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達加斯加D16︰Isalo National Park

日期︰2015-10-04
路線︰Ranohira → Tuléar


Isalo National Park,位處馬達加斯加西南部,以多變的地形聞名,主要由砂岩組成,深峽之中綠意悠悠,深峽之外彷如荒漠。當中有著名的象腳植物(elephants foot plant)蓮座棒錘樹(Pachypodium rosulatum),是訪客必看的植物,與 Andringitra 所見的密花棒錘樹(P. densiflorum)同屬,冬日到訪,更可一窺這種馬達加斯加特有種盛放的黃花;標誌着馬達加斯加獨有的進化史的代表動物環尾狐猴(Lemur catta,英文俗名 ring-tailed lemur)亦在此地可見。這裏有數條行山徑,走澗、穿峽、登頂,盡見地形與植被的變化,是一個相當精彩,亦相對輕鬆簡單的一個探勝地點。

酒店座落絕妙的地理環境,醒來往窗外望那一刻感覺零舍特別。房外有一個露天場所,與泳池相對望,特意將早餐拿到室外,享受奢侈的時光。縱然氣溫甚低,晨光卻為心靈帶來溫暖。房間位於小岩峰谷底,而餐廳則處於峰頂;輕登峰頂,可俯瞰酒店周遭的環境。吃罷早餐,雖然經過三日的登山行程,大家依然精神飽滿,相信要應付是日的半日行山,絕無問題。

早餐

泳池

客貨車駛到 Isalo National Park 辦公室門口,Anja 為我們辦理相關手續。與國家公園的嚮導會面,他隨即提醒我們切物用手指指向任何東西,因原住民在此地有不少墳地建於崖中,不知何時會誤指而被視為不敬。另外,他告訴我們馬達加斯加的男人在娶老婆前,必須偷取一隻牛以示其能力,這個傳統至今仍未有變。我們笑問他與 Anja 如何偷牛,他們皆說離家數日,然後買一隻牛回去。信不信由你。說罷,客貨車已抵達行山徑入口 Namaza,我們開始沿谷邊山徑步入峽谷之中。山徑旁有不少盛開的花,其中一種如火焰該的橙紅色花火焰扭瓣豆(Chadsia flammea),其俗名來自女性陰戶,皆因其形狀極似;而另一種疑似千屈菜科的絨毛紫薇(Lagerstroemia tomentosa),據說是當地人常用的藥用植物。

Namaza

山徑初段

花火焰扭瓣豆 Chadsia flammea

絨毛紫薇 Lagerstroemia tomentosa

走到營地,是在這裏作多日登山人士使用的場地,竟有一群環尾狐猴在樹上覓食。雖則已在 Anja Community Reserve 見過,亦不減駐足欣賞的雅興。繼續沿山徑走,登山嚮導有問有答,和他討論了不少當地奇異植物。我們漸漸走近澗邊,然後直轉入澗,澗旁有山徑向上走。雖然不是雨季,澗中仍有極其清澈的流水,河床的壺穴以完美圓形呈現眼前。聽見前方傳來瀑布聽,原來有一個巨型寒潭,瀑布垂直將澗谷切開,成為一個小峽谷。

環尾狐猴 Lemur catta

環尾狐猴 Lemur catta

隨影

身在谷底

靜水

進入澗谷

寒潭

這裏我們開始登山,離澗澗道,才不過數分鐘,由陽光不到的陰涼變成猛烈太陽的酷熱之地。登上陡峭的梯級,我們在直崖中的棧道橫移,背後已能看見峽谷頂部的風光,猶如小型的美國大峽谷,谷河侵蝕留下的平頂山崗。山徑接回澗邊,已是強弩之沒,淙淙流水聲用邊長滿分公乸的棕櫚科植物。蜥蝪在岩石上曬太陽,竹節蟲的擬態令眾隊友花了好久仍未看見其真身。

崖中棧道

大峽谷之感

雄性棕櫚樹

蜥蝪

竹節蟲

踏足平坦的山頂,彷如置身荒野,但並不表示沒有一絲生機。正處於花期的景天科植物雙飛蝴蝶(Kalanchoe synsepala,又叫趣蝶蓮),僅見於馬達加斯加,其外貌易令人誤以為屬蘆薈科。而前方一棵奇特植物,盛開着朵朵黃花,正是 Isalo 名物,被稱為象腳植物(elephants foot plant)的蓮座棒錘樹(P. rosulatum),同為馬達加斯加特有種;其外貌相當詭異,扁球狀主徑生出數隻觸手似的,這種植物不算常見,卻在荒野中成為焦點。據說還有一種植物叫作 Isalo,昔日很多人因其藥用價值而前來這樣採集,故後來索性稱呼此地為 Isalo,可是我在網上找不到相關的資料。爬上一座石丘,可三百六十度欣賞 Isalo 這個平坦的荒地,近處的峽谷是剛才走過的河廊;遠方層狀山崗,是古代河水流過之地。

雙飛蝴蝶 Kalanchoe synsepala

蓮座棒錘樹 Pachypodium rosulatum

山頂處

連環白拍

蓮座棒錘樹 Pachypodium rosulatum

遠方岩山

離開之際,在一處灌叢中發現細小的變色龍,呈淺黃綠色,相當可愛。嚮導不起翻起路邊石塊,希望讓我們一見蠍子,可惜無功而還。急降至河谷之中,遇上大叢馬達加斯加茅膏菜(Drosera madagascariensis),很是可愛。不久,我們來到本澗另一個稱為藍湖(blue lake)的寒潭。水深僅過頭,在陽光照耀下呈透明藍綠色,極為誘人!冒着澗水的凍,我們數人仍堅持泡浸,暑氣盡消。在另一個分源位,有一個更大更深的潭,由於陽光不能照射,故被稱為黑湖(black lake),竟巧遇在 Andringitra 登山時遇上的兩名法國情侶。

再次降回峽谷底

變色龍

急降

馬達加斯加茅膏菜 Drosera madagascariensis

行澗

藍湖(blue lake)

黑湖(black lake)

消暑過後,我們沿澗邊的路離開,遇上變色龍和蛙。由於時間已晚,馬達加斯加南部的劫案令我們不能於夜間在馬路上行駕,是故必須加快腳步。在澗中前行,令我想起在香港行澗的日子。其中一處淺灘區,更像在走青山水系的澗,盡是泥沙。一個多小時,我們再次回到起點,乘車前往是日吃午飯的地方。這讓我們看見活生生的馬達加斯加蟑螂。

平靜澗途

沙地

回到起點

隨影

馬達加斯加蟑螂

再次回到公路,離開 Isalo 前欣賞這裏的女皇頭。客貨車經過小鎮 Ilakaka,是著名出產寶石之地,不少馬達加斯加人在河邊淘寶石,部份商人更顧用非法持槍的守衛,以守護財產。客貨車向馬達加斯加第二大城市 Tuléar 前進,她亦是一個盛產海鮮的港口。比起西部壯觀的猴麵包樹,南部有着與之不同的品種,雖然並非景點,但窗外每遇上猴麵包樹,都為我帶來好奇的眼光。日落西山,於畢直的道路,司樹更為我們加速,希望駕使到一處好位欣賞日落,在少許起伏的路上飛快前進,有如過山車一樣。

公路

女皇頭

Ilakaka

不同品種的猴麵包樹

欣賞過我們此行最後一個南半球日落後,進入市區,重回外表現代化的酒店 Hotel Serena。Anja 深知我們極愛海鮮,特意帶我們到一間專門吃海鮮的地方,還邀請了司機跟我們享用在此地的最後一餐晚飯。馬達加斯加人不懂得煮海鮮,不外乎烤,但細心留意,還有海鮮湯和類似 Ceviche 的刺身。海鮮湯內有一隻蟹、蝦、魷魚、魚塊等材料,極度足料;而海鮮盛碟更有琵琶蝦、蝦、魚、魷魚等烤海鮮,唯獨不見貝類。極度滿意與飽足的一餐。

日落前夕

日落

隨影

馬達加斯加最後日落

返酒店

晚飯時間

Ceviche

海鮮拼盤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