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爾幹D6︰Škocjanske Jame

日期︰2016-05-25
路線︰Divača → Škocjanske jame → Divača → Ljubljana


提及斯洛文尼亞的洞穴,必先想起昨日到訪的 Postojna jama,倒是列入世界遺產,且屬世界最大洞穴系統之一的 Škocjanske jame 卻不甚歡迎。1986年,Postojna jama 列入聯合國教育科學文化組織的自然及文化世界遺產,確立其洞穴系統的重要。與 Postojna jama 不同,此洞並不以鐘乳石聞名,而是其宏偉的地下河。由於最精彩部份並不能拍照,在網上的渲染力不及 Postojna jama,加上交通不便,也許是這個原因令 Škocjanske jame 的名堂並不響亮,但若嫌 Postojna jama 過於商業化,偏向保留原有景觀和歷史古蹟的 Škocjanske jame 倒是不可錯過的景點。

由 Divača 前往 Škocjanske jame 的巴士一日只有三班,分別是上午十一點、下午一點和三點半;而 Škocjanske jame 的兩條導賞路線,分別是上午十點、下午一點及三點半,和上午十一點及下午兩點。時間上實在配合得相當差,是故我們決定步行前往洞穴,一併完成景點的第三條不用導賞的路線︰教育徑。酒店的自助早餐令我們非常飽足,餐後便徒步前往是日的目的地。Divača 是一個迷你小鎮,不一會已離開其範圍。沿公路446號轉至405號,跨過路軌,於巴士站棄開公路,轉走小徑。此時可留意燈柱上有指示前往 Park Škocjanske Jame,不久會看見一座小教堂,旁邊有一口古井。石屎路盡頭便是山徑入口,一條僅容一人走動的天坦泥徑。初夏已有不少陌生的花朵盛開,都是熟悉的科屬,陌生的種。教育徑經過養蜂場,再多走五分鐘,左側豁然開朗,是欣賞 Škocjanske jame 兩個沉洞(岩溶塌陷)的好地方。沉洞者,指水流經的石灰岩岩層遭侵蝕後,承受不到自身重量而塌陷的自然現像。待會我們進入此洞,也是由這兩個沉洞開始。沉洞令不見天日的地下河曝露,兩個沉洞之間形成壯觀、非海浪形成的石拱橋。教育徑的終點,就是售票處旁餐廳的後方。

正離開 Divača

路邊的牽牛

古井及教堂

指示牌

教育徑

牻牛兒苗科?

兔仔花

養蜂場

Škocjanske jame 的兩個沉洞

售票處

必須由導賞員帶領的兩條路線,分別為 Classic Tour 及 New Part;前者是經典路線,屬 Big Collapse Doline 的範圍,早於1819年已有遊客到訪,除與 New Part 全疊路線以外全程不準拍攝;後者之所以稱為「新路」,屬 Little Collapse Doline 的範圍,自1933年開始成為旅遊路線,但毀於於1963年的大洪水,直至2011年,翻新和建成新的鋼橋,方再次開放。我們先參加 New Part Tour,十一點正,導賞員帶我們走過馬路,穿過餵有白馬的村莊,打開通往 Little Collapse Doline 的鐵閘,我們走到地下河邊緣的崖中,跨過對岸,正式進入洞中。水流侵蝕形成的窄且深的峽谷藏於地底,沒有起伏的流域靜得聽不見聲音,要不是崩塌後形成沉洞,陽光從外面照進洞裏,此地彷彿時間不在流動。首次進入地下河的探險家划艇經過身邊的河道,在一個急彎擱淺,他在崖壁寫上的求救訊息至今仍然可見。所幸擱淺救了他一命,彎後是連串的急流,更有大型瀑帶在遠方。地標式的S至鋼橋,讓遊人在險惡深淵上走過,頭頂便是沉洞形成的但壁。穿過人工鑿成的隧道,遇見地下河急速的坑槽。不久來到鐘乳洞入口,不過並不對遊客開放。洞頂徐徐滴下的石灰水,當年被當成聖水收集在下方的石碗。沿洞邊繞了半圈,除了可回望地下河的出口外,還有昔日的棧道痕跡︰直接在岩壁上開鑿不足半米闊的石階。路的盡頭有纜車載我們至地面,然後沿馬路回到售票處,等待兩點半鐘的 Classic Tour。

各種團的組合

白馬

Class tour 開始

見光的地方曾是地下河的一部份

地下河

河邊開鑿的路

探險家的求救訊息

S形鋼橋

下望河廊

隧道

地下河交匯

鍾乳洞

坑槽

回地面的纜車

與 New Part Tour 不足十人相比,Classic Tour 可謂人氣鼎盛,參加人數恐怕破百,也有不少遊客只參加這個導賞團。由於人數眾多,將之分成三團︰一團以斯洛文尼亞語作介紹,另外兩團則以英語作介絡。出發之前,導賞員再三叮囑,必須尊重且遵守不准拍照這個規定,一名目中無人的臺灣人大聲問為何不能拍攝,導賞員一臉不忿回答他︰安全理由。這名臺灣人令我想起第二次登神山時,在介紹 via ferrata 時遇到的那名囂張臺灣人。進入洞內,寒氣迫人,但卻沒有 Postojna jama 那樣冰冷。洞內的鍾乳石比起 Postojna jama 一點也不壯觀和精彩,但其精華卻是在其後。由鍾乳洞通往地下河,一條處於地底的通道竟然高得可容下一座大廈,令人心寒的空洞感神秘之極。對崖的古道凶險得讓人手心冒汗︰用石頭砌成的階梯,還有在岩壁上鑿成的狹窄棧道,僅在牆上的一條繩供抓緊。雖說不能拍照,卻有幾名遊客溜後偷偷拍攝。地下河的出口正是今早 New Part Tour 的出口,當導賞員宣佈可以拍照時,機乎所有人都舉起相機。哪個不拍照,恐怕跟我們一樣已參加過 New Part Tour。

前往 New Part Tour 的入口

綿羊

New Part Tour 入口

完成 New Part Tour

尾班由 Škocjanske Jame 開出的免費接送巴士,僅僅與這個導賞團完結的時間吻合,之後的導賞團再沒有公共交通接駁。我們立刻回到巴士站等候,待巴士開出之時,車上只有不到十名乘客。抵達巴士的唯一目的地 Divača,大部份旅客皆乘其他交通工具離開,獨我們回到酒店附近的餐廳用餐。再次光顧昨晚吃晚飯的餐廳,嚐試不同製法的他他牛。原定乘坐巴士回到 Ljubljana,但賢內想嘗試不同的交通工具,查看時間表,發現鐵路跟巴士的出發時間、行車時間亦相若,於是乎回到酒店拿回行李後,便前往火車站購買車票。

他他牛

火車頭

Divača 站簡直靜得可怕,除了優哉悠哉的售票處職員外,幾乎不見一人。登上火車,車內的乘客亦不見多,而車廂亦相當寧靜,有點像在乘坐日本的新幹線。回到 Ljubljana,是熟悉不過的風景。由於沒有特別目的,向旅館職員打探推薦的晚飯用餐地點,便動身前往尋找一家落在河岸盡頭、遠離煩囂之地的餐廳 Restaurant Paninoteka。坐在廣場的露天空間,涼風送爽,看着河畔夜景和山上那可怕的綠光城堡,點了我最愛的生牛肉切片和地啤,悠閒地渡過我們在斯洛文尼亞最後一個晚上。

火車站的報站牌

車站一角

塗鴉火車

前往 Ljubljana 的列車

車廂內

Ljubljana 的單車徑

路邊雕塑

晚飯之地

Union 黑啤

生牛切片

Ljubljana 城堡的綠燈

夜河畔

夜景隨拍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