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達加斯加D6︰Andasibe

日期︰2015-09-24
路線︰Andasibe → Antsirabe


Parc National d'Andasibe-Mantadia,全年有三分之二的日子皆會落雨,擁有大量特有稀有或瀕危物種,包括十一種狐猴,更是極為稀有的大狐猴(Indri indri,俗名 Indri)棲息地。於2007年,本國家公園列為世界遺產。而 Vakona Private Reserve 則屬私人保護區,設於酒店旁邊,因刻意餵飼食物而令狐猴經當於附近出沒,遊客可近距離與狐猴合照,商業味道重。Peyrieras Reserve Madagascar Exotic,是一個猶如嘉道理農場的地方,由法國自然學家 André Peyriéras 所創立及營運,園內飼養了馬達加斯加各種珍稀動物,包括變色龍、蜥蝪、蛇、鱷魚、蛙、蝙蝠、昆蟲等,來訪者可近距離欣賞各種嘆為觀止且難於在野外看見的動物,亦因位處安塔那那利佛和 Parc National d'Andasibe-Mantadia 之間而經常會順道參觀。

早晨的 Andasibe 相當濕冷,霧氣聚積於屋與屋之間,手表顯示室溫為攝氏十二度。早餐依舊是蛋和麵包的組合,喝杯暖咖啡讓身體稍為變得和暖。司機忙於將行李搬上車頂,眾人卻爬上車尾的鐵梯拍照。突然間,遠方傳來奇怪的叫聲,由遠至近,在場的所有人都靜下來。叫聲漸近,意識到是狐猴的聲音,想起書中提及過,那是稱為大狐猴溝通的聲音。立即拿出手提電話,啟動錄音程式,錄下兩分幾鐘,由遠至近,甚至在眼前林後走過大狐猴叫聲。大狐猴是一種極為罕見,且僅見於馬達加斯加東部低地及山地林。國際自然保護聯盟瀕危物種紅色名錄(IUCN Red List of Threatened Species)將之列為澦危,數目持續下降中。由於牠們溝通的聲音猶如唱歌,故當地稱呼這個奇景為「morning song」。

Feon'ny Ala Hotel

我們的客貨車



Parc National d'Andasibe-Mantadia

離開 Feon'ny Ala Hotel,客貨車開往 Parc National d'Andasibe-Mantadia,開始探索變色龍與狐猴之旅。在公園門口與國家公園的導遊會面,還未正式出發,立即傳來門外發現變色龍的消息,我們立即走到樹底,拍攝牠的美麗姿態。由於部份團員的相機只屬入門級,必須極近距離拍攝(或刻意拍攝近照),未知是否因而嚇怕變色龍,立即動身迴避,因其速度緩慢,倒沒有讓人吃白果。不過,令動物受到過度驚嚇的拍攝手法,是我極不認同的舉動。未幾,又發現一隻大小只有半隻食指的變色龍,顏色雖不及剛才亮綠般鮮艷,棕色皮膚卻有着如短角一樣的鼻。牠的身份,應該是鼻角變色龍(Calumma nasutum,英文俗名 nose-horned chameleon),屬於馬達加斯加特有種。

公園正門

變色龍

現場拍攝狀況

鼻角變色龍 Calumma nasutum

鼻角變色龍 Calumma nasutum

正式開始探索行程,導遊先介紹旅人蕉(Ravenala madagascariensis,英文俗名 travellers tree)這個馬達加斯加特有種,之所以叫旅人蕉,是因為以前來訪馬達加斯加的旅人,皆砍伐這樹的主幹,以獲得清水而名;而旅人蕉科,則只分佈於南非南部、馬達加斯加及南美洲東部的亞馬遜,一般在香港常見的園藝植物中,除了旅人蕉外,就是天堂鳥(Strelitzia reginae)。路徑走過一道橋,道遊說這條河在雨季經常泛濫,使得附近的魚塘不能作業而最終荒廢,更重要的,是鱷魚會在雨季游到此地,威脅當地居民。沿石級向上行,遇上兩種蘭科植物,又給我們介紹用來建屋頂的植物,還有毒性強得可以殺人的紅葉。

旅人蕉 Ravenala madagascariensis

上山路

用來建屋頂的植物

蘭科

Oeonia rosea

尋找狐猴

導遊突然間叫我往另一名導遊方向走,然後他靜悄悄的指向樹上,叫我細心察看。樹梢上有一隻冕狐猴(Propithecus diadema,英文俗名 diademed sifaka)正在覓食,頭部像披上銀白色長毛外套,與大狐猴一樣同屬大狐猴科,僅見於馬達加斯加東部低地森林和半濕森林。看牠在樹上做出各種怪異的動作,和世間罕見的生物透過相機對上眼睛,瞬間叫人忘記按下快門。由於冕狐猴頗為活潑,樹枝阻擋了視線便須尋找另一個觀察點,我們就像行澗時穿林一樣,竄進不同的角落,務求覓得最佳拍攝位置。在離開這個位置之前,更發現樹丫位有一條極其粗大的蛇,冕狐猴群亦有所警覺,圍繞牠不停觀察,以保群族安全。

冕狐猴 Propithecus diadema

冕狐猴 Propithecus diadema

體形巨大的蛇

緊接介紹了如恐龍糞便一樣的巨型蟻竇,發現長在路邊可愛小巧的地生蘭花,躲在露兜樹科植物後鮮綠的簷蛇(gecko,又叫壁虎、四腳蛇)。沒多久,我們遇上了今早在唱歌的大狐猴!頑皮地在樹上爬來爬去,令人難以一睹全相的牠,樣子原來相當趣怪,彷似剛剛睡醒一樣,耳朵如撓起的頭髮。

蟻竇

地生蘭

簷蛇

大狐猴 Indri indri

大狐猴 Indri indri

看過兩種大狐猴科(Indriidae)後,我們遇上狐猴科(Lemuridae)的褐狐猴(Eulemur fulvus,英文俗名 common brown lemur),其特徵是面部如小偷一樣似戴了黑色眼睪和橙紅色的眼睛,僅見於馬達加斯加北部及馬約特(Mayotte,馬達加斯加西北的一個小島,是法國屬地)。其中兩隻更跳到林底,直接在地面行走,可惜走在前方的團友未有低調跟蹤,沒多久便逃離現場。不過,即使褐狐猴跑掉,還可以欣賞東部毛狐猴(Avahi laniger,英文俗名 eastern woolly lemur),僅產於馬達加斯加東部濕潤森林的大狐猴科狐猴。

褐狐猴 Eulemur fulvus

褐狐猴 Eulemur fulvus

褐狐猴 Eulemur fulvus

東部毛狐猴 Avahi laniger

東部毛狐猴 Avahi laniger

與多種狐猴相遇過後,我們離開森林,走到陽光可以充分照耀的開揚地帶。這裏長潮一種野牡丹科植名(Dichaetanthera cordifoliaD. arborea),是長頸象鼻蟲(Trachelophorus giraffa,英文俗名 giraffe weevil)的棲身地。早在多年前看紀錄片時已認識此奇特昆蟲,屬馬達加斯加特有種,是此行其中一個目的。雄性長頸象鼻蟲的頸比雌性長兩至三信,使得牠擁有不合比例的長頸,猶如長頸鹿而名;而準母親會將棲身植物的葉卷起,以保護即將產下的卵,正是導遊手中拿着的「春卷」。

長頸象鼻蟲 Trachelophorus giraffa(雄)

嚇飛

長頸象鼻蟲 Trachelophorus giraffa(雌)

長頸象鼻蟲 Trachelophorus giraffa(雄)

保護卵而卷成的葉

再遇上看不清其外貌的狐猴,叫聲美妙的馬達加斯加短腳鵯(Hypsipetes madagascariensis,英文俗名 Madagascar bulbul)。再次走過木橋,又發現一隻疑似花膛螂科昆蟲,不久便回到公園大門。本以為探索旅程完結,卻又發現附近的樹上有兩種不同種的變色龍,導遊本來想講話作結,結果得等待大家拍攝完畢才能繼續說話。此時有名操西班牙文的遊客說了一聲「¡Hola!」,自然反應下竟回應他。他先帶點驚訝,繼而轉用英文問我們是否來自北京。當他知道我們來自香港後,爆出一句說話︰「No, Hong Kong is absolutely not China.」與這個國家公園的導遊告別後,我們立即前往下一站 Vakona Private Reserve。

馬達加斯加短腳鵯 Hypsipetes madagascariensis

樹蕨

疑似花膛螂科

變色龍

變色龍

Vakona Private Reserve

此地屬於酒店附屬的設私,商業味重,野生狐猴因人類刻意餵飼而習慣在此地出沒,一如日本長野的雪猴一樣。前往稱為狐猴島(lemurs island)的地方,須以獨木舟橫渡。走進疏林中,導遊以香蕉引誘狐猴出現。先有領狐猴(Varecia variegata,英文俗名 black-and-white ruffed lemur)現身,比大狐猴更加稀有,IUCN 評級為極危,本種有三種亞種,分別為南方黑白領狐猴(V. v. editorum,英文俗名 Southern black-and-white ruffed lemur 或 Hill's black-and-white ruffed lemur)、北方黑白領狐猴(V. v. editorum,英文俗名 northern black-and-white ruffed lemur 或 white-belted black-and-white ruffed lemur)及雜色黑白領狐猴(V. v. subcincta,英文俗名 variegated black-and-white ruffed lemur 或 pied black-and-white ruffed lemur)。可惜,牠搶走香蕉後便逃之夭夭。

Vakona Private Reserve

獨木舟

領狐猴 Varecia variegata

緊接另一種狐猴被香蕉吸引過來,牠曾為分類為褐狐猴(Eulemur fulvus,英文俗名 common brown lemur)的紅額狐猴(Eulemur rufifrons,英文俗名 red-fronted lemur),亦是馬達加斯加特有種。紅額狐猴毫不忌諱接近人類,更為了伸手取得香蕉而跳到我們身上,這一刻,正是與牠合照的好時機。離開之際,一隻灰馴狐猴(Hapalemur griseus griseus,英文俗名 eastern lesser bamboo lemur)以極近距離出現。牠屬小型狐猴,主要棲身於竹間,是馬達加斯加特有種。看着牠吃香蕉,表情之豐富叫人憐愛,其後更舔手伸脷,眾人直呼可愛。

紅額狐猴 Eulemur rufifrons

紅額狐猴 Eulemur rufifrons

用香蕉引過來

跳躍於人間

灰馴狐猴 Hapalemur griseus griseus

灰馴狐猴 Hapalemur griseus griseus

離開此地,客貨車繼續南下,經過馬達加斯加唯一的鐵路之交匯處,那是一條只限用於貨運的鐵路,簡單而言,馬達加斯加沒有載客鐵路。朝 Marozevo 前進,先在 Hotel Railovy 吃午飯。馬達加斯加的海鮮,最常看見會是一條完整的魚,直接香煎上檯。切開之際,還會冒煙,肉質一般,吃下去倒算味美。

油站

鐵路交匯處

過橋

Hotel Railovy 所在地

燒魚

Peyrieras Reserve Madagascar Exotic

由於今日將兩日行程壓縮在一起,行程會有點頻密,抵達 Peyrieras Reserve,已是夕陽西斜的時間。這裏飼養了絕大部份馬達加斯加特有種。首先看見是泛佈於非洲大陸及馬達加斯加的尼羅鱷(Crocodylus niloticus,英文俗名 Nile crocodile),然後是眾多動作緩慢、顏色多變的變色龍,更有餵飼表演,就看來訪者能否拍得到彈出舌頭一瞬間。然後,向我們展示兩種馬達加斯加特有種蛙︰蕃茄蛙(Dyscophus antongilii,英文俗名 Madagascar tomato frog)及金色曼蛙(Mantella aurantiaca,英文俗名 golden mantella)。隨後還有同樣為馬達加斯加特有種的馬達加斯加樹蚺(Sanzinia madagascariensis madagascariensis,英文俗名 Malagasy tree boa)和鼻尖特長、外形古怪的葉刀蛇(Langaha madagascariensis,英文俗名 Malagasy leaf-nosed snake,又叫馬達加斯加藤蛇)、不少顏色鮮艷或擁有極強保護色的簷蛇,例如馬達加斯加殘趾虎(Phelsuma madagascariensis)、木紋葉尾壁虎(Uroplatus lineatus和巨型葉尾壁虎(Uroplatus fimbriatus,英文俗名 giant leaf-tailed gecko)、馬達加斯加果蝠(Eidolon dupreanum,英文俗名 Madagascan fruit bat),還有外貌討好,爭食白蟻的時候卻面露兇相,產於馬達加斯加的單屬單種動物無尾蝟(Tenrec ecaudatus,英文俗名 tailless tenrec)。待太陽開始落山,我們才依依不捨離開這個地方。

Peyrieras Reserve Madagascar Exotic

尼羅鱷 Crocodylus niloticus

變色龍

變色龍

捕食一刻



蕃茄蛙 Dyscophus antongilii 及金色曼蛙 Mantella aurantiaca

馬達加斯加樹蚺 Sanzinia madagascariensis madagascariensis

馬達加斯加殘趾虎 Phelsuma madagascariensis

無尾蝟 Tenrec ecaudatus

馬達加斯加果蝠 Eidolon dupreanum

巨型葉尾壁虎 Uroplatus fimbriatus

極強保護色,木紋葉尾壁虎 Uroplatus lineatus

飛鵝

葉刀蛇 Langaha madagascariensis

緊接是一段漫長的車程前往 Antsirabe,累極而睡的我們一直睡到差不多九點鐘,依然未抵今晚的酒店。由於這個時間,幾乎所有的店舖都已關門,Anja 憑着其人脈關係,找到一間酒店附近的薄餅店,請求延遲關門。這家佈置精美的薄餅店,即做薄餅,還用上炭爐烤焗,味道偏鹹卻極合我的口味。今晚入住的酒店 H1 Hotel 就在附近。

Antsirabe 一間餐廳

店內

美味薄餅

H1 Hotel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