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哥古剎D5︰崩密列寺、洞里薩湖

日期︰2014-01-30
路線︰暹粒市中心→崩密列寺→洞里薩湖→暹粒市中心

今日的路線,是整個行程中最遙遠,無論是前往崩密列寺或是洞里薩湖。我們的司機再次由 Kim-lean 擔當。離開市中心不遠,其中一處盡是用炭火燒着竹管的路攤,正當我們好奇之時,tuk tuk 停下來,原來 Kim-lean 想買數個竹筒給他的女朋友。這個竹筒裏面裝着米飯與紅豆,吃起來有點黏口,味道清淡。我們亦好奇買了一個來吃,正煩惱如何打開時,地擁大嬸幫我們破開竹筒,再削了一片竹充當匙羹。這裏離崩密列寺還有一個小時左右的車程。

路邊檔

Kim-lean

破竹

燒竹

破竹

崩密列寺 Beng Mealea

崩密列寺(Beng Mealea),離暹粒約七十七公里遠,建築時間不明,憑風格估計建於十二世紀初,添合了印度教及佛教風格。以前前往崩密列寺並不容易,但自公路建成後,再掃除附近的地雷,參觀崩密列寺變得相對安全及容易。留意崩密列寺並不包括在吳哥入場卷,須另購門卷,盛惠 USD5。

入場卷

崩密列寺仍處於尚未修復的狀態,跟當年發現吳哥窟時的樣子基本上一樣,官方在寺中架設木棧道方便遊客參觀,但亦可不依木棧道隨處探險。來到大門,已見門前全都是倒下的石塊,不少小孩在這裏跟遊客搭訕,示意走別的路會看得到更多,或是介紹名種景色,若跟他們有所交流,不久便會跟你要錢,視乎個人是否願意給他們一點點回報。整個崩密列寺亦不難看見樹根盤纏,但卻比不上之前見過的四數木般誇張。走廊拱頂若非倒塌,就會看見東歪西倒,似快要倒下來的亂石。

崩密列寺

正門

又見四數木

倒在地上的石塊有待修復

此地原本是相當壯觀,但今日的廢墟模樣亦叫人感到異樣的美麗。穿過樹葉間的陽光打在窗邊,卻是樹根抓緊的牆壁。走廊十字路口的拱頂如花盆長了樹。由於內部並不完全通行,我們走到外圍繞一圈,四個入口令人難以判斷方位,其中東門有一個那伽異常完整,與崩密列寺予人的印象完全相反。

樹影

昔日的走廊

千年古蹟與百年古樹

尚算完好的雕刻

拱頂

倒下的牆

最完整的那伽

黑暗走廊

參觀過後,來到人工湖邊吃午飯,因明日 Kim-lean 沒空當我們的司機,我們決定邀請他與我們共進午餐。等待之時,他給我們看了很多家庭與女朋友的相片,還有談及他的身世。可憐他一生從沒離開過暹粒,亞娜似乎問了一個不該問的問題,令氣氛變得有點沉重。

午餐乃傳統菜

洞里薩湖 Tonle Sap Lake

飯後是洞里薩湖之旅。洞里薩湖(Tonle Sap Lake),是柬埔寨最大的淡水湖,亦是柬埔寨人心沒中生命的源頭,大部份的魚獲皆在此地捕獲。洞里薩湖在旱季面積有三千平方公里,可是在雨季卻一下子增加至九千平方公里,足足有三倍之多。

從陸路經過當地村落,在雨季卻只能乘船,故所有的屋都是架空建成。再往入一點,就是遊客乘船的碼頭,後方有一間近代建成的佛寺,Kim-lean 着當地的小童為我們開門入內參觀。內部的牆壁跟天花都畫了釋迦牟尼成佛的故事,中間安放了一尊金色的佛像。

洞里薩湖

湖邊村

這不是河,而是湖的一部份

現代寺廟

寺廟內

中間乃佛像所在

來到碼頭,坐上舢舨,船慢慢向湖心前進,不過我們也不會抵達湖心,據閒單程得花上兩個鐘頭。初時會看見兩邊有旱地,當地人趁水未漲前會用作耕地。等待落日時,Kim-lean 跟我說了很多由赤柬年代開始的歷史,說明他們憎恨越南人的原因。他們討厭今日的政府,總統親越,出賣柬埔寨;當年赤柬屠殺柬埔寨人,不是柬埔寨人的內戰,而是越南人屠殺柬埔寨人。至今,金邊仍出現不少鎮壓示威的場面,甚至連受尊重的僧侶亦受同樣對待。他說政府亦考慮禁止使用 facebook,以便管制言論。聽着聽着,怎樣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

碼頭

臨時屋

對面舢舨一景

看着單純而美麗的夕陽落下,Kim-lean 說他比較喜歡海邊的日落,因為太陽不會在水平線上開始消失。落日後,舢舨回到碼頭,天色已盡黑。與 Kim-lean 回到 tuk tuk 停泊的位置,他着我們不要上車,他要檢查一下有沒有被偷去某些東西,因看上去似乎有被動過的痕跡。幸運地,也許小偷取易不取難,並沒有得手。乘着黑暗,我們在公路上花了兩個小時回到酒店。也順便將五日行程的車資交給 Kim-lean,因他服務相當好,我們給予兩成車資作為小費。晚飯在酒店附近的街邊檔用餐,說不上味美,但 USD2.5 一杯飲品和一碟炒麵,還想要求甚麼?

洞里薩湖日落

波光

隨影

漸見消失

晚飯

晚飯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