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回顧

總覺得跟香港的山野漸行漸遠,生活所需,行山的時間也不得不犧牲。所幸的是,山野間帶來的恩惠仍滋潤着心靈。過往數年的行山方法似乎再沒新意,今年身處思考未來出路的一年。每次登山的目的為何?純粹休息、為求一登、探索新線、拍攝風景、尋找野花,這都是每次擬定路線給自己的問題。這種不知如何是好的納悶感,未免使自己將眼光投放得更遠︰我需要一個故事。



今年外遊,最難忘者莫過於十八日在馬達加斯加的日子,是我夢寐以求的地方之一。肉眼可見的銀河、香港人首登的山峰、世界獨在的動植物,還有種種不可預測的危機,叫人津津樂道。
本年三次外遊,兩度前往婆羅洲,一個充滿活力的熱帶雨林,亦是地球上物種最為豐富的其中一個地方;第二次登上神山,依舊新鮮,然而一個月後神山地震慘劇,使得心情複雜。而令我最為期待,早於數年前已有打算的馬達加斯加之旅,終於完成,為我的眼界變得更闊更廣,在這個地球上獨一個二的島嶼上,遇上其他地方絕對找不到的動植物,實在是一種美妙的邂逅。

海外登山



一座享負盛名的旅遊高山,得償所願參加 Low's Peak Circuit,挑戰體能上的極限。打破和山友於境外登山老是落雨的魔咒,大好晴天讓我二度登山亦不感失望。



即日單攻的一座千多米小山,與一名極不負責任的嚮導襯托下尤為優美。要欣賞獨特的喀斯特地形,必須穿越雨林、沿河逆流而上,走過昔日探險家走過的路,方能一睹。



千里迢迢於非洲東面一個島嶼登山,也許是一種瘋狂的事,既然試過登上非洲最高峰,又試過獨自在日本立山連峰縱走六日,在一處未曾有香港人踏足過的地方登山又有何不可?震撼人心的地形,加上獨得的植被,還有異國文化帶來的衝擊,對我來說,是一次難以忘懷的體驗。

本地登山



曾幾何時,獅肚對我來說是一處極奇神秘的地方。這次可以踏足,一解多年的癮。身處城市邊緣,感受自然界的險峻,人類何以自覺比天高?



鳳凰山好玩之處何其多,避開重重人流,輕踏原始山徑,在喧嘩之外感受寧靜。



幾乎每年最少踏足一次的地方,但還是第一次目睹人在天門棧道的場景。

本地溯澗



西馬肚最險要之處,馬頭坑盡對在列;燈籠瀑之險奇境內罕見。當日岩石濕滑,更添險要,印象最深在一個倒坳橫攀處,竟在一個重要的手位出現腐爛的黃麂屍體。



鯽魚湖石澗,暢通壯麗,憑其風光,比對名氣,可算是滄海遺珠,主瀑獅子觀瀑,甚有大澗風範;而田尾坑之精華段,尤以丹瀑雙瀑為首,更覺大川之勢。兩澗連遊,盡享香港山澗之樂。



全溯石澗,多見漫長,尤以大山為甚。是次由灰橋入溯大城石澗,窮左源西南坑,一償全溯心願,同時亦測試自己的體能和步速。



自全溯大城石澗後,將全溯的視線轉移至源遠流長的黃龍水系,全溯大東後,一償全溯黃龍石澗的滋味。曾窮左源(龍嚎石澗),心知澗途絕不簡單,是次則以源頭更高的右源為目標。

本地生態

面對郊野公園和特殊科學價值地點受到前所未有的威脅,除了感到極度無力外,就只有對一班荒蠻野獸的忿怒。


蘭科豆蘭屬植物(曾分類為 Cirrhopetalum,即卷瓣蘭屬);已知其生境多年,卻每次探訪皆在開花前或結果後,更甚是山洪暴發;今年終於在另一個生境地發現她的芳蹤,且正值花期。

2016年將有我的人生大事,也許會稍為遠離一下山野,變得有點寂寞呢。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