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顎左龍

日期︰2017-06-11
難度︰龍顎石澗 ★★★★
   左龍石澗 ★★★★
路線︰東涌→黃龍坑→黃龍石澗→臥龍石澗→龍顎石澗→盤龍棧道→左龍石澗左源→黃龍石澗→黃龍坑→東涌
編號︰龍顎石澗 28.2/170611+1:269
   左龍石澗 27.2/170611+2:270


龍顎石澗,源起鴨腳瀝,流入臥龍石澗「龍爪潭」再轉入黃龍石澗,自「觀鳳臺」起是臥龍石澗最右的一支支流。龍隙之上,峽中有峽,瀑外有瀑,其水並不豐沛,但水流自瀑頂飛散崖峽谿壑中,有「鶴飄龍顎」的仙景美喻;攀登主瀑,仍全澗最險要之處,依崖邊棧道仰攀,腳下千仞,「絕龍谷」餘勢盡收於此。主瀑「鶴飄龍顎」上下,各有橫路,下者約300米盤山腰可接「觀鳳臺」;上者約420米「盤龍棧道」,乃連接東至西起左龍石澗右源及左源、龍顎石澗、懸龍石澗及臥龍石澗的要道。

左龍石澗,《百澗》叫「左龍爭珠」,土名磨刀坑。源起鴨腳瀝,流入黃龍石澗三龍峽。每當順溯黃龍,未抵三龍峽前,見左壁有銀絮飛瀉於巨壁之間,那便是左龍石澗的主瀑。左龍主瀑,天塹的浮雕石柱與瀑頂「石丞界」的輋田遺址,均叫人不得不讚嘆天地人共存的意境。瀑頂源流雙分,其中以左源較為出色。

  ——修改自《龍顎石澗》及《左龍石澗》兩文

龍尾坑

日期︰2017-05-30
難度︰★★★
路線︰梅窩碼頭→龍尾村→龍尾坑→龍尾脊→龍尾村→梅窩碼頭
編號︰164/170530+1:268


龍尾坑,源起鴨腳瀝,經龍尾村流入梅窩;梅窩五龍之一。鴨腳瀝、三山臺至二東山[1],相連構成大東山東坡較少人認識之幽澗,比對黃龍坑谷群澗之磅礡氣勢及險惡容貌,東坡群澗略遜一籌,然而潭清澗幽,捨棄緊張心情輕鬆探索,別有一番情調;由北至南,依次序計有龍尾坑、潛龍石澗、蓮龍石澗、蒼龍石澗及大地塘坑。本澗初段於茂林下,潭瀑相接,主瀑飛懸,至近源末竟漸見開揚,且澗床如石坡,一反源末為林中亂石之形態。必須留意,龍尾村以南有一村名龍尾坑,兩者之間為龍尾坑、潛龍石澗、蓮龍石澗和蒼龍石澗匯流之地;若於龍尾坑村入澗,即身處四澗合一之地,其右源方為龍尾坑,左源為其餘三澗之路,聞說極易迷途;然而於龍尾村入澗,即已身處龍尾坑,是為正途。

蠄蟝蜈蚣

日期︰2017-05-21
難度︰★★★
路線︰西灣亭→吹筒坳→蠄蟝石頂→蠄蟝坑→萬宜水庫→蜈蚣南坑→百足地→吹筒坳→西灣亭
編號︰蠄蟝坑  162/170521+1:266
   蜈蚣南坑 163/170521+2:267


西貢東水系大中型澗者稀少,諸如雙鹿石澗、秋楓石澗、牌額西坑、鹿赤溪、鹿湖北坑等早已廣為人知,次級者如鯽魚湖石澗、田鹿坑、田尾坑等尚能言辨;惟區內眾多小型澗道,鮮為人知,僅資深澗友踏足探索。蠄蟝坑,源起蠄蟝石頂西北山頭,兩源匯合後流入萬宜水庫;上源茂密,或山泥半掩,合流以後,澗勢漸寬,澗口處之六角柱坑峽為全澗精華之在。蜈蚣南坑,源起百足地,流入萬宜水庫;此澗臨湖一段澗床皆為六角柱狀凝灰岩,勘比流白水,澗口匯西灣山西坡諸澗,六角柱群立,彷若內湖版萬柱海岸,源末茂密惟明快可通。

屏南石澗、嘉龍潭‧2017

日期︰2017-05-07
難度︰★★★
路線︰南涌→屏南石澗→老龍田→嘉龍潭→鹿頸林屋→鹿頸黃屋
編號︰124.2/170507+1:265


屏南石澗,源起屏風山北坡,經老龍田流入南涌,又叫老龍坑;可分三段︰下段為南涌至郊遊徑石橋,「草裙瀑」、「老龍瀑」及「清簾潭」皆在此段,澗道兇險,主要靠澗邊山徑避險;中段為郊遊徑石橋至第二次與郊遊徑交匯之石橋,此段左邊因緊貼郊遊徑,多離澗路口,寬廣坡流及「九壘瀑」皆在此段;上段可分左右兩源,初時幽靜,後亦有短瀑數個,乃「千溪走廊」之地,至平頂坳為止。此澗列九大石澗,亦因意外頻生而令坊間所熟知。2012年一名山友遇山洪遇害,翌年亦有兩名少年未知因跳水還是山洪而喪生,同為七月,在天色明朗的日子下,源頭有突如其來的大雨引致悲劇;故遊澗者,宜留意澗道水文,同時密切留意天色變化及水位,制定撤退或出澗路線,以策安全。

  ──擇自《屏南石澗、黃嘉石澗嘉龍潭》(2014)

尼泊爾珠峰基地營攀島峰D18︰回頭一夢返煩囂

日期︰2017-04-25
路線︰Kathmandu → Hong Kong


由於返港班機時間在夜深,我們足足有一整日在加德滿都閒逛。對我來說,昨日的購物時間已經足夠,但女生強烈的購物欲使得今日全日繼續逛街。街上的塵埃依舊嚴重,即使來到最後一日,我們還是決定如本地人一樣,戴上布料口罩。除了昨日在 Tridevi Sadak 有幾間國際品牌專門店外,其餘的店舖,不外乎鴨寮街質素的登山用品店,但更多的,是寶石、銅器、手信(尤其頸巾、茶葉和岩鹽),偶有大型士多、畫廊、書本、服裝等。

尼泊爾珠峰基地營攀島峰D17︰歷夢似幻終須醒

日期︰2017-04-24
路線︰Lukla → Kathmandu


回想那十四日的登山行程,如夢似幻,看似遙遠,卻是實實在在經歷過。

Tenzing–Hillary 機場,也就是 Lukla 機場,迎接與送別前來探索坤布谷與世界最高點,還有充滿好奇心的人類,可是這個機場受地形與天氣的影響,並不能保證預定的航班能依時起飛;能否順利出發,與能否順利登頂一樣,登山者得順應天命。時間充裕的登山者,會為登頂日預留最多一個後備日,以防天有不測之風雲;乘塔來往 Lukla 飛機亦理應多預一日。若像我們一樣,時間緊迫,亦可於天氣並非太壞的情況下,租用直升機。當然,如天氣太過惡劣,或是直升機機位供不應求(必然坐地起價),即使有錢也未能解決這個問題。

尼泊爾珠峰基地營攀島峰D16︰霧雨紛飛急步行

日期︰2017-04-23
路線︰Namche Bazaar (3,440m) → Phakding (2,639m) → Lukla (2,850m)


假若這種『大義』彰顯,山區的村民連唯一賺取金錢的機會都沒有,不能供書教學,世代貧窮而沒有改善生活的機會。

山中行程最後一日,再次踏足起點,我們的步伐在地圖上畫了一個「丫」字。艷陽天、落雪夜、強風吹,相當幸運地,在關鍵時刻總是遇上好天氣,而每次在捱過讓人卻步的天氣後,總有難能可貴的美麗風景在眼前。在登山行程中,落雨是最不受歡迎的一種天氣,我們終於在這一日,遇上連場大雨,然而卻未有影響心情,皆因風景已經看過,倒是歸家心切,惦念文明,恨不得快點抵達終點,安坐室內,喝杯咖啡。而 Lukla 機場,已經連續兩日未有飛機抵達或離開,也許我們要作最壞打算;到底去到最後,我們終究是幸運還是不幸?

尼泊爾珠峰基地營攀島峰D15︰彼岸新景存驚喜

日期︰2017-04-22
路線︰Pangboche (3,960m) → Tengboche (3,860m)→ Namche Bazaar (3,440m)


奈何城市人多以狹隘的物慾心態放置於村童身上︰一粒糖果雖然為村童換來一刻快樂,卻令他們以為不勞而獲是理所當然。

Tengboche(湯波輋)乃攀登額菲爾士峰或前往基地營者必經之地,當地建有一座藏傳佛教的寺廟 Tengboche Monastery,成為信仰中心。Tengboche 位處開揚高地,亦是遠距離欣賞額菲爾士峰絕佳之地。因傳統走線皆來回於同一條路,我們採用來去不同的走線,盡可能不用重覆路徑。而是日行程,正是採用這種方式︰登山時在河谷對岸的 Phortse,而回程時則路經 Tengboche。是故,即使回程,風光亦感新鮮,更難得是擁有上佳的天氣,加上這條路線風光絢麗,變化之多,一度讓人錯怪 Rabin 何以去程時不走此線;原來由 Tengboche 至 Sanasa 段卻有無數的上落,比起路經 Phortse 走線,的確較易磨滅意志。

尼泊爾珠峰基地營攀島峰D14︰縱有雨水仍慶幸

日期︰2017-04-21
路線︰Island Peak Base Camp (5,087m) → Chukhung (4,730m) → Dingboche (4,410m) → Pangboche (3,960m)


平安落山比成功登山更為可貴,放棄登頂比堅持登頂需要更大決心和勇氣。

昨日成功登頂後,換來極佳的睡眠狀態。雖然早就習慣這種環境,不太會影響睡眠質素,但當醒來一刻,錯覺以為自己在家中的睡床上,未免幸福得過份。入山已近兩個禮拜,令人身心舒暢的不僅是壯麗山景,還有不煩世事,聽天由命的思緒。隊友的病情稍微好轉,也許休息了一整日有點幫助,唯盼是日下降至較低海拔,能令病情大幅改善。早餐是牛奶燕麥,配上 Rabin 帶來美味的蘋果,食慾不錯。大晴天,遠方的 Taboche 和 Cholatse 依舊磅礡,再望向島峰,曾站在她的肩膀上看風景,就如老朋友一樣,有種特殊的情感。藏雪雞在營地四處走動,與人類保持恰當的距離,繼續在營地尋寶。

尼泊爾珠峰基地營攀島峰D13︰絕頂一覽眾山小

日期︰2017-04-20
路線︰Island Peak Base Camp (5,087m) → Island Peak Summit (6,160m) → Island Peak Base Camp (5,087m)


探索冒險、挑戰自我,與征服山嶺、挑戰自然,兩者只差一線,前者與山交流,後者與之抗衡。我是徹底討厭這種妄言。

島峰,即 Island Peak,尼泊爾語稱之為 Imja Tse,海拔6,189米,為 Lhotse Shar 南脊伸延的山峰。此山峰命名於1951年,因其山峰圍繞於冰川之中,似冰河孤島而名。1953年,英國探險隊為攀登額菲爾士峰作準備,選擇攀峰島峰作練習之用,是為首登。一般攀登此峰,會以基地營作為起點,即日來回,攀升一千米,走過充滿冰隙的冰川,最後在近乎垂直的冰壁攀至峰頂。然而此山有兩峰極為接近,絕大部份攀登者以較矮的一個山峰作為終點,海拔6,160米,比主峰矮29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