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山、走私嶺、雙城峽

日期︰2016-10-09
難度︰★★
路線︰大埔道→石梨貝水塘→金山→孖指徑→菠蘿壩→雙城峽→下城門水塘→香粉寮(美田邨)


金山(Golden Hill),標高369米,山不高,勢磅礡;東接九龍山脈,其山坳今為九龍副水塘;北接金山,其山坳名菠蘿坳(Pineapple Pass),因昔日城門谷農民多種菠蘿而名,今只留下菠蘿壩(菠蘿坳則被主壩所截)一名。金山南端為荔枝角,南北走向,呈雙峰狀,北面以走私嶺(Smuggler's Ridge)伸入菠蘿坳作結。太平洋爭戰十八日香港保衛戰中,金山陣地及位處走私嶺的城門碉堡(Shing Mun Redoubt),扮演相當重要的角色(歷史始末請參閱本網誌之《城門碉堡舒弗貝利大街》)。

走私嶺,標高337米,又叫孖指徑,是將山徑名字作為山頭名字的罕見例子。與針山相夾的菠蘿坳,今築有城門水塘主壩,使城門谷變成水塘,及其後於下方建成之下城門水塘,昔日源遠流長的城門河,今截成多段,只剩下城門水塘以上的大城石澗,方能窺見其原始風貌。

談及峽谷,決不是沖溝之流,余以為香港有二︰大帽山城門谷下的雙城峽,及黃龍石澗的三龍峽。雙城峽者,昔日為城門河中游,尤以菠蘿坳一帶最為壯觀。今此河道已成為下城門水塘一部份,因水塘水位甚少高及河谷,故仍可欣賞其風貌。城門隧道建成,貫穿河峽兩岸,今從峽底仰望,饒富趣味。

從1901年英國在接收新界(即1898年)後花費兩年測量土地畫成的地圖所示,大埔公路前身叫 Frontier Road。今大埔公路成為麥理浩徑第五段及第六段之分界線,由此出發,可通往人跡相較城門水塘甚稀的水塘群︰九塘水塘、石梨貝水塘、九龍接收水塘及九龍副水塘。人山人海的大埔公路,還有熱鬧非常的彌猴群,沿金山路往下走,靜得彷似來到另一個世界。

大埔道四咪半

金山路

水塘位於大埔道四咪半,建於1901年,即英國接收新界第三年,用作供應九龍半島居民食水。首遇的小水壩,及其後遇上的一條孤形水壩和水掣房,皆列入一級古蹟,至今已迄立一百五十年。走過涼亭,沿左手邊石屎梯級登山,沿引水道走;此引水道乃石梨貝水塘流入九龍水塘。橋後可見石梨貝水塘的一條小水壩,與其主壩同列二級古跡,建成於1925年,已有八十九年歷史。路邊測量墩處,可選擇順時針或逆時針環塘,我們則取道後者。沿途會遇上三條明顯澗道,皆源起金山,其中一澗有小型峽瀑輕注入塘,未知雨後可會出現飛瀑?石坡上有石屎梯級,此路可接半山的橫腰引水道,亦是登上金山的其中一條主徑。

九龍水塘副壩

九龍水塘

九龍水塘主壩


往石梨貝水塘

石梨貝水塘往九龍水塘之引水道

石梨貝水塘副壩

獅子山

水塘留影

「金石坑」

隨影

登金山

隨着高度上升,身邊已沒有林蔭遮掩,猛烈陽光照射,有如盛夏登山。山徑踏得寬闊,黃泥已成劣地,雨水沖刷形成沖溝。身後可見石梨貝水塘、畢架山(又名煙墩山),還有獅子山甚少見於媒體的角度。由紅梅谷乘谷巴士,進入獅子山隧道前亦可窺見這個角度,獅子山不像獅子,倒是獅頭像一枝傾斜的巨石柱,氣勢不凡。左側漸見華景山莊,不久即接上金山稜線主徑,電纜警告牌後,即見大量電線桿,還有副峰的發射站。山徑不沿稜線走(沿稜線會登上副峰),而走在金山西側,此時大帽山盡收眼底,前方戲稱為假大帽的禾秧山反而沒入主峰景象之中。

身後就是九龍水塘

風化劣地

九龍山脈及水牛山脈

繼續往上行

已見金山副峰

大帽山,前方為禾秧山

望葵涌

金山山頂,設有山火瞭望臺,其測量墩刻有「1902 No16」字樣,是英國接收新界後首次作大地測量的歷史痕跡。在山頂休息的一班行山客,竟主動且鼓勵給予彌猴食物,更是附有包裝紙的食物,此舉不但製造垃圾(彌猴不會將垃圾帶落山,他們亦不會拾回彌猴丟棄的包裝紙),亦助長彌猴肆無忌大襲擊遊人(在彌猴社會中,餵飼者視同奴隸)。落山有兩路,左路抵葵涌,右路接回金山路,我們取道後者。

金山測量墩

請勿餵飼

山火瞭望臺

1902 No16

接上金山路不久,即棄馬路登石屎梯級上走私嶺。走私嶺山體雖細,卻有如尖刃一樣的形勢,走在其中可盡覽沙田谷及荃灣等,難怪亦成為太平洋戰爭中十八日香港保衛戰最慘烈的一個戰場。甫不久即遇第一塊座標石,提醒遊人此地有軍事設施。右側自下城門水塘後,沙田谷、水牛山脈及馬鞍山清晰可見;左側孤形之九龍山脈,以兩道平行的稜線呈現眼前。站立於走私嶺山頂,下望葵涌後的山坡,如斯矮細之山,山脊出奇地分明,溪谷出奇地深陷。落山的路指向城門水塘主壩,主壩上甚為嘈雜,原來有名為「針山十登」,卻只是來回登針山五次的號山活動,意味不明。

座標石

回望金山

走私嶺

下城門水塘、馬鞍山及水牛山脈

回望金山

走私嶺測量墩

城門水塘

與麥徑相交處,是為名城門碉堡(Shing Mun Redoubt)的軍事要塞,作為醉酒灣防線其中一部份,卻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扮演着極為重要的歷史角色。日皇當年選擇在城門這個複雜地形的地方,在霧雨夜發動奇襲,英軍(包括加拿大軍等)頑強死守,卻無功而還。城門一役敗仗,使得九龍半島旋即落入日軍手中,迫使英軍撤退至港島,卻預示香港最終落入日軍的事實。在十八日香港保衛戰中,完全沒有中國國民黨的角色,不但如此,更沒有尚未成形的中國共產黨和尚未成立的中國人民解放軍。地道入口不難看見昔日機槍發射留下的子彈痕跡,更有手榴彈爆炸後形成的放射形痕跡,在戰場——甚至有軍人犧牲——小便、塗鴉、刻字或玩槍戰,實在是極不尊重這些曾以性命去守護我們家園的軍人。查寧坊(Charing Cross,或作查寧十字),今水浸,不能內進;有一座標石刻有「Golden Hill」字樣,不久即見舒弗貝利大街(Shaftesbury Avenue),刻有「苦林隊占領」,極具歷史價值(請參閱本網誌之《城門碉堡舒弗貝利大街》);舒弗貝利大街另一邊,接攝政街( Regent Street);而舒弗貝利大街可通史泰寧皇宮酒店(Strand Palace Hotel),再接牛津街(Oxford Street),最終可通往401機槍堡,鎖守城門谷,以防敵人由沙田谷進入。

城門碉堡

戰火痕跡

手榴彈爆炸痕跡

地道

戰壕

查寧坊

「若林隊占領」

舒弗貝利大街及攝政街

牛津街

出口

PB401

鎮守沙田谷

離開城門碉堡,沿崎嶇山徑下降至城門主壩,隨即急降石屎梯至壩底,避開壩上喧嘩人群。城門水塘排水,會經此處地下的水管噴出,並流入雙城峽;是故,雙城峽水量視乎有否排水,而非天雨。雙城峽澗邊有鐵橋,到訪者眾。而澗中石排後方有一彎瀑,是日水量豐富而甚為可觀,下方更有扇形瀑布流入深潭,相當怡人。沿澗邊走一會,即接回澗右小徑,城門隧道雙橋旁邊,有一道輕盈崖瀑如絲,或可喚作下城門瀑,往往引來出九龍的乘客注目。小徑一道舊鐵橋已毀,不可通行,宜取新橋橫過對岸,可同時欣賞雙城峽這個壯麗的峽谷。沿輸水管之橋樑重回對岸,即可接上下城門水塘之橫山徑。此山徑曾屬沙田區議會劃定之沙田郊野徑,今日留可看見塗有沙田區議會標誌之朽木。

下望雙城峽

一處難位

落石屎梯

朽木,曾是沙田郊野徑

引水道

城門水塘主壩

隨影

爬梯

昔日的城門河道

落澗

小瀑布

隨影

雙城峽

雙城峽,算是香港最闊河谷

下城門瀑

斷橋,切勿前進

下城門瀑及城門隧道雙橋

接下城門塘邊徑

對上一次到訪,已有九年之多,當時下城門水塘正施工挖深塘底,今日工程早已完結,排水碗白得格格不入。橫山徑時有上落,走過多條細澗,流水仍未絕。曾日此徑部份崎嶇路段,繫上鐵鍊作輔助,今已拆除,卻留下「鐵索迷城」這個奇幻名字。漫長的山徑,最終止於下城門水塘主壩,由此落山,即抵香粉寮,或可說成大圍美田邨,結束是日多采多姿的旅程。

下城門水塘

昔日「鐵索迷城」

終點

下城門水塘主壩

香粉寮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