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荃古道

日期︰2016-10-16
難度︰★
路線︰柴灣角→下花山→田夫仔→七渡河(吉慶橋)→油渣埔


元荃古道,乃昔日往來元朗十八鄉至荃灣的一條要道,始於大棠,終於柴灣角,翻越大欖腹地及蓮花山一帶之山嶺。古道雖存,卻大部份路段已遭石屎破壞,或建成馬路,只留下田夫仔至大棠一段尚有郊野氣息,而最古典者非南坑排古道一段,保留了昔日石砌古道的韻味。由於元荃古道易行而極具名氣,尤以下花山至石龍拱一段風景怡人,可賞藍巴勒海峽、汀九橋及青馬大橋、大嶼山,遠至香港島景色,估行者甚多而覺吵雜,其中大部份皆於田夫仔棄古道,轉走清快塘至深井賦歸,是故田夫仔至七渡河一段反倒清幽;及至七渡河(即吉慶橋一帶)因匯多條山徑而又熱鬧起來,此地之遊者亦多抵大棠作歸程,故往南坑排者,亦謂少數。當中部份路段與越野單車徑重疊,優秀單車手眾,但仍需小心留意粗暴無禮者橫衝直撞。

荃灣柴灣角廣安醫院起步,一條長長的樓梯急登至引水道,途中有一老榕樹,為此路段添上一個景點。引水道承石龍拱及蓮花山南坡之水流,經地龍引水至大欖涌水塘,是前往石龍坑及蝴蝶坑(深井坑)的一條要道。坐在引水道休息者眾,異常吵雜,惟連串梯級未算辛苦,未有休息,繼續沿涼享旁之山徑繼續上山。此路段全為石屎路,路邊之泥坡亦遭石屎所封,感覺有如走在坑渠之中。左邊出現一間寮屋,下有梯田數疊,有種身處尼泊爾山區的錯覺。量天尺(Hylocereus undatus)果實瘰瘰,名字是無人不曉的火龍果。

廣安醫院後起步

大榕樹

引水道

元荃古道起點

令我想起尼泊爾的一景

火龍果

如走在坑渠

進入郊野公園界線,是全程最開揚的石龍拱山腰路段,未能擺脫石屎路徑,幸仍不乏以雙腳抗議而踏出清晰泥徑可走。身後的大帽山無雲遮掩,重陽已過,仍未見秋色;污濁灰濛的空氣,已明確表示風向由南轉北,進入秋冬,吹送來自鄰國的浮游粒子。青馬大橋、汀九橋及昂船洲大橋,從山上下望這個「橋島」青衣,昔日喚作春花落的地方,的確正在沉淪。九龍方向的三重山脈,最前方為金山及走私嶺,中間為畢架山、獅子山及雞胸山,最後為飛鵝山、象山、東山及東洋山,剎是精彩。在石龍拱下的涼亭休息者眾多,有意一登者卻少之又少。

下花山一段

踏入郊野公園界線

大帽山

回望九龍山脈

石龍拱下的涼亭

石龍拱

別過石龍拱,攀過蓮花山南脊的一彎山嘴,使是連續下降的石屎梯級。抵達大欖林道,有橋橫過蓮花石澗之上源,今日仍流水淙淙,有行山隊於此開爐大休。林道上有兩輛紅色小巴,都是租來作拜山之用。良久即離開林道,跨過蓮花石澗上源,踏過田清橋,來到田夫仔露營場。眾人多在此處南走清快塘,隨即抵達深井結束行程;我們則續走古道,向七渡水前進。

石屎梯

大欖林道

田清橋

田夫仔營地

古道加方仍一深谷,為大欖腹地最大凹陷處,此地便是蓮花石澗深藏之地。水聲隆隆,是日炎熱非常,讓人心靈上稍覺清涼。其中一段有細竹相佐,綠意盎然。臨近七渡河,元荃古道與圓墩郊遊徑相交,兩者皆可抵大欖自然教育徑(馬路),時間與距離相約。接上馬路,右轉至大欖林道交匯處,此地匯集多條山徑,包括元荃古道、大欖自然教育徑、麥理浩徑第十段,以及大欖涌郊遊徑。至七渡水,即吉慶橋所在地,涼亭處有大片草地,為眾多郊遊者、越野單車手休息之地,連同拜山者亦在此用餐。吉慶橋乃七渡河其中一條橋,昔日此地多澗,建七橋方便橫越,估有七渡之稱;水位甚高,幾乎觸及橋底。釣魚者亦眾,橋的另一端亦被佔據。

又過橋

小竹林

遠望九逕腹地

圓墩郊遊徑

吉慶橋

孖橋

是日行程本為自己設計,下半場急登九逕山而止於藍地,但內子同行,體能不繼,於是改變行程,續走元荃古道,順道輕鬆回家。此段古道保留較原始面貌,留有石砂梯級而非石屎,亦同為大棠自然教育徑一部份。至山坳處,有一廟,昔日入山多危險,故村民建廟祈求出入平安。廟後可沿古道抵大棠山道乘巴士回元朗市中心,或接走南坑排古道抵十八鄉南坑排,亦可棄徑東接環迴馬路(已封鎖及廢棄,只可行山,不能行車),為大樹下西路一部份,即可抵油渣埔。輕鬆半日遊,連同休息,不過五個鐘頭半。

南坑排分叉位

可愛小澗

較有古道特色的一段

弱肉強食

南坑排古道上的廟

大樹下西路

十八鄉大棠及元朗市中心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