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立山連峰縱走D7︰立山連峰縱走第六日

日期︰2014-10-03
路線︰薬師沢小屋→太郎兵衛平→折立→富山


急降一千多米,對於習慣急降黃龍坑郊遊徑或是鳳凰山天梯的我來說並不困難,但有過在柏原新道滑倒飛墜山邊的經驗,還是小心行事比較好。

立山連峰縱走最後一日,嚴格來說,昨日起的路段屬裏銀座縱走路線;今日的路段,僅僅由藥師澤經太郎兵衛平至折立,時間需約六個鐘。由於折立的對外交通非常疏落,每日僅有兩班巴士來往富山,一般來說倚靠的士或是私家車比較穩妥。

那名來自關西的先生,早在日出前已經出發,吃早餐時只剩下來自沖繩的小姐和我。山莊外仍舊風雨飄搖,我問她是否仍上水晶岳,她表示天氣持續這樣子就不會登頂。還真是可惜。由於時間充足,決定留在山莊內等待雨勢減弱方出發。沖繩小姐已經向雲之平方向出發,在雨中登上那段林路還真叫人失去意志。約莫半小時,雨勢減弱,我也背起背囊出發。

太郎兵衛平︰藥師澤小屋~太郎平小屋

離開藥師澤小屋,屋後有急登的山徑走至溪邊的崖頂,回望藥師澤兩岸,皆是灰白的直壁,由於河道規模比起香港的澗道相去甚遠,恐怕只有黃龍石澗的三龍峽,或是昔日大城石澗的雙城峽(即今日的下城石澗)方能比擬。天雨未停,但至少只屬毛毛細雨。昨日在祖父岳遠看地勢,已知道今日即使好天亦無甚景觀,路線走在河川交匯的山嘴及植被豐盛的森林,這種稍涼不曬的天氣或許更加舒服,但原來僅限河邊一帶的路。

屋後往太郎平

藥師澤

河谷的路

山泥傾瀉

濕滑的木道容易滑倒,過往亦有甚多意外發生,快步行走之餘,亦得小心步履。在離開河谷前,有兩處徒涉點,但便橋未拆,水量不太,仍可安心前行。離開河谷,緊接是一段在林中的上升路段,此時霧氣漸濃,雨勢亦有變大之趨向。無風的時間,令人汗流浹背,至路徑變得平緩,已是太郎兵衛平的邊緣。再次踏上步道,雨勢忽然變大,而且大得誇張,幸好快到太郎平小屋,立即奔過到屋外的簷下避雨。

過河

河邊平地

臨時木橋


太郎平小屋

折立︰太郎平小屋~折立

此刻不過九點,若果繼續落山行程,相信中午前必定抵達,雨勢大得讓人卻步,決定在太郎平小屋避雨,希望雨勢減弱方繼續行程。走進山屋,直接坐在玄關處,下雨中的高地相當寒冷,點了一杯熱咖啡暖和一下。向山屋的負責人詢問了折立的交通,得知已停駛的巴士有加班班次,一日一班,於下午兩點鐘開出。這無疑是一個好消息,我可省下約一千元港幣的車費!由於時間尚早,安心的休息,靜待停雨。此時,兩名歐美人士準備出發,我便搭棚問他們是否回到折立乘坐巴士。也許語言不通的關係,當他們聽見英語之時,滔滔不絕的跟我談話,我也好像許久沒有暢所欲言一樣,亦跟他們不斷說話,但看來他們誤會了一點︰我並非日本人。

我不是一個可以安安靜靜待着的人,未到十點,即使仍下着太雨,決定繼續行程,反正待着,倒不如早點到折立休息吧。下降至折立的路,上半段都是用石頭砌成,不算是好走,但至少不是爛泥樹根路(這種路多數出現在低海拔山區)。急降一千多米,對於習慣急降黃龍坑郊遊徑或是鳳凰山天梯的我來說並不困難,但有過在柏原新道滑倒飛墜山邊的經驗,還是小心行事比較好。整個行程首次穿上防水外套跟防水褲,逐漸追過在我先頭的人,包括那兩名外國人。後來遇上不少選擇在此路登山的登山隊,逐一打個招呼。來到爛泥樹根路,不再寒冷,雨也停下來,多走約半小時,抵達折立。這個登山口喚作藥師岳登山口,標高1356米,入口處有一座十三重塔,用來紀念愛知大學登山部遇難的十三名學生。立山連峰縱走之旅,到此為止。

巨木

十三重塔

太郎坂

藥師岳登山口

離巴士開出還有兩個多小時,進入休息室整理行裝,將自己打扮得較似一個人。買了一樽飲料,等待巴士到站。回到富山的巴士車程約三個鐘,除了和那兩名外國人閒談幾句外,都是呆呆的看着車窗和睡覺,雨勢一度增大,但回到市區已無一滴雨。回到酒店沖洗全身,打開電話,方知在我離港後,香港發生了波瀾壯闊的「遮打革命」(Umbrella Revolution),縱使出發前已有預感,但未料到事情發展成這樣。激動不已的追看這一個星期的新聞,直到肚子餓的忍受不住,才放下電話,走到富山驛旁曾光顧過的「白蝦亭」(白えび亭)吃飯。飯後到超市閒逛,買了些都是吃的手信,返回酒店再次追看新聞。即使明早將乘坐七點幾的巴士返回名古屋,這個晚上,直到凌晨一點鐘方願意就寢。

往富山的巴士

將落成的新JR富山驛

白蝦飯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