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泊爾珠峰基地營攀島峰D12︰屏息迎接登頂日

日期︰2017-04-19
路線︰Chukhung (4,730m) → Island Peak Base Camp (5,087m)


瞬間,有種震撼心靈的氣流充斥四周;明知山是活體,卻被她活着的聲音而抖擻,彷彿在共嗚,很想去回應。

島峰基地營,海拔5,087米,設於一處名為 Pareshaya Gyab 的碎石谷地,倚 Lhotse Nup Glacier(洛子努冰川)西側,島峰南面山腳;無水源,在營地工作的廚房工,須走約一個鐘路取水。凡攀登島峰者,皆停留於基地營,及至凌晨時分出發。若遇上天氣不佳,諸如落雨或落雪,攀登者需留在營地守候,是故時間充裕者,會安排多一至兩日後備日,有備無患。由於我們時間緊迫,只能賭上明早的好天氣,冀能順利登頂。原定行程,是日應由基地營走到高地營(High Camp,海拔約5,400米),原意是「一口氣由基地營登頂,攀升過急且路程長,減低登頂成功率,尤其亞洲人耐力較弱,多花一日時間由基地走到高地營休息,登頂日會較為舒服」,Rabin 如是說。於高地營過夜者稀,加上地勢更高,氧氣含量更低,晚上不易入睡,加上晚風甚強,環境惡劣,即使省卻時間和體力,卻增加高山反應的機率和因睡眠質素差而令表現失色。因行程更改而回到典型的攀登日程(即由基地營直接登頂),於我而言,風險無異。

尼泊爾珠峰基地營攀島峰D11︰閒步河谷望島峰

日期︰2017-04-18
路線︰Dingboche (4,410m) → Chukhung (4,730)m


三名為理想而長眠於洛子峰山腳的英雄…對於他們身亡固然傷感,亦為其勇氣與膽色感到欽佩。

Chukhung(宗古),海拔4,730米,為 Chukhung 谷最後一個村落,周遭圍繞着眾多冰河︰Nuptse Glacier(努子冰川)、Lhotse Nup Glacier(洛子努冰川)、Lhotse Glacier(洛子冰川)、Imja Glacier(島峰冰川)、Chukhung Glacier(宗古冰川)及 Ama Dablam Glacier。雖然稱為村落,但此地僅於登山季節為登山者服務;在嚴冬,Chukhung 積雪甚厚,村民根本無法生活。行程本來止於島峰基地營,奈何因隊友生病而將一日行程斬成兩日,好讓他有足夠休息,提高登上島峰的成功率。是故,是日步程僅三個鐘,在晴空萬里下可漫步河谷,欣賞周遭山峰,亦利用多餘的時候,租借攀登島峰所需的裝備。

尼泊爾珠峰基地營攀島峰D10︰強風弗靜闖高峰

日期︰2017-04-17
路線︰Gorak Shep (5,140m) → Kala Patthar (5,644m) → Dingboche (4,410m)


山是嚴苛且無情,登山者除了能力以外,還需要運氣。

Kala Patthar(卡拉柏塔),海拔約5,644米,在尼泊爾語解作「黑岩」,實際上只是一個位處 Pumo Ri 南脊的小山頭。山頂設有簡單的天氣測量站,亦是前往珠峰基地營的登山者必定順訪的地方。由於基地營因處山谷之中,並不能望見額菲爾士峰,而 Kala Patthar 卻是一處容易抵達,同時能望見額菲爾士峰,故成為眾多朝聖者抵達的最高點。雖然此山頭標高達五千六百米,但由於測量點略有不同,一般而言登山者只會抵達海拔約五千五百五十米左右的假頂。

尼泊爾珠峰基地營攀島峰D09︰強風未止闖基地

日期︰2017-04-16
路線︰Lobuche (4,940m) → Gorak Shep (5,140m) → Everest Base Camp (5,364m) → Gorak Shep (5,140m)


冰粒偶爾吹起,打在面上略感刺痛,但不久已失去痛覺,所有暴露在空氣的肌膚已經冷得麻痺。

Everest Base Camp,通名「珠峰基地營」,作為攀登額菲爾士峰(珠峰)的起點和終點,查分南北︰南者位處尼泊爾境內,海拔5,364米,設於 Khumbutse(坤布輋峰)之下,一般需花約一週徒步方能抵達;北者位處西藏境內,海拔5,150米,行車可達。EBC trek 一般所指就是南邊營地,而登山者亦多從南面登峰。今日基地營已成旅遊景點,是不少登山者健行的最終目標。全球暖化令冰川退卻,昔日照片上的皚皚冰川,今已不復見。2015年四月廿五日,7.8級地震(地震矩規模)令 Pumo Ri 雪崩,直衝基地營,奪去十九條人命;隨後五月十二日的餘震,令通往基地營的山徑受損,須加以修繕。

尼泊爾珠峰基地營攀島峰D08︰白雪封頂享盛讌

日期︰2017-04-15
路線︰Dingboche (4,410m) → Lobuche (4,940m)


白色的雪與黑色的岩,山體像是水墨畫一樣;整個世界,除了七彩繽紛的登山者外,都成了單色世界。

落雪,對於我們這些生於亞熱帶的城市人來說,可謂相當雀躍︰遍地雪白的景色,無痕的新雪覆蓋大地,山峰的露岩亦染上一片銀白;然而並非每名登山者皆能遇上。記得在安娜普納環峰線,我們在Manang(海拔3,540米)當晚遇上一場大雪,直到早上吃早餐時仍未停止,這種狀況與今日如出一轍。雖然落雪能帶來美景,過大的雪卻會令前路不通,阻礙行程。當年前往 Tilico Lake 時,差點因大雪令行程中止。幸運的是,今日與當日一樣,在我們吃完早餐之際,太陽驅散雲層,不再落雪。

尼泊爾珠峰基地營攀島峰D07︰初遇雪飄渡寒夜

日期︰2017-04-14
路線︰Phortse (3,800m) → Pangboche (3,960m) → Shomare (4,060m) → Dingboche (4,410m)


不知不覺間,早晨的空氣比起抵步的日子來得清澈,造成空氣污染的沙塵都沉積在較低海拔。

無論攀登額菲爾士峰、Ama Dablam 或是島峰,Dingboche 都是必經且停留的一個村莊。Dingboche(丁波輋),海拔4,410米,可算是昆布地區進入更高海拔最後一個具規模的村莊。不少人選擇在此地再作一日高度適應,但對我們來說,下一個高度適應日,是在更前方的 Gorak Shep(高樂雪,海拔5,140米)。這段路上半段並非傳統 EBC Trek 的路線,因而顯得零舍冷清,倒能讓我們好好享受,欣賞來回走在同一段路的登山者所看不見的風景。

尼泊爾珠峰基地營攀島峰D06︰踏足殊途展新貌

日期︰2017-04-13
路線︰Namche Bazaar (3,440m) → Mong La (3,985m) → Phortse (3,800m)


這是當地居民的日常,卻是來自城市登山者的惡夢。

傳統 EBC 路線,採取原路去、原路返的走線,使得登山者在回程時走重覆的路,略感沉悶。雖然並非整段路線皆可避開這個問題,然而 Dudh Koshi 與 Imja Koshi 兩河交匯的河谷,兩岸皆有可行的路,讓我們在今日與明日,走了一條與別不同的路線。傳統上自 Namche Bazaar 出發,於 Sanasa 的分岔路口,會下切河谷至對岸登上 Tengboche,再下切河谷登上 Pangboche,算是頗費力氣的路段;而我們在今日採取 Gokyo Trek 的路線,於 Sanasa 高走至 Monjo,再下切河谷登上 Phortse,於明日沿較少上落的路抵達 Pangboche 與主線匯合,至 Dingboche 方止。回程時方沿傳統路線落山。從結果而言,兩段不同路線,不同的風光,讓我們享受到不同的景色,實在幸福至極。

尼泊爾珠峰基地營攀島峰D05︰世界頂峰現眼前

日期︰2017-04-12
路線︰Namche Bazaar (3,440m) → Syangboche (3,750m) → Namche Bazaar (3,440m)


很多人(尤其在過去西方人的觀念)只着重攀登者的成就,卻忽略了從旁協助的雪巴人所付出的血汗。

Mount Everest,額菲爾士峰,海拔8,848米,為世界第一高峰(以海拔計算),在尚未正式命名前,此峰標示為 Peak XV(十五峰),有待測量。直至1865年,英國皇家地理學會才冠以英屬印度測量局局長 George Everest 的名字,以紀念他的成就。在中國,為抗衡西方主導的登山運動,遽於2002年,藉口其山峰應以藏語正名,稱為 Qomolangma,即我們常稱的「珠穆朗瑪峰」(珠峰),在此之前,皆稱作「額菲爾士峰」;在臺灣,則使用意譯而稱為「聖母峰」;對於尼泊爾政府,亦不甘於出讓命名權,於六十年代命名為 Sagarmatha,即「薩迦瑪塔」,是尼泊爾人首次對此峰的命名,卻至今仍不流通。

尼泊爾珠峰基地營攀島峰D04︰繁榮村鎮南輋墟

日期︰2017-04-11
路線︰Phakding (2,639m) → Namche Bazaar (3,440m)


行者苦撐,背伕在苦撐,連驢仔亦在苦撐;沿途有不少石櫈,高度不便坐下,卻剛好站着放下背囊,這個設計是讓一眾背伕休息,放下身上的重檐,登山者切記勿霸佔位置。

Namche Bazaar(南輋巴札,或可叫作南輋市集),乃坤布地區(Khumbu Region)最大最繁榮的村鎮,亦是探索額菲爾士峰及其周邊地帶必經之路。村鎮建立在弧形山谷之中,標高3,440米,是絕大部份登山者的首個高海拔適應地點。Namche 可謂坤布地區登山者的集散地,大量登山裝備的店舖(甚至有知名品牌進駐)與咖啡店,更顯得其繁華的一面。雖然過度現代化讓山區體驗失色,但須知道停留在這裏的登山者,除了往山上走,更多是在山上度過了半個月,甚至更長時間的歸家遊子。不少人建議在此地方購買必要的裝備登山,但品質卻是一分錢一分貨,除非有所違漏或是只打算使用一次,否則不太建議這種模式;當中亦有正牌裝備,價錢與香港買到的相近,卻失去熟習裝備特性的機會。Namche 是一個讓人沉醉於登山氣氛下好好休息的地方,像我一樣喜愛咖啡的登山人士更能聞着喜馬拉雅咖啡豆的香,好好沈澱都市的煩囂,洗滌心靈,為往後登山遇上的種種考驗做好心理準備。

尼泊爾珠峰基地營攀島峰D03︰高危機場享平安

日期︰2017-04-10
路線︰Kathmandu → Lukla (2,850m) → Phakding (2,639m)


Pasang Lhamu 正是這名女性的名字,身為雪巴人的她,以首名女性的身份登上額菲爾士峰;時值1993年四月廿二日,Pasang 的第三次攀登終於成功,奈何一如常態,落山時天氣轉差,令她於西峰終其一生。

踏進 EBC 徒步路線(Everest Base Camp Trek)有兩種方式︰乘坐飛機由加德滿都前往 Lukla,或乘坐巴士由加德滿都前往 Jiri,再步至 Lukla。前者需時半個鐘,後者則花約七日(半日巴士及六日步程)。受時間所限或體能局限,一般旅者皆採用前者路線,亦有人對前往 Lukla 這程內陸機避之則吉,寧花一個禮拜亦不願坐上這班山區小型飛機。2008年,Lukla 機場改名為 Tenzing–Hillary 機場,以紀念兩名最先登上額菲爾士峰的尼泊爾人雪巴丹增‧諾基(Tenzing Norgay)及紐西蘭人艾蒙‧希拉里(Edmund Hillary)。冠上世界最危險機場這個稱號,原因不言而喻︰崖邊極短距離的跑道,飛機需以斜坡加減速,稍有差池,墜崖撞山,機毀人亡。

本日行程由海拔2,850米的 Lukla(盧拉),往下走至海拔2,639米的 Phakding(柏碇),幾乎全為落山路,相當輕鬆;Lukla 海拔與秘魯的 Cuzco 相約,雖僅僅進入高海拔範圍,對於剛由海平面高度抵達的我們來說,仍不得輕視。

尼泊爾珠峰基地營攀島峰D02︰加德滿都半日遊

日期︰2017-04-09
路線︰Thamel → Kathmandu Royal Palace → Swayambhunath → Thamel


2015年四月廿五號,尼泊爾一場大地震,除了中斷珠峰整個春季登山外,亦對加德滿都大量古蹟做成不同程度破壞,有的甚至完全毀滅,損失慘重。加德滿都谷地有三處王宮廣場,包括加德滿都王宮廣場(Kathmandu Durbar Square)、帕坦王宮廣場(Patan Durbar Square)及巴克塔普爾王宮廣場(Bhaktapur Durbar Square),全部皆列入世界文化遺產。猴廟(Swayambhunath),建於加德滿都谷地的一座小山丘上,不但作為佛教徒的寺廟,亦受印度教徒所尊重,更成為尼泊爾國家的象徵;於山上更可放目整個加德滿都谷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