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立山連峰縱走D4︰立山連峰縱走第三日

日期︰2014-09-30
路線︰五色ヶ原→越中沢岳→間山→北薬師岳→薬師岳→太郎平小屋


若劍岳是男性的剛,藥師岳就是女性的柔。

藥師岳(薬師岳),標高2926米,與劍岳及立山同為立山連峰之主要山峰,是一座巨型山體,東面之大型圈谷群,是昔日冰河刻蝕的痕跡。面對日本海的強風,藥師岳的稜線在惡劣天氣下幾乎不可行。登山路線有數,但兩日行程是最基本的要求。是日行程必須翻越五色原及附近之山頭,走過整座藥師岳,方抵太郎兵衛平,途中的一間山屋已經結束本季的營業時間,即使不願意,亦必須將兩日行程壓縮為一日,預計得花上近十三個鐘頭。

早上四時多醒來,天尚未光,正值最寒冷的時間。昨晚仍有餘溫的便當,如今變得冰冷。稍為梳洗,亮起頭燈,掛在窗邊,打開便當,白飯硬如磚頭;胃未運作,強行乾吞數口飯。將床舖收拾好,靜悄悄的走到山屋玄關,正在準備早餐的負責人走過來着我小心點。依地理狀況看來,是日行程大部份時間恐怕只有獨自一人,未抵藥師岳前,應該都不會遇上任何人吧(除了逆行的山客)。

越中澤岳︰五色原~須古乘越小屋

約五點鐘,破曉時分,山脊線後已見有光,正好是不用戴着頭燈行進的時候。太陽尚未出來,日出前的風特別寒冷,身體抖擻一下,大口呼吸清新空氣,彷如作戰狀態一樣踏步出發。五色原山莊座落在鷲岳下,木道橫過山腰,走至高處,遠方針之木岳方向閃了一下,太陽升至山脊線。放慢腳步,欣賞御來光,瞬間感受到溫度上升。登上鷲山(鷲岳跟鷲山是兩座不同的山),標高2616米,並不顯眼。下降的路,山徑穿梭在林中。此刻驚覺屁股又濕又冷,不是失禁,而是背囊中的水袋漏水!早在出發前一次登山,已經有漏水跡象,然而卻找不到漏水之處,如今方發現在一個微妙的地方漏水,悉逢行走時間最長的一日,加上全無補給的路段,漏水一事令我相當苦惱。幸好背囊中有兩個水樽(除水袋外習慣備有水樽),立即將水倒進空樽,只留些少在水袋中作行進的食水。至於濕透的褲,就留待體溫將之烘乾,此刻趕路為首要任務。

破曉

鷲山、立山和劍岳

針之木岳日出

朝陽

隨影

隨影

越大澤岳

走過不顯眼的越中澤乘越(越中沢乗越),此地頗為空曠,是日多雲,強風不停吹過,有種快要下雨的感覺。肚子稍餓,尋找背風處,再次打開那冰冷硬飯,吃至有飽腹感覺。緩緩攀升,不久便抵達越中澤岳,標高2591米。山頂南望,可見藥師岳(薬師岳)、黑部五郎岳(黒部五郎岳)、鷲羽岳和笠岳(笠ヶ岳)五座百名山,頭四座皆在是次行程之內。

光影

天氣惡劣時易迷路

越中澤岳

藥師岳和雲之平

左藥師岳,右北藥師岳,下為間山

離開越中澤岳,是一段急斜碎石路。急降後再次攀升,登上須古之頭(スゴノ頭)北坡,然後再接上一段下坡路,途中有一處露岩,路徑在石堆中迂迴下降,回首崖邊,驚見一枝與我手中的極為相似的行山杖,差點以為自己已經掉下崖中,靈魂回首。抵達須古乘越(スゴ乗越),紅葉未退,離休息地方須古乘越小屋只欠一段上坡路。走過一處山泥傾瀉位,很快便踏上木道。夏季這裏是一處濕地,旁邊小池現在已經乾涸。須古乘越小屋已經休業,所有窗戶已用木板封起,只留下小量垃圾,等待直昇機前來回收。四下無人,我在此休息,拿出昨晚的便當,作為午餐。看一下地圖,步程比預期快上一個鐘頭多,相當滿意。

回望越中澤岳

須古之頭

岩與紅葉

藥師岳和間山

紅葉

紅葉

木道

須古乘越小屋

藥師岳︰須古乘越小屋~太郎平小屋

離開須古乘越小屋,是緩緩向上的山徑。強風未止,遇偶陽光露面。紅葉已近尾聲,植被猶黃猶綠。樹後的雲海浮沈在山谷間,沒有湧到稜線上。回望越中澤岳,這個角度比較有氣勢,跟走來的感覺完全不同。遠望雲之平,是毫無疑問的高原。至一段碎石路,右方有一池名間山池,澄明而平靜。走過上坡的路,已是標高2585米的間山。間山山頂旁亦有一池,面看北藥師岳方向吹送強烈寒風,池面泛起密集的漣漪。肚子再度抗議,躲在寒風吹不到的地方,將未吃完的冷飯當成下午茶。

珍車

回望越中澤岳及須古乘越小屋

鷲羽岳、水晶岳及雲之平

間山

間山池

間山山頂

山頂旁的水池,後方為藥師岳

黑部川

補充過體能後,身體也被冷風吹得發抖,不欲穿上外套的我,只能以速度提升體溫作保暖,以攻為守也。眼前是一條緩升的康莊大道,但面對日本海從西側吹來的大風,難免有點難受。山徑右轉入一個小谷,於盡處左轉再攀升,重回稜線之上,餘下的一條路,全都是在亂石堆中輕躍而上。厚重的雲覆蓋山頂,勉強可見遠方的木柱,原來離北藥師岳已是數步之遙。標高2900米的北藥師岳,只屬藥師岳副峰,並無頭銜。

往藥師岳方向

淺谷

接上山脊

北藥師岳最後路段

下望

北藥師岳山頂

此刻冠在山頂的雲層被強風吹散,夾在藥師岳與北藥師岳之間的金作谷圈谷(金作谷カール)終於露面。正面是藥師岳山頂,山坳後方看見藥師山莊(薬師山荘)和太郎兵衛平後的北之俁岳(北ノ俣岳),左方則能遠望雲之平後方的鷲羽岳、水晶岳及赤牛岳。隨着接近藥師岳主峰,太陽亦漸露笑顏,未抵山頂,竟然出現藍天。此刻遠至槍岳亦清晰可見。日本的登山客有云︰若劍岳是男性的剛,藥師岳就是女性的柔。輕登藥師岳,標高2926米,東側除了金作圈谷外,還有中央圈谷跟南稜圈谷,合成藥師岳圈谷群,是日本的特別天然紀念物。山頂有一尊藥師如來像,在這裏方再遇上登山的人,他們都是從藥師山莊或太郎平小屋來回登頂。

雷鳥

金作谷圈谷

赤牛岳

藥師岳

藥師山莊及中之俁岳

回望北藥師岳

太郎兵衛平

藥師岳山頂

南稜圈谷後的藥師岳東南稜,是一條優美的稜線,但在1963年冬天,愛知大學山岳部13人全數在此遇難,後來促成山難拯救隊的組成。下山的路相當平坦,對於已經走了這樣長程的雙腳來說,是一種恩賜。徐徐下降,來到藥師山莊,稍事休息。此刻不過兩點鐘,時間之早,令我沒有藉口在此過夜,必須按原定計劃,走至太郎平小屋方能休息。

藥師岳東南稜及南稜圈谷

藥師山莊及太郎平小屋

在碎石路中下行,雙腳漸漸出現疲態。下望太郎兵衛平,看似快要抵達,原來還須翻過藥師峠。山徑沿河谷下降,夏日此處是一條小雪溪,如今有如香港冬日的澗道一樣,都是沙與石的組合。沒想到路線竟是沿澗下降,形接近藥師峠,漸見流水,此時方有山徑離澗,沒多久已抵達藥師峠,也是營地。最後的路段是稍微向上行,沒多久接上木道,此時霧氣重來,太郎平小屋隱約可見。辨理過入住手續後,霧氣漸散,看着被夕陽染成橙紅色的藥師岳,回想今日的長程路線,竟有種久違的成功感。

下山路

太郎兵衛平

落澗

黑部五郎岳

太郎平小屋

藥師岳

日落前夕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