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爾幹D16-17︰Zagreb

日期︰2016-06-04~05
路線︰Dubrovnik → Zagreb → Istanbul →香港


無論於克羅地亞由南玩到北,還是由北玩到南,很多遊客皆會選擇在 Dubrovnik 乘座飛機到 Zagreb(或相反方向),不用一個鐘的機程,抵消坐足一整日的巴士行程。往來兩城的內陸機,一般來說早晚皆有最少一班,奈何偏偏在我安排的這一日,唯二的兩班飛機,竟落在早上六點正和六點五十分起飛,而離開 Zagreb 前往 Istanbul 的飛機,則落在晚上八點十分。也就是說,我還有大半日時間逗留在 Zagreb 這個克羅地亞首都。

Dubrovnik 機場離市中心約半個鐘車程。我們早就預約好的士司機,由於上車時間是凌晨四點四十五分,一度擔心司機會放飛機。這個擔心瞬間消失,在漆黑的街度,我倆顯眼地拖着在石屎地上行走而發出嘈雜聲音的行李,司機一眼便認出我們。看着穿上恤衫和西褲,戴上領呔的的士司機,相當有禮,令我想起香港的的士司機,簡直是來自兩個星球的人。抵達機場,剛好天亮,辨理過登機手續,意外地行李沒有超重困在候機室的乘客,盡是兩班返回 Zagreb 飛機的乘客。飛機準時啟程,升空之後更讓我看見 Dubrovnik 機場。抵達 Zagreb,乘坐機場巴士前往 Zagreb 巴士總站,在此地存放行李,然後連連鬆鬆乘坐輕軌電車到 Jelačića 廣場。Zagreb 可遊玩的地方實在不多,今日已無處可去。午飯再次光顧位於 Crkva sv. Marka(聖馬可教堂)後方一間名為 Konoba Didev San 的克羅地亞菜餐廳,一道名為烤青蛙的地道菜,原來就是我們吃的田雞,可是卻沒甚麼肉味,比起小時候吃的田雞飯相比,實在相去甚遠。當地的麥啤亦叫我留戀,餐後再點一杯東歐人甚愛的土耳其咖啡,當成告別巴爾幹這個地方。

天未光的 Dubrovnik

內陸機前往 Zagreb

Dubrovnik 機場

存放行李的櫃位

街邊塗鴉

再臨 Konoba Didev San

青蛙髀

土耳其咖啡

陽光太猛,時間太多,身體太累,我們坐在公園的樹蔭下享受涼快的清風,不禁睡了一個多鐘頭。待至五點半,動身起程,經輕軌鐵路及機場巴士,再次回到 Zagreb 的機場。一切順利,在候機室無事可做,決定花盡剩下的 Kuna,在餐廳吃着三文治,看着機場遠方的積雨雲倒水似的落雨。登機後,那場暴雨抵至,雨勢有如黑雨般瘋狂,飛機遲遲未起飛,機司更宣佈要等雨勢滅弱才起行。此時,空中服務員更推出餐車分派晚餐,屈指一算,我們會遲約一個鐘頭多才抵遲 Istanbul,可能接駁不到回港班機。遲了個半鐘頭,飛機才能起飛,航程因追時間而縮減,結果,我們僅遲了一個鐘頭抵達,雖然未能在 Istanbul 購買心儀手信,卻在有驚無險下,順利辦理回港的登機手續。十三個鐘頭航程,以睡醒吃飯、吃飽睡覺的模式渡過。回到家中,是首次旅行後回到我倆的家中,好好檢查一下手信,然後再次好好睡一覺,迎接明日的奴工生活。

不同款式的輕軌電車

克羅地亞超人

回港班機

暴雨將臨

回家去

坦白說,歐洲從來都不是我首選的旅遊地方,總覺得這些景色在體力衰退後的年紀仍可遊覽;二來,建築亦不是我最感興趣之地,它們不像如秘魯馬丘比丘那種「天空之城」,也不是柬埔寨吳哥屈的「失落古城」,於我而言實在不懂欣賞。基於是次旅行的目的,我卻選擇了這種可以悠閒地享受的地方,這種異於香港急促生活模式,卻又是我們所熟悉的悠閒生活模式,正是讓我願意嘗試的遠因。日期︰2016-06-04~05
路線︰Dubrovnik → Zagreb → Istanbul →香港


無論於克羅地亞由南玩到北,還是由北玩到南,很多遊客皆會選擇在 Dubrovnik 乘座飛機到 Zagreb(或相反方向),不用一個鐘的機程,抵消坐足一整日的巴士行程。往來兩城的內陸機,一般來說早晚皆有最少一班,奈何偏偏在我安排的這一日,唯二的兩班飛機,竟落在早上六點正和六點五十分起飛,而離開 Zagreb 前往 Istanbul 的飛機,則落在晚上八點十分。也就是說,我還有大半日時間逗留在 Zagreb 這個克羅地亞首都。

Dubrovnik 機場離市中心約半個鐘車程。我們早就預約好的士司機,由於上車時間是凌晨四點四十五分,一度擔心司機會放飛機。這個擔心瞬間消失,在漆黑的街度,我倆顯眼地拖着在石屎地上行走而發出嘈雜聲音的行李,司機一眼便認出我們。看着穿上恤衫和西褲,戴上領呔的的士司機,相當有禮,令我想起香港的的士司機,簡直是來自兩個星球的人。抵達機場,剛好天亮,辨理過登機手續,意外地行李沒有超重困在候機室的乘客,盡是兩班返回 Zagreb 飛機的乘客。飛機準時啟程,升空之後更讓我看見 Dubrovnik 機場。抵達 Zagreb,乘坐機場巴士前往 Zagreb 巴士總站,在此地存放行李,然後連連鬆鬆乘坐輕軌電車到 Jelačića 廣場。Zagreb 可遊玩的地方實在不多,今日已無處可去。午飯再次光顧位於 Crkva sv. Marka(聖馬可教堂)後方一間名為 Konoba Didev San 的克羅地亞菜餐廳,一道名為烤青蛙的地道菜,原來就是我們吃的田雞,可是卻沒甚麼肉味,比起小時候吃的田雞飯相比,實在相去甚遠。當地的麥啤亦叫我留戀,餐後再點一杯東歐人甚愛的土耳其咖啡,當成告別巴爾幹這個地方。

天未光的 Dubrovnik

內陸機前往 Zagreb

Dubrovnik 機場

存放行李的櫃位

街邊塗鴉

再臨 Konoba Didev San

青蛙髀

土耳其咖啡

陽光太猛,時間太多,身體太累,我們坐在公園的樹蔭下享受涼快的清風,不禁睡了一個多鐘頭。待至五點半,動身起程,經輕軌鐵路及機場巴士,再次回到 Zagreb 的機場。一切順利,在候機室無事可做,決定花盡剩下的 Kuna,在餐廳吃着三文治,看着機場遠方的積雨雲倒水似的落雨。登機後,那場暴雨抵至,雨勢有如黑雨般瘋狂,飛機遲遲未起飛,機司更宣佈要等雨勢滅弱才起行。此時,空中服務員更推出餐車分派晚餐,屈指一算,我們會遲約一個鐘頭多才抵遲 Istanbul,可能接駁不到回港班機。遲了個半鐘頭,飛機才能起飛,航程因追時間而縮減,結果,我們僅遲了一個鐘頭抵達,雖然未能在 Istanbul 購買心儀手信,卻在有驚無險下,順利辦理回港的登機手續。十三個鐘頭航程,以睡醒吃飯、吃飽睡覺的模式渡過。回到家中,是首次旅行後回到我倆的家中,好好檢查一下手信,然後再次好好睡一覺,迎接明日的奴工生活。

不同款式的輕軌電車

克羅地亞超人

回港班機

暴雨將臨

回家去

坦白說,歐洲從來都不是我首選的旅遊地方,總覺得這些景色在體力衰退後的年紀仍可遊覽;二來,建築亦不是我最感興趣之地,它們不像如秘魯馬丘比丘那種「天空之城」,也不是柬埔寨吳哥屈的「失落古城」,於我而言實在不懂欣賞。基於是次旅行的目的,我卻選擇了這種可以悠閒地享受的地方,這種異於香港急促生活模式,卻又是我們所熟悉的悠閒生活模式,正是讓我願意嘗試的遠因。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