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哥古剎D1︰暹粒

日期︰2014-01-26
路線︰香港→暹粒

元成宗元貞元年(1295年),周達觀奉命隨使團前往真臘國(真臘二字,疑似今日暹粒 Siem Reap 之古譯名)考察,翌年回國及後成書《真臘風土記》。至今,本書乃當年記錄吳哥國惟一著作,亦是研究吳哥歷史最重要的史料。吳哥時期始於公元802年,由 Jayavarman II 建立,至1431年,暹羅破真臘國都吳哥,遂遷都金邊,吳哥時期完結,歷六百多年。吳哥窟等地被遺棄,無人知曉(只有高棉人打獵時重新發現),甚至將《真臘風土記》中的描述當成傳說。1819年,法國人將書翻譯成法文,仍不為人所注目;至1861年,法國博物學家 Henri Mouhot 為尋找新的熱帶動物標本,在森林中重新發現這些已經倒塌的遺跡,方廣為世人熟知。

今前往柬埔寨參觀各種遺址,幾乎所有都是建於吳哥王朝,可謂千年古剎;可惜柬埔寨受戰亂所傷,今仍貧窮,未有太多資源去保護這些世界文化遺產,所幸的是各國政府與組織出資參與修復工程,令我們仍可憑猶存建築去想像昔日輝煌的吳哥時期。

直航前往暹粒的飛機,香港只獨一家,班次亦只有一班。由於在早上八點左右起飛,出發時必須乘座凌晨巴士前往。六點幾抵達機場,辨理登機手續時,職員竟指我們的回程日期是一月三十一日而不是二月一日,查證後方知道原來同一班次有乘客跟我同名同姓亦同為二人行。有夠巧合!航程三句鐘,暹粒比香港慢一個鐘,十點準時降落暹粒國際機場。

出發往暹粒

暹粒國際機場

雖說現在是柬埔寨最涼爽的季節,但日間溫度亦高達攝氏三十度,慶幸尚算乾燥。入境前早已在網上辦理電子簽證,惟仍被海關句我索取美金,我裝傻聽不懂,順利過關。拿過行李,發現手抽位爛了,部份位置凹陷,看來它曾遭受暴力對待。早已跟酒店預約接送,看見寫着自己名字的名牌,便相認然後上車。在暹粒,主要交通是 tuk tuk,也就是一輛電單車拖着一卡車,坐在車上必須穿上風褸,要不然早上和傍晚的風會令人發冷。

酒店 tuk tuk

暹粒國際機場

行李放在前座

椅柄刻有吳哥窟的圖案

來到預約好的酒店 the Villa Siem Reap,位處離舊市場約十分鐘的步程,算是旺中帶靜的位置,四周都是各式小型酒店。由於還未到辨理登記手續時間,我們還未可以入住。酒店送來歡迎飲品,稍事休息,放下行李,我們到附近四處閒逛,待午飯時間過後方回酒店辨理登記手續。

the Villa Siem Reap

歡迎飲品

中午時間的暹粒如日中天,現在已是一年中最「涼爽」的季節,陽光刺眼,酷熱非常。幸好濕度偏低,汗水良久便會蒸發,或是留在陰影處乘涼,身體也會變得涼快。午餐選擇了吃漢堡包,柬埔寨的生活似乎相當悠閒,由點餐到上菜,花了半個鐘。我也安坐在椅上,嘗試調節到這種步伐。

舊市場

陽光下曬食材

午餐

餐後回到酒店辨理登記手續,整理一下行李,洗個面,再度外出。酒店騎樓掛了很多用椰子殼做成的花盆所種的石斛,剎是美麗。走到街上,稍感口渴,買了一個新鮮椰青,一美元一個,這個價錢幾乎是公價,以後遇上比一美元貴的,要麼講價,要麼不買。椰青水說不上甜,但其清新味道不但解渴,更加舒緩暹粒的酷熱。走到暹粒河邊,也就是舊市場(Old Market)後方,是一個較為寧靜,讓人稍事休息的地方。進入舊市場,形形色色,對象由外國人到本地人,由手信到生活用品皆有。舊市場外是知名的酒吧街(Pub Street),晚上亦有不少街邊小食,諸如燒香蕉、蜘蛛、蛇仔、水虱…只怕你不敢吃下肚。晚飯順其自然在酒吧街解決,最特別一道菜式,就是香蕉花沙律,味道一般。

石斛

椰青

暹粒河

舊市場外觀

肉販

海鮮檔

燒香蕉

蜘蛛、蛇仔等食物

香蕉花沙律

酒吧街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