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巴2015 D6-7︰巴達斯河

日期︰2015-04-05~06
路線︰Kota Kinabalu → Beaufort → Pangi → Sungai Padas → Rayoh → Beaufort → Kota Kinabalu → Hong Kong


巴達斯河(Sungai Padas)位於沙巴丹南市(Tenom),所有前往的旅客都是為了一嘗溪流的滋味。由於受雨量影響,數日前巴達斯河仍未有足夠水量作激流活動,拜日前的一場雨,令我們不致掃興。一般行程會在邦宜(Pangi)出發,Rayoh 吃午餐,於 Halogilat 結束,但因水量不足,我們這次行程在 Rayoh 完結。前往激流起點,須花數小時車程,當中包括一個多鐘頭待在悶熱的鐵皮車廂(單程),是否值得,見仁見智。

天未光,一行八人便由酒店出發,由亞庇乘車前往保佛(Beaufort)車站,兩個多鐘頭行程,我們一直睡到終點。在保佛車站附近吃早餐,時間不足,我們甚至得放棄尚未吃完的食物,只為及時趕上火車,但沒想到這班火車竟延誤了最少半句鐘。習慣在急促城市生活的我們顯然不太習慣,但對於當城的居民來說似乎並不是甚麼大問題。旅行就是叫我們認識到,世界上有許多種不同的生活方式,來到別人的地方,便是配合人家的生活模式。入鄉隨俗,總不會要求人家跟我們說廣東話。

保佛站

電線上的鳥群

等待火車開出

終於可以上車

鐵皮火車開出,窗口的風並不能便我們降溫,漸漸習慣車廂之間的碰撞聲,左搖右擺的列車叫人昏昏欲睡,睡着了又被滿身大汗喚醒。如是者,光陰似乎過得特別慢。領隊呼喚我們,還有其他同行玩激流的旅者落車,不久又着我們上車,似乎巴達斯河的變化令行程一直在變。來到另一個車站,這次真正的落車,再換上另一列火車,前往邦宜。

車票

窗外一景

落車

沒有閘口的車站,落車就是路軌,彷彿回到廿多年前的時空。踏過草地,走進我們的大本營。先將不必要的行李放在這裏,此地將會是我們的終點,然後再次踏上車廂,前往起點邦宜。

路軌一景

回望火車站

激流後午飯之地

負責人向我們說明接着的行程和注意事項,穿上救生衣、戴上頭盔,學習泛舟技巧,最重要,是學會如何不掉落河中,還有掉進河中如何處理。

繼續坐火車

邦宜站

小火車

穿上裝備

這段數公里的激流,約有九個關卡,一旦坐上橡皮艇,只能逐一衝破。首兩個遇上的急流只算小試牛刀,讓我們習慣之後,便出現一個難度頗高的急流。橡皮艇在波浪谷間浮沉,除了大叫,沒有更合適配合現場氣氛的動作。其中一名船員拋離橡皮艇,因早有心理準備,並沒有太驚慌,倒是發出獸性的叫聲,興奮至極。正當我們「欣賞」在急流中無助的船員時,橡皮艇擱淺,卡在瀑邊上的一塊巨石。船後兩名專家使出全力將艇推回水流之中,我們自轉了一圈,掉進瀑布之中,再一口氣衝出水面,冷靜過來,看見遠方已飄浮到平靜流水的船員成為另一艘艇的船員拍攝對象。

艇落水

人落水

試水時間

隊友不幸落水

擱淺

拉起掉進水中的隊友

救起該名船員,我們漸入佳境,很可惜地再沒有船員掉進水中,大家都好醒目地住橡皮艇內倒下。呼聲未止,急流漸止,兩小時行程瞬間結束。我們來到 Rayoh 上岸,肚腹傳來叫聲,正是午餐時間。吃過豐盛午餐,沖身、替換衣物,炎夏使得衫褲瞬間變濕。乘搭火車,回到保佛,再坐兩個鐘頭車抵達亞庇,已是傍晚。

飄流時間

乘風破浪

全員安全

無問題!

激流完後合照

午飯

回到保佛

返回酒店稍作休息,出動去佑記茶室品嚐肉骨茶,然後在市內的土產店購買手信,好好準備明日回港的事宜。

佑記肉骨茶

晚飯

羿日,由於我們回港的班機並不一致,天尚未光的時候,我得安靜的離開房間,和同行的兩名成員一起坐車前往機場。待辦理好登機手續後,買了些東西作早餐。侯機室內有土產店,亦順手在起飛前買了一盒雪條。回到香港,才不過九點幾,吃個正式的早餐,才道別各自回家。

凌晨的亞庇機場

等待登機

維多利亞港

沙田谷

機場人工島

早餐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