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婆羅洲(砂勞越、沙巴)D7︰姆祿國家公園第四日

日期︰2015-07-03
路線︰姆祿→亞庇


是日行程由 camp 5 撤出至姆祿國定公園總部,然後乘坐飛機至沙巴洲的亞庇,休息半日。昨晚跟 Nick 商討過今日聲機的安排,廚房大姐亦在場,五點幾起床梳洗,她已在廚房準備早餐。為了能趕上班次改早的飛機,我們準備妥當,隨時出發,就等待時鐘踏正六點,就連事不關已的 Sonia 亦坐在餐廳等待出發。六點零五分,我們五日呆坐,其他的住客亦相繼起床,就是不見 Nick 的蹤影。我走進廚房向大姐查詢 Nick 已床了沒。不出所料,Nick 仍在睡覺中,他懶洋洋的起床,叫我們先行出發。

離開 camp 5

回走與前往 camp 5 的路,平緩的九公里泥路直達 Melinau River。當時已在擔心船夫會否遲到,因此行最難預計的,正是必須推船的一段路程。絲毫沒有鬆懈且均速前進,九公里的路花上兩個半鐘頭,太陽漸升,陽光於樹冠間透進林中,踏過兩道吊橋,終於來到河岸邊。

過吊橋

Melinau River

淙淙水流經過眼前的淺灘,放眼四周,不見船影。我們坐在河岸等候,接近半小時,Nick 和 Sonia 終於抵達。我問 Nick 長船何時來到,他只說正在前往,然後就拿出電話玩遊戲。乾等不是辦法,但亦只能靜候船隻前來,由未到八點半,呆等到九點半,超過一句鐘,長船終於抵達(包括不屬我們的長船)。這完全符合我們的推測︰Nick 沒有知會船夫提早抵達,終於船夫跟據慣例,於九點半抵達河岸,接待預計十點來到河岸的訪客;Nick 完全沒有上心,在出發一刻對更改了的飛機班次毫不知情,當昨晚他知道之後,已無法與船夫聯絡;是故,他早知道提早出發根本無意思,大安旨意睡覺睡天光。Sonia 對着我苦笑,我們趕緊上船,長船出發之時,正值九點四十五分,離飛機起飛時間,還有一百分鐘。

我問 Nick 回程需要多久,他答我只花四十五分鐘,說實話,我毫不相信。在這種想快卻不能快,推船多過坐船的行程,眼見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實在不是味道。水位比兩日前更低,即使順水推舟,亦不見得輕鬆。經過清水洞,來到 Penan longhouse market,Nick 似乎跟村口和船夫有些許爭執,然後心有不忿似的跳船上岸。Sonia 和我們完全不知道發生甚麼事,「He leave us」,Sonia 回首跟我說。

未肯定他的名字,但請小心此 guide

由 Penan longhouse market 到公園總部仍有一段距離,Sonia 說我們很像遊戲節目「Amazing Race」一樣。她很清楚我們的狀況,現今面對最大的問題,就是如何返回機場,她表示願意幫忙尋找交通工具。後來我們推測,村裏的人已經知道事情因由(因為這裏的人基本上都是生活在姆祿國家公園內的村民),並勸說 Nick 提早幫我們安排交通工具,故他才會心有不甘落船,不然他會回到總部才斯斯然的安排。

抵達總部碼頭,我第一時間跑到公園總部的辦公室,拿回我們的行李,怎料遭一名白衫大漢攔截,問我是不是趕往機場,我急得沒有懷疑他的身份,同行離開公園總部。離飛機起飛還有十分鐘,他說不用着急,我可是急得要死,問他車輛在哪裏。他駛來一輛電單車,先載一人前往機場辦理登機手續,剩下的人,他的妻子將會前來迎接。沒多久,一輛又殘又舊的黑色私家車前來,着我們擺好行李,出發往機場。十一點二十分,抵達機場,由於已經辦理登機手續,加上機場簡陋,在場的工作人員皆知道我們的身份,安全檢查、過關,瞬間完成,來到候機室,才一會便開始登機。步出登機室,登上小型雙螺旋槳飛機,身上的衣然仍然濕潤,時值十一點廿五分,準時起飛,六小時前仍身處熱帶雨林深處的我,此刻卻在飛機上。母親笑說,剛才迎接我們的兩人,好像電影中幫助逃難主角的好人配角。行色匆匆,離開碼頭一刻我沒有向 Sonia 道別,聽父母所言,在他們離開之時,Sonia 有主動道別,算是了結了一段緣份。

姆祿機場

飛機回到亞庇,是熟悉不過的環境。乘坐的士前往市中心,來到下塌的酒店,心想中伏!大堂內有大量嘈吵的中國人,我差點聽不到酒店服務員的說話。回到房間,立即梳洗,然後到市中心閒逛,飲飲食食。午餐與下午茶是喇沙麵和椰青布甸,晚飯本想再次光顧首選的珍珠海鮮酒家,卻不幸地遇上大裝修(四月前來仍在營業),退而求其次,選擇旁邊的雙天海鮮酒家。原來這家酒樓亦不俗,推薦螄蚶與琵琶蝦,吃得我欲罷不能。旁邊的服務生相當勤快,見碟面有垃圾,便立刻換碟。飯後在濕貨市場四處看,馬幣五元一公斤桔仔成為唯一的戰利品。最後走至天橋底,品嚐馬來西亞有名的貓山王榴槤。

椰青

螄蚶

琵琶蝦

貓山王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