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達加斯加D7︰Lac Tritriva、Lac Andraikiba

日期︰2015-09-25
路線︰Antsirabe → Lac Tritriva → Lac Andraikiba → Morondava


Lac Tritriva 是一個火山湖,水深達160米,位處 Belazao 村附近,由 Antsirabe 駕車前往,亦只是兩個鐘頭左右。火山湖有一個奇怪的地方,就是水位於夏季上升,雨季下降。這是因為火山湖的周邊的火山岩於雨季大量吸收,至旱季時飽和而釋放多餘的湖水,形成這種看似不合常理的現象。

早餐後離開 H1 Hotel,離開國道七號轉入國道三十四號,四周環境難再見多層建築,盡是荒野、稻田和單層房屋。未幾,道路有一道石框,寫着「Lac Tritriva」,也就是此湖的入口,道路伸延至火山口邊,客貨車停下,便引來大量村民湧至,向我們兜售當地生產的紀念品,包括用玉石製品和化石。如斯場景有如小時候去中國旅行遇到的相似,各種類似卻又帶點不同的紀念品令人花多眼亂。小童會向你介紹他的身世,表示沒錢讀書,希望遊客可以買點東西以資助他們。這是事實,亦是兜售的手法。剛到這個景點,尚未觀光,何來會買手信?是故,我們極力擺脫他們。當大家走進火山口邊的環湖徑時,他們才止步,靜候我們繞一圈回來。

H1 Hotel

牛車

用頭頂物已見慣不怪

Lac Tritriva

下望鄉村

Lac Tritriva

村民湧現

由於火山湖曾是火山口,在山腰爆發後再遭雨水填滿,湖邊峭壁一邊高一謗低,雪白的片麻岩(一種變質岩)直壁襯上深藍平靜的湖水,烈日下清風吹過,除了卷起地面的泥沙外,是相當宜人的圖畫。這個湖有一個傳說。話說有對相戀情侶的婚事遭父母反對,而雙雙跳湖自殺,後來有人發現他們轉世成兩棵樹長在湖岸邊。至於是哪兩棵樹,我就沒有追問下去。環湖徑最低點可伸手獨及湖水,由於湖水含有某種成份,不利生物,故此湖基本上無魚類等生物生存。湖的另一邊有一條深峽,在這個位置看 Lac Tritriva,形狀甚似非洲。再次回到上車位置,村民再次湧前兜售,若感興趣,可以壓價至不超過 Ar5,000,雖然品質未必及得上安塔那那利佛,但這個價錢你絕不可能於安塔那那利佛買得到。


湖邊合照

留影

合照

雪白的片麻岩

奇怪的花

像非洲的形狀

沙塵滾滾

離開 Lac Tritriva,才不過十分鐘,便來到另一個湖 Lac Andraikiba。這不是火山湖,卻是昔日法國人的休憩地,據說可以騎馬環湖。湖邊有大量售買寶石的店舖,聲稱是真貨,價值倒不昂貴。我沒有鑑識能力,對原石以外的晶石不感興趣,只草草觀賞。

寶石店

Lac Andraikiba 岸

湖邊

離開 Lac Andraikiba,開始近八個鐘頭的車程。由於國道三十五號路沿較差,一般會取道國道三十四號,再南行接回國道三十五號至 Morondava。在馬達加斯加的路上,會漸漸習慣馬路實際是一條牛路,不時都會遇上牛群於路上緩慢行走。由於日久失修,公路部份路段路況甚差,路面凹凸不平,當地的小孩會用泥沙填滿坑洞,當有車經過,便作狀修路,向車上的人要錢。司機多數會給予每人約 Ar200,據 Anja 所說,這種動作亦不失為有益於人,尤其晚上駛經此路,會較為安全。客貨車離開山區,高度計由安塔那那利佛的1300多米,下降至接近水平線的高度,遇上一間因錯誤而將十字架倒轉的教堂,初時還以為是敵基督之類的東西。然後,我們來到馬達加斯加最熱的城市 Miandrivazo,正值午飯時間。

趕牛

修路的小孩

倒十字架的教堂

Miandrivazo

飯後再度出發,不久遇上一群載歌載舞的人,那就是馬達加斯加的傳統 Famadihana,可以譯成「與死亡共舞」。村民會將屍骨起出,重新包裹,抬起屍骨伴着音樂跳舞。此風俗起源不可考,但似乎不是遠古風族,而是於十七世紀由東南亞流傳過去。公路經過幾條大河,其中一條名為 Riv Tsiribihina,這是一條我們將會在後日遊覽其下游的河流。欣賞過日落後,驅車前往 Sun Beach Hotel 休息,為明日行程作準備。

Famadihana

Riv Tsiribihina

燒地

河灘落日

河灘

落車影日落

日落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