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鵝山拆「我要真普選」直幡的那一日,我遇上了疑似反佔中行山客

日期︰2014-11-01
路線︰茶寮坳→南脊高危→鵝肚棧道→南脊高危→茶寮坳


本文首刊於輔仁媒體

十月卅一日傍晚,網上有人張貼一張在危崖展示「我要真普選」直幡之相片,行山人士一看便知是自殺崖。雖然不及獅子山般震撼,但在彩虹、彩雲及順利一帶應該看得見。當大家仍在猜測是否改圖時,已經有人證實其真偽。

鑑於獅子山之直幡未夠廿四小時便遭拆除,我決定待天亮便動身出發。

好久沒有經茶寮坳上山,孤身上路,為省車資,由啟業邨經德望學校抵茶寮坳,經過札山道入口後抬頭已能望見鮮黃色的直幡。清水灣一號起步,未幾追上前行的一人,那是身穿白色制服的漁護署職員。他問我是否記者,看來清拆行動即將展開。來到「崎嶇高危」分叉路口,見「崎嶇」路口側的樹上貼有「我要真普選」貼紙,還有大量引路絲帶。走「高危」,於山坡中橫移,歷夏日植被甚密,幸前來者已將路徑打通,尚可通行。回首見該名白衫職員聯同一名便裝和另一名白衫同事隨後,我沒有多理會,繼續往上走。


約半個鐘,抵鵝肚棧道入口,與一名老翁對望,他示意方向,沒有作聲便難去。才數步之遙,直幡堂而皇之在自殺崖上展示香港人的決心。不知有心還是無意,直幡略去「遮打革命」或「雨傘運動」等字眼,免卻爭拗。直幡在風中飄揚,紅繩緊緊拉着旗幟,我沿鵝肚棧道橫移,頭上不斷發出直幡搖動的聲音。走過自殺崖崖底,不久來到鵝肚石河入口,在此休息,再決定下晝行程。


未幾,有數人將至,初時以為是剛才那三名漁護署職員,但原來是四名行山人士。其中一人突然上前質問掛直幡的人是否我,在這種不符時間及能力的判斷下,我斷然否定(直幡是昨日傍晚出現,我亦沒有獨自垂降的能力);他再進一步以無禮的態度再質問我為何一人在此地休息,令人無名火起,只簡單回應為何不可(誰定下甚麼人數在哪裏休息?);他繼續質問我如何解釋手上的單鏡反光相機和大背囊,我內心笑了,不再回應他(相機跟直幡有甚麼關聯?背囊我只有一個,內裏有求生用具、急救用具,還有攝影器材,何以不大?),於是乎,他走近我身邊,企圖查看我的相機和背囊。不果,隨後的友人說我獨自來到這裏很厲害,問我可否拍照,我拒絕。最後,他們接上佇鷹脊離去。

事情有點不明所以,並沒有太過在意。此刻聽見遠方傳來呼喝聲,看見有人在自殺崖上,心感不妙,恐怕是民安隊前來拆卸。立刻沿鵝肚棧道回走,在崖頂的民安隊落下不少碎石,身處崖底,聽着石頭掉下的聲音,只能快步離開。起比直幡,他們落下的石塊更加危及行山人士的安全。後來我坐在林中一個石排處觀看他們行動,不時聽見林中傳來聲音,一度擔心有行山人士走過,但看來只是石頭掉下或是直幡搖動而發出的聲響。



待了一會,動身回到棧道入口,那是欣賞自殺崖最佳位置。原來,此地已經聚集了約十名的行山人士,還有漁護署的職員,他們似是在和民安隊聯絡,從遠方引領他們垂降到正確位置。現場除了行山人士,只有蘋果日報的記者在場,訪問了幾位在場的行山客。整個拆卸行動約三鐘,大家都默默或站着或坐着,見證懸掛在傲視九龍半島及香港島北岸、九龍山脈最高的山的直幡遭拆除、遭卷起並吊上崖頂。眾人無奈,亦只能無奈。直幡可拆,人心焉能拆;心中的納喊,終化成力量。



原路落山,遇上遲來的行山客,有些大叫不值、有些嘆謂遲來,令我差點動容的,是遇上一對夫婦,婦人問我有否看到直幡,我說剛被拆卸,婦人深感可惜外,問我有否拍到照片。當我告之能拍下歷史一刻,她竟連聲道謝,身體莫明奇妙的抖擻一下,此微不足道之舉,換來感激之情,叫人百感交雜,五味雜陳,也只能回應「唔使客氣」。回到「崎嶇高危」路口,引路絲帶猶在,獨欠「我要真普選」貼紙。重踏清水灣道,仰望鵝肚列崖,與今早相比,總覺有些缺失。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