叫人放下心頭大石。在無光害的星空下夜行成了安慰,最後的路線便是經由水管路回到高流灣。接送我們回黃石碼頭的,正正是今早送我們到蜑家灣的黎氏。抵達黃石碼頭,尾班巴士剛好開出,時間為晚上九時半。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