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泊爾珠峰基地營(EBC)攀島峰D14︰縱有雨水仍慶幸

日期︰2017-04-21
路線︰Island Peak Base Camp (5,087m) → Chukhung (4,730m) → Dingboche (4,410m) → Pangboche (3,960m)


平安落山比成功登山更為可貴,放棄登頂比堅持登頂需要更大決心和勇氣。

昨日成功登頂後,換來極佳的睡眠狀態。雖然早就習慣這種環境,不太會影響睡眠質素,但當醒來一刻,錯覺以為自己在家中的睡床上,未免幸福得過份。入山已近兩個禮拜,令人身心舒暢的不僅是壯麗山景,還有不煩世事,聽天由命的思緒。隊友的病情稍微好轉,也許休息了一整日有點幫助,唯盼是日下降至較低海拔,能令病情大幅改善。早餐是牛奶燕麥,配上 Rabin 帶來美味的蘋果,食慾不錯。大晴天,遠方的 Taboche 和 Cholatse 依舊磅礡,再望向島峰,曾站在她的肩膀上看風景,就如老朋友一樣,有種特殊的情感。藏雪雞在營地四處走動,與人類保持恰當的距離,繼續在營地尋寶。

是日下降千幾米,看似落差大,也只不過比昨日來回登頂多一點而已。由島峰基地營,經 Chukhung、Dingboche 兩個熟悉的村落,並以 Pangboche 作為終點,落山的步程為上山的兩倍,也就是上山時兩日的距離。若登山時費盡體力,落山便會是另一個更難受的煉獄。在嚴峻的高山攀登,超過一半的意外皆在落山時發生,原因不外乎登頂時用盡體力,以致落山時因體力不足而造成種種意外。是故,平安落山比成功登山更為可貴,放棄登頂比堅持登頂需要更大決心和勇氣。望向洛子峰,峰頂只有少許雪煙,看來天色甚好;然而僅此一瞬間,山谷低處便吹來霧氣。細看其中,更是淡淡的啡黃色,恐怕是山谷低處的泥塵隨水氣上升,這足以解釋為何在較低海拔處所望的遠景模糊不清。走到古湖泊,與雲霧相交,瞬間四周只剩下地面可見。遠處的隊友,漸被霧氣侵吞。

島峰與努子峰

洛子峰

古湖床

霧氣吞逝

山區的天氣變幻莫測,當我們抵達河床邊陲之時,雲霧散開,只餘一帶厚雲。剛巧我們正前往 Chukhung,是欣賞島峰最佳的地方。帶病的隊友滯後,我們在此等候,竟有半個鐘步距之久。此時十一點鐘,卻只走了三份之一的路。Rabin 判斷再此下去,我們會在天黑後方抵 Pangboche,建議改走至 Dingboche 作罷,但想起明日因而延長行程,會極為辛苦,故仍想堅持。那麼,帶病隊友,必須付上高昂費用,以馬代步,代價是每日US$100。由於 Chukhung 沒有馬,而最近的地方是 Dingboche,也有可能因沒有預約而根本無馬可租,我們決定前往 Chukhung 休息,順便用餐,再作決定。

回程中

河邊奇石

前路

以島峰作背景

Chukhung

由於時間不足,用餐時亦不敢怠慢,吃飽後立即出發。怎料該隊友於飯後速度越來越快,完全看不出今早那嚇人的慢速度。沿着河左岸均速行走,不知不覺間,天色又轉灰暗,在我們路過 Dingboche 之後,更落起雨來。旅遊登山最令人失落的,正是雨水;然而我們在完成整個行程中所有重點之後方遇上第一場雨,時間之巧合,實在不單不能抱怨,還得感激與慶幸。Rabin 說此時島峰基地營正在落雪,有機會積雪甚厚而令在營地的人須撤退至 Chukhung,或因島峰蓋雪,靜力繩埋於雪中變得不能使用而難於登頂;也就是說,一旦下一場雪,就令翌日的登頂日取消。他說我們一路走來,依然幸運。持續時雨時霧的天氣,沒有風景可言,反正與登山時的路一樣,也沒有可惜之感。眾人的步伐比 Rabin 預期快,更於預計的時間抵達 Pangboche。入住的茶屋就在寺廟隔籬。是日行程考驗我們首次登場的防水衣物,茶屋屋主點起火爐,讓我們烘乾衣服,令我想起日本山屋在下雨日開放的乾燥房。屋主也是一名雪巴人,曾登上額菲爾士峰,其登頂照片貼在當眼處,引以為榮。雨水停下,雲層上升,山體上半一片雪白,下片依舊漆黑;這條界線,就是雨和雪的分界線,即分明,又清晰。

Dingboche

受風處

過橋

Pangboche 就在盡處

寺廟

雨後雪山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