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泊爾珠峰基地營(EBC)攀島峰D08︰白雪封頂享盛讌

日期︰2017-04-15
路線︰Dingboche (4,410m) → Lobuche (4,940m)


白色的雪與黑色的岩,山體像是水墨畫一樣;整個世界,除了七彩繽紛的登山者外,都成了單色世界。

落雪,對於我們這些生於亞熱帶的城市人來說,可謂相當雀躍︰遍地雪白的景色,無痕的新雪覆蓋大地,山峰的露岩亦染上一片銀白;然而並非每名登山者皆能遇上。記得在安娜普納環峰線,我們在Manang(海拔3,540米)當晚遇上一場大雪,直到早上吃早餐時仍未停止,這種狀況與今日如出一轍。雖然落雪能帶來美景,過大的雪卻會令前路不通,阻礙行程。當年前往 Tilico Lake 時,差點因大雪令行程中止。幸運的是,今日與當日一樣,在我們吃完早餐之際,太陽驅散雲層,不再落雪。

室外一片雪白,大地披上新裝,景色叫人耳目一新。雲層散去的速度極快,彷如劇場布幕拉開般,白色的 Ama Dablam 展現眼前。在 Dingboche 後緩緩上攀的山徑,登山者踏着新雪前進。新雪極為好行,乾燥且充滿空氣,登山靴半埋於雪中,不會滑倒,有種踏實的感覺。不知從何來的數隻小狗,多半來自村莊,牠們跟着登山者前進,遇上會餵食的人,便緊緊跟隨,狀甚可愛。回望 Dingboche,倚 Ama Dablam 之下,顯得極其渺小。

一夜大雪

茶屋正門


離開 Dingboche

Ama Dablam 與 Dingboche 全景

狗隻隨後

Taboche

我們的背伕

不知何解躺雪地變成指了定動作

走至向西斜坡,山徑在地圖看如一條直線,依山腰前行。左側雪白山峰,喚作 Taboche(塔波輋峰,海拔6,542米)。瞬間,雲煙湧至,將眾山沒頂。我們就像昔日往北極探險的遠征隊一樣,在雪白的平原與灰暗的雲霧中依前人留下的腳印前進。部份路段因太多人踏過,令雪變成冰,極其濕滑,剛巧地勢較陡,生怕滑倒直達河川。白色的雪與黑色的岩,山體像是水墨畫一樣;整個世界,除了七彩繽紛的登山者外,都成了單色世界。雲霧漸變得放肆,幾乎再無山景可言。即將抵達 Thokla(海拔4,585米),是昔日坤布冰川仍未因全球暖化而溶解的盡頭。過鐵橋,來到建有茶屋的 Thokla,只為服務登山者。我們在此稍事休息,在冰雪包圍下喝一杯薑檸蜜。

人在雪原

河流沒於雪中

再次回望 Ama Dablam

此時霧起

我們的登山嚮導

小石屋

水墨畫

前方為 Thokla

過橋

Thokla

緊接須急升二百五十米至 Thokla Pass(海拔4,830米),遠看只是普遍的碎石斜坡,只因海拔高而比眼見的走得辛苦。站在 Thokla Pass 向西南方向望,除了 Ama Dablam 外,Malangphulang(海拔6,573米)、Kangtega(甘地嘉峰,海拔6,685米)和Thamserku(唐瑟古峰,6,623米)勉強可見。走過此山口,山徑引領我們來到坤布冰川左側,因冰川將沙石推起,使得我們視線被一條山脊阻擋,未能望見冰川。往北望,是坤布冰川盡頭,Pumo Ri(普莫里峰,7,161米)以挺拔姿態屹立左邊,Lingtren(6,749米)與 Khumbutse(坤布輋峰,6,636米)成為冰川盡頭僅能望見的兩座山峰。左邊有一座黑色山體,其頂峰未能望見,下有營地,原來乃 Lobuche Base Camp(羅布輋基地營)。Lobuche(羅布輋峰,東峰6,119米,西峰6,145米),既是山名亦是地名,等待攻頂的人也許今早的雪要多等一日。

前方盡處便是 Thokla Pass

Thokla Pass

隨影

Pumo Ri 始現

Lobuche 就在山嘴之後

Lobuche

時間十二點半,正當我疑惑是日為何仍未進食午餐,前方有建築物出現︰我們抵達 Lobuche。原來今日只有半日行程,我們將在 Lobuche 過夜,故是日的午飯與晚飯亦會在這間茶屋 Hotel Peak XV 享用(Peak XV,十五峰,在額菲爾士峰仍未被命名前,在地圖上標上編號有待測量)。難怪在 Thokla,Rabin 問我們是否肚餓,可考慮在當地吃午飯。如何渡過漫長時光,是我們每日面對的問題。手上帶來的小說差不多讀完,見窗外雲霧漸散,在室外拍照自娛,怎料風又起,冷得發抖卻只見山峰再次沒於雲中,只好躲回茶屋,靜待寒冷夜晚的降臨。

Hotel Peak XV

遲抵達的登山者

晚餐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