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立山連峰縱走D6︰立山連峰縱走第五日

日期︰2014-10-02
路線︰三俣山荘→鷲羽岳→水晶岳→祖父岳→雲ノ平→薬師沢小屋


鷲羽池,一個相當美麗的火山湖,周邊還保留了相當完整的環形火山口,後方就是無雲遮掩的槍穗稜線,匯自然奇觀於一景。

鷲羽岳,標高2924米,屬日本百名山之一,位處黑部川源流及裏銀座縱走路線(裏銀座縦走コース)之上,形似鷲鳥展翅而名。近山頂處有一火山湖名鷲羽池,至今鷲羽池火山仍屬活火山。

水晶岳,又名黑岳,標高2986米,山之上部曾開採水晶而名,是北阿爾卑斯山脈中最偏遠的山,一般需花上約兩至三日方能完成。

雲之平(雲ノ平),並非山名,而是祖父岳火山形成的一個溶岩臺地,與室堂平和五色原(五色ヶ原)成因相同,屬日本最高的高原。因位處北阿爾卑斯最深處,被喻為「日本最後之秘境」。

鷲羽岳︰三俁山莊~割物岳分歧

是日將登上本次行程最後兩座百名山,屈指一算連同鷲羽岳和水晶岳,已經登上了十三座,回想起來,還真是瘋狂。有過數日經驗,深知今日的步程不會太長,頭三日緊張的心情不再,悠然自得。伴隨晨光照亮槍穗連峰吃早餐,整理好行裝便昂然起步。三俁山莊後的山徑繞過林帶,橫走至鷲羽岳下的山坳。背後的三俁蓮華山已被陽光照射,但登山徑仍被鷲羽岳的陰影所遮,清勁東風令身體感到頗寒冷。登頂的路非常直接,就是一條直線直登山頂,倒是路途陡峭多碎石,需有規律地拾步而上。背後除了三俁蓮華岳外,還可望見雙六岳;遠方的御嶽山比數日前變得相對接近,依舊是噴着煙的模樣。

日出槍岳

鷲羽岳

登山路

回望三俁蓮華岳

登山中的人

登山時間預計接近兩個鐘,結果只花了一個鐘便完成。臨近山頂,右方可看見鷲羽池,一個相當美麗的火山湖,周邊還保留了相當完整的環形火山口,後方就是無雲遮掩的槍穗稜線,匯自然奇觀於一景。抵達山頂,標高2924米,盡覽周邊山頭︰割物岳(ワリモ岳)、水晶岳及赤牛岳稜線、三俁蓮華岳及藥師岳、猶如破火山口的黑部五郎岳,還有後立山連峰稜線,既陌生,又熟悉的山。正當我起步離開之際,雲層來到穗高岳山腰,眼見雲瀑正在形成,又駐足欣賞許久。

鷲羽池

鷲羽池與槍穗稜線

遠處為水晶岳,近處為割物岳

藥師岳

黑部五郎岳

鷲羽岳頂上

雲瀑將至

割物岳,標高2888米,東側是絕壁,夾在鷲羽岳與水晶岳之間。離開鷲羽岳,山徑在割物岳西坡橫過,山頂是一堆亂岩,正途並不登頂。此時回望太郎兵衛平,雲層如海嘯一樣,將中之俁岳吞噬,下一步恐怕是雲之平。昨晚天氣預報,指今日下午三點會落雨,機率超過70%,由於時間正好在我抵達山莊之前,沒有太過在意,但此刻看見雲層湧至,一度擔心在雲之平便遇上大雨。

割物岳

回望鷲羽岳

雲海已至太郎兵衛平

割物岳山頂

雲之平山莊

回望割物岳

水晶岳︰割物岳分歧~水晶岳~割物岳分歧

橫過割物岳山腰後來來割物岳分歧,這裏是重要的交匯點,下走至雲之平或經黑部源流至高天源溫泉(已結束本年度營業),後至鷲羽岳,前往水晶岳。不少登山客在此放下背囊,以輕裝形式攀登水晶岳。由於我習慣背着背囊,不但有保暖作用,更可保護脊骨,便決定多捱苦一下。左方山谷,是名為黑部源流之地,即黑部湖的發源地,後方是龐大的藥師岳山體,左側高地就是雲之平。

水暗岳

黑部源流及藥師岳

橫路接上山脊,是相當平坦的砂地,未受雲層影響,太陽仍舊猛烈的照耀。輕快的路段止於已結束營業的水晶小屋,這裏有山徑經野口五郎岳及烏帽子岳抵針之木谷或高瀨湖。雲層已抵達黑部五郎岳,三俁蓮華山只望見一半。眼前的水晶岳變成如狗牙般的稜線,山徑在崖壁中橫移,腳下就是黑部川。當中有數個險位,宜小心行事。細心留意地面,的確有不少水晶——也就是石英石,在陽光照耀下閃閃生輝。最後登頂的路,盡是亂石,輕攀數步,登上標高2986米的水晶岳。再往北走,經赤牛岳接讀賣新道(読売新道)可抵黑部湖。與鷲羽岳一樣,也是盡覽群山的勝地。風勢凌厲,除了感到寒冷,亦覺水氣漸重,雲之平已被雲層遮蔽,相信來到水晶岳亦不會很久,從速原路下山。出奇地來到水晶小屋,頭頂上的雲霧散去,使在屋外小休一下,順便吃點東西補充體力。重回割物岳分歧,祖父岳已在白濛濛的迷霧中。

祖父岳

雲瀑出現

野口五郎岳

水晶岳東稜

雲襲雲之平

三俁蓮華岳及黑部五郎岳

水晶岳最後登山路

已見山頂

鷲羽岳,遠方為槍穗連峰

赤牛岳,遠方為立山,右後方為白馬岳

水晶岳頂上

後立山連峰

雲海將至

雲之平︰割物岳分歧~藥師澤小屋

於割物岳分歧往下走,可沿溪邊至高天原溫泉,不過今日已結束營業。於岩苔乘越,左走下降至黑部源流,橫腰祖父岳西側,接上雲之平營地;而我則直上祖父岳。標高2826米的祖父岳,是一座古火山,周邊仍看見不少火山石,胭紅或粉紅,就像金魚街那些火山石一模一樣。祖父岳山頂極平坦,可惜高處被雲霧所掩,無景可觀。下山路須穿過散佈在西坡的岩礫,不久接上雲之平的木道。

岩苔乘越

前往祖父岳

火山石

祖父岳頂上

雲之平

祖父岳下的礫石

此木道本來是穿越營地,可是為了保護高山植物,已改道至右方崩塌地。此處本來是欣賞水晶岳的好地方,如今只看見下半部的山體。來到希臘庭園(ギリシャ庭園),是一片平坦的濕地,秋日沒有甚麼特別。盛夏花季,雲之平爭艷之景叫人讚絕,故日本人將這裏劃成多個地區,通通冠以庭園之名,希臘庭園也是其一。盡處有一間梯形狀屋頂的山屋,是雲之平山莊(雲ノ平山荘),看看手表,剛好正午,時間多得嚇人,於是放慢腳步,走進山屋,悠閒地點了一杯咖啡和一碗拉麵,優哉悠哉地休息。習慣繁忙的我,卻停不了多久,一小時左右,便繼續上路。

封路

木道

崩壞地

希臘庭園

水池

雲之平山莊

天色漸差,即使現在落雨亦不足為奇,眼見還差些許路便抵達今晚留宿之地,於是便加快腳步,盡可能不用濕身的狀態下抵達。在大急降前,全是木道,但木道並不完整,有些還會像搖搖板一樣在動。穿梭於林中,木道的盡頭是較為原始的路段,小心尋找正確的路,不然會迷失在林中。山徑漸變得急斜,石頭略濕且滑,幸好天仍未下雨。這段漫長的路,越走越不安,一直在想會不會遇上熊,步伐就愈來愈快,唯一令人安心,就是身邊在涸澤買的熊鈴。走着走着,漸聽見水聲,原來已接近藥師澤(薬師沢)河邊。秋日水少,尚可沿岸而行,但看河邊的鐵梯,便知水豐之時,水位有多高。藥師澤水色呈透明藍綠色,河岸伴着紅葉與黃葉,異常美麗。走過藥師澤吊橋,來到藥師澤小屋(薬師沢小屋),見負責人已在拆除屋外設施。

木道

太郎兵衛平

林中抬頭

此處開始路難辨

較低處仍見紅葉

藥師澤

藥師澤小屋

藥師澤吊橋

房內窗外望

辨理手續後,只見有一名女住客在床上。負責人問我沿途還有沒有人,恐怕今晚只有兩名住客。時間尚早,買了點小食坐在屋外吃,怎料才一會便下起大雨,真慶幸自己在下雨前抵埗,然後不到一刻鐘,太郎兵衛平方向跑來一個男人,全身濕透,他是本日最後一名住客。晚飯時間,三人聚首餐桌上,閒談間方知道我不是日本人;那名女士由沖繩前來登山,由折立出發,若明日天氣好會登水晶岳;男的則由關西前來,目的地同為經雲之平上水晶岳,看來只有我一個往太郎兵衛平方向。晚上,狂風暴雨,屋外風聲四起,樹葉吹得在半空翻滾,有過後立山連峰在風雨中縱走的經驗,不太擔心天氣,唯一令我擔憂的,是明日落山前登太郎兵衛平的路途,有三處過澗位,照理來說,不會水位暴漲,但卻成了整晚的心結。

晚飯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