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泊爾珠峰基地營(EBC)攀島峰D09︰強風未止闖基地

日期︰2017-04-16
路線︰Lobuche (4,940m) → Gorak Shep (5,140m) → Everest Base Camp (5,364m) → Gorak Shep (5,140m)


冰粒偶爾吹起,打在面上略感刺痛,但不久已失去痛覺,所有暴露在空氣的肌膚已經冷得麻痺。

Everest Base Camp,通名「珠峰基地營」,作為攀登額菲爾士峰(珠峰)的起點和終點,查分南北︰南者位處尼泊爾境內,海拔5,364米,設於 Khumbutse(坤布輋峰)之下,一般需花約一週徒步方能抵達;北者位處西藏境內,海拔5,150米,行車可達。EBC trek 一般所指就是南邊營地,而登山者亦多從南面登峰。今日基地營已成旅遊景點,是不少登山者健行的最終目標。全球暖化令冰川退卻,昔日照片上的皚皚冰川,今已不復見。2015年四月廿五日,7.8級地震(地震矩規模)令 Pumo Ri 雪崩,直衝基地營,奪去十九條人命;隨後五月十二日的餘震,令通往基地營的山徑受損,須加以修繕。

基地營乃此行第一個目標,故早晨起床時心情特別醒神。趁早餐仍未準備好,往室外拍幾張日照金山的典型相片。吃罷 chapati 和煎蛋,配上一杯 masala tea(香料茶),昂然出發。山峰吹起雪煙,太陽斜照令山峰間出現幾道光束。離開 Lobuche 的建築群,轉至進入與坤布冰川平行的路段,進入風口位。極為罕見的強風迎面狠狠的吹,在五千米吃力前進同時亦要與風鬥力,免得吹翻。冰粒偶爾吹起,打在面上略感刺痛,但不久已失去痛覺,所有暴露在空氣的肌膚已經冷得麻痺。身上穿着一件排汗衫和風褸,過往的日子靠着行進產生的熱力保持身體溫暖而不出汗,萬料不到這股強得不可理喻的強風。特別怕凍的雙手,單單在香港的冬天已經變得冰冷,此刻即使戴上防風手套,不會發熱的手掌是不會令手套發揮保暖作用,雙手僵硬得無法握拳,感覺如極度腫脹,凍得手指痛如刀割。心中自嘲會凍傷至切手指。陽光遲遲未能照到河谷之中,望着谷外刺眼的雪峰,我渴望被太陽的熱力所溫暖。

日照金山

雪煙

離開 Lobuche

雪人

發光的 Pumo Ri

在陰影中前進

可在這張照片感受一下當時的風力

身體難耐寒風,遇上一塊可抵強風的大石,我停下來脫下風褸,立即穿起保暖衣物,好讓自己脫離抖擻狀態。網上有經驗者「教導」行友背囊如何減輕重量,當中包括僅放進一件雨褸作防水及保暖之用,此建議在一般情況當然正確,但山區天氣變化之急、不可預測的情況亦常有之,是否值得冒險,就留各人自理;正如我在香港行山,亦會帶上急救毯,但寧可小題大造,亦不願有日真正用上。最終,我們走出陰影,接受陽光的撫慰。眼前最引人入勝者,為其左方金字塔狀的 Pumo Ri。此山「僅」高海拔7,161米,但因靠近冰川而顯得巨大。山徑漸升,我們終於可以望見坤布冰川的全相。若非前晚的一場大雪,因坤布冰川蓋滿沙石,看起來只會是灰色的河谷,相形失色。冰川前方,最大者為 Nuptse(努子峰,海拔7,864米),與 Lhotse 和 Mt. Everest 形成 Western Cwm(西谷,cwm 為威爾斯語)。眼見 Nuptse 山脊吹起長長的雪煙,可想而知山上的風有多強。

太陽終於照到山徑

仍是 Pumo Ri

冰川上的強風不再,走起上來倍感輕鬆,沒多久再次爬升,此時已能望見北方群峰。除了明日的目標 Kala Patthar(卡拉柏塔,海拔5,644米),還有山峰如雪牆的 Lingtren(海拔6,749米)、Khumbutse(坤布輋峰,6,646米)、額菲爾士峰西肩(Everest west shoulder),還有基地營的帳篷。額菲爾士峰西肩與 Khumbutse 之間的山坳,可通西藏,稱為 Lho La,海拔6,006米。每座山峰都揚起絮絮雪煙,若沙丘即將隨風散去。此景可謂夢幻非常。遠方山谷平原見建築物,原來已抵 Gorak Shep(高樂雪),亦是 EBC trek 最後一個歇息地。時不過九點半。

爬升

坤布冰川東面群山

雪煙繼續「噴發」

留影坤布冰川

深入山區

坤布冰川北面群山

Lho La 與 Khumbutse

過澗

Lho La

Lingtren

左為 Pumo Ri,下方土丘 Kala Patthar,Gorak Shep 在正中

Gorak Shep 位處古湖床

由於前往基地營的人相當多,Gorek Shep 難以承受過多的來訪者,茶屋內人山人海,大家都擠在一起,吃個相當早的午餐。飯後,繼續向基地營前進。眼前是壯麗的 Lho La 山坳,Lingtren、Khumbutse 和額菲爾士峰西肩如三個巨人,俯視芸芸到訪者。山徑由冰川推起的堆積物,逐漸往右下切至冰川旁邊。冰川中的冰與石變得極度分明;基地營黃色的帳篷亦漸見得清楚。下切到冰川之中,冰石混合的地形露出長年不會溶化的冰,壓力下排走雪中的空氣,令冰塊變得透明。不遠處已是基地營的指定拍攝地點,石堆繫上風馬,眾人圍繞拍攝或歡呼,在藍天白雲下顯得尤其愉快。特意帶來香港旗,與其他展示國旗的登山者一樣,為自己的國家感到自豪。時間尚早,我們隨意在基地營附近閒逛,感受一下站在冰川上的氣氛。

Gorak Shep 茶屋

「WAY TO EVEREST B.C.」

前方仍是 Lho La 山口,其後方之山已是西藏國境

左方為 Khumbutse,EBC 就在下方

前往 EBC 的登山者


EBC 全員合照

冰川旁的帳幕

隨影

下午兩點左右,啟程回 Gorak Shep,途中在額菲爾士峰西肩後方看見額菲爾士峰峰尖,僅一瞬間,就被雲霧吞噬。很多人以為在基地營可以望見她,實際上卻是無法望見。花約不足兩個鐘,在晴朗的天色下漫步,再次回到 Gorak Shep;我們必須好好休息,明早日出前,將會往更高的 Kala Patthar,一睹世界第一高峰的風采。

額菲爾士峰躲在後面悄悄露面

回頭

抵 Gorak Shep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