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爾幹D5︰Postojna Jama、Predjamski Grad

日期︰2016-05-24
路線︰Blejsko Jezero → Postojna → Divača


Postojnska jama,是位於 Postojna 的一個長達廿四公里以上的喀斯特溶洞系統(Karst Cave System),於二百年前已成為旅遊景點。早於1872年,Postojnska jama 已舖設鐵路,讓遊人參觀;今日參觀 Postojnska jama,必須先乘坐火車進入洞穴,再以步行方式繞一圈,再乘坐火車返回洞口。雖然略嫌洞內設施過於人工化,其風光倒不應為此卻步;燈光採用黃燈或白燈,不會像中國那樣低俗的七彩燈光;而步道更可讓輪椅自由行程,是公園自豪之作。洞內可欣賞值見於第拿裏阿爾卑斯山脈(Dinaric Alps)的洞螈(又叫盲螈,學名 Proteus anguinus),斯洛文尼亞人稱之為 human fish,是歐洲唯一的洞螈科物種,亦是唯一一種棲於洞穴中的脊索動物。很早已識識喀斯特地形,亦參觀過不少的景點,但原來 Karst 這個字,是源自斯洛文尼亞的 Karst 平原,亦是首次提出「喀斯特地形」這個地理概念的發源地。

離 Postojnska jama 約十公里遠、被稱為洞窟城堡的 Predjamski Grad,歷多次重建或改建,於1570年建成今日所看見的文藝復興式城堡,是歐洲唯一一個建於洞中的城堡。由於沒有公共交通前往,訪者需靠的士往來城堡,亦可於 Postojnska jama 售票處要求幫忙預約的士,車費一人€10-15(以四人合資來回計算)。

昨晚的雨水未有停下,雖然只是微微細雨,但灰暗的天色難以令人開心。即將離開 Bled,希望 Postojna 不會落雨,但想深一層,參觀溶洞,藍天白雲也沒甚麼用處。巴士抵達 Bled Union 的時間約八點卅一分,由於不是總站,所以我們特地早點等候,以防錯過這班次。巴士站旁有幾棵盛開的四照花(Cornus),叫人賞心悅目。由 Bled 前往 Postojna,須於 Ljubljana 轉車,由 Bled 前往 Ljubljana 花約七十五分鐘,由 Ljubljana 到 Postojna 則須接近一個鐘頭。轉車時間不足十五分鐘,尚未吃早餐的我們,使在巴士站的一家餅店用餐。斯洛文尼亞有一款蛋糕相當出名,尤以 Bled 最為有名,那便是稱為 Cremeschnitte 的忌廉蛋糕;此刻成為我們的早餐。

四照花

Cremeschnitte

早上十一點多,抵達 Postojna。拖着兩個大篋的我們一臉迷茫,巴士站以外的地方彷似頗為荒蕪,一望無際的平原根本不像有溶洞的入口。花了點時間,找到遊客資訊中心,詢問過後,得知前往洞口的路線。另外,存放行李方面,可以花錢到附近酒店解決,或是拖着前往洞口,上上落落花上廿分鐘到半個鐘的步程,可於售票處免費存放。來到售票處,人山人海,跟 Postojna 巴士站一片荒涼的景色盡然不同,拿着兩個大篋排隊買票的我們顯得極為異相。售票處門口玻璃,站有極為親切的三種文字︰正體中文、日文及英文,還有多國文字。門票共有四款,溶洞(成人€23.9)、展覽館(成人€8.9)、洞螈館(成人€8.9)及洞窟城堡(成人€11.9),且有合共五個組合,可享數歐羅的折扣優惠。參觀溶洞非隨便進入,須按劃定的時間跟隨導賞員進入。

巴士上

Postojna 巴士站

Postojna Jama 正門

不同組合的門卷

洞口聚集來自各國的遊客,可跟據相應的導賞語言排隊。進入火車站前,有兩名工作人員大刺刺的拿着相機向遊客拍照,感覺總有點奇怪。大家都期火車啟動一刻;隨着火車往地底行駕,氣溫明確的下降,洞外炎熱的天氣相比,洞內有十多度溫差,據說氣溫長期保拎在十多度,一件保溫風褸是必須的。身體不能離開火車範圍,不然已是嶙峋巖巉的鐘乳石,一旦撞上去,可不知道誰會比較傷。短短的十五分鐘車程,已覺此洞實不簡單。離開火車,導賞員帶領參觀者前進,鍾乳石、石筍和石柱,儘管曾在砂勞越的姆祿國家公園(Mulu National Park)見識過壯麗的溶洞,但其形態不盡相同,懂分辨者如看山、看水、看花,不覺相似。縱然中國人常言他們的鐘乳洞世界難比,雖難定真偽,但其七彩燈光足以破壞觀感,我倒喜歡「國際標準」。踏過 Russian Bridge,一條於1916年戰爭時由俄羅斯囚犯建成的橋,踏入美麗的地底世界。

入口

洞內的火車

坐火車深入地底

來到滿佈鐘乳石的世界

巨型石筍

舖設良好的步道

石柱

密集的石筍

寬廣的洞穴

一個洞室連接另一個洞室,每個洞室皆有其出色的地方︰超高洞室、極粗的石柱、如城堡一樣的石旬、因密集且幼細的鐘乳石而命名為 Speghetti Gallery 的奇特洞室,柳暗花明又一村,不停為我們帶來驚喜。曾聽聞此洞不準拍照一事,但當日導遊只叮囑不要用閃燈而沒有禁止拍攝,也許阻也阻不了,不如退而求其次。坦白說,對於喜歡攝影的遊客來說,行進速度實在太快,所謂拍照也只是草草了事。Speghetti Gallery 之後,是一個稱為 White Gallery 的洞室,石灰石含量較多,以致洞室呈現一片米白。有一個洞室,平平無奇,獨牆邊一條幼細白色石柱相當顯眼,導賞員更說笑指若折斷它,整個洞會塌下來。不久,我們走過出發時踏過的 Russian Bridge 橋底,遇上一條稱為 Ice-cream 的石筍,來到一個巨型魚缸,那裏有六條洞螈,可謂 Postojna 的吉祥物。雖然他們聲稱僅見於 Postojna,但資料指出其分佈並不局限於此。留意洞螈並不能被閃燈照到,包括對焦燈,否則會變盲。別過展箱,來到一個面積奇廣的洞室,四周漆黑一片,獨一家售賣紀念品的玻璃屋亮起燈來,感覺頗有未來感。洞邊就是離開地底的火車站,穿越各色其色的鐘乳石,我們重見陽光。

片狀鐘乳石

人頭湧湧卻井然秩序

Speghetti Gallery

White Gallery

一景

兩條剛結合的石柱

傳說中折斷會塌洞的機關

Russian Bridge

彷如人工鑿空巨石

像雪糕一樣的石筍

洞螈 Proteus anguinus

超寬廣的洞室

火車終點站

再見 Postojna Jama

此刻首要任務是要填飽空空如也的肚皮。車站旁除了售票處和售買紀念品的店舖外,亦有幾間餐廳。我們選擇享受 pizza,其味道在我心目中僅次馬達加斯加第六晚那份 pizza。紀念品當中,尤其附近開採出來的礦可和水晶最為吸引,有原石亦有打磨成各種手飾或日用品,是否值得一買則視乎看倌喜好。

原石

Four cheeses

回到售票處,向職員提出電司的士的要求,職員回覆說已有的士在馬路等候。車上已有兩名來自紐西蘭的乘客,連同我們倆,終可成行。由 Postojna Jama 駛至 Predjamski Grad 約需十五分鐘,司機說一個鐘頭後再見,也就是說我們有一個鐘頭參觀城堡。岩洞中藏有一個城堡的確是十分奇特的景像,若對城堡內部沒有興趣,可不用買票,只在外面欣賞。岩洞下是一條地下河,也有不少鐘乳石景可賞,但參觀過 Postojna Jama 之後,這個便變得不值一提,而且也沒有充足時間。城堡內部展示出部份文物,例如石像、石徽章、處刑用的木馬、標本、防守用的武器等等,作為天主教國家,亦不缺一個小教堂。城堡外牆的雙層構造,令它可抵受強烈攻擊,亦因為背面有天然岩洞作屏障,守衛只需集中於一邊。走到城堡頂端,洞口收窄至僅如地下隧道般窄,但遊客只能在此停步,據說那裏有一條通道可往別處地方,讓城主可神不知鬼不覺下離開城堡。回到 Postojma Jama,的士司機知道我們要前往巴士站,提議讓我們先拿行李,再載我們至巴士站,但由於時間上不太吻合,只好拒絕。車資每人€10,連稅合共€23,但我和他都沒有零錢在身,司機免了那€3稅款。

Predjamski Grad

牆上的徽號

地下河的出口

建在洞中的城堡

城堡內的古董

三角木馬

標本

外牆乃雙層構造

通往洞頂的路

洞的盡頭回望

售票處關門時間為五點,我們趕及取回行李。灰暗的天色持續了一整日,此刻終於落雨,而且是大得難以推着行李前進的雨勢。靜待了一會,見沒有持續落雨的跡象,便立即出發至巴士站。由 Postojma 至 Divača 只需半個鐘,兩站都屬於規模較細的中途站。抵達 Divača,我們前往是次行程唯二、本鎮唯一的酒店安置好行李,然後趁太陽仍未落山前四處逛逛。

洞螈塗鴉

水車

等待巴士

「澳門餐廳」

Divača 巴士站

Divača 不是旅遊城市,倒有一些不太顯眼的古跡和小教堂。找到一家仍未關門的超級市場,部份食物的價錢比起香港所賣的便宜實在太多,橄欖油、酸黃瓜、麵粉等等,竟是香港幾分之一的價錢。晚飯就在酒店經營的餐廳用餐,嚐試一種名為 fusi(克羅地亞語︰fuži)的意粉,是克羅地亞傳統食物(雖然這裏是斯洛文尼亞),表面看似長通粉,卻是用四方形的粉皮由斜角卷成桶狀。

今晚入住的酒店

非常便宜的酸瓜

影貓

教堂

另一座教堂

全能之眼?!

牛肉煮薯仔

fusi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