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泊爾珠峰基地營(EBC)攀島峰D15︰彼岸新景存驚喜

日期︰2017-04-22
路線︰Pangboche (3,960m) → Tengboche (3,860m)→ Namche Bazaar (3,440m)


奈何城市人多以狹隘的物慾心態放置於村童身上︰一粒糖果雖然為村童換來一刻快樂,卻令他們以為不勞而獲是理所當然。

Tengboche(湯波輋)乃攀登額菲爾士峰或前往基地營者必經之地,當地建有一座藏傳佛教的寺廟 Tengboche Monastery,成為信仰中心。Tengboche 位處開揚高地,亦是遠距離欣賞額菲爾士峰絕佳之地。因傳統走線皆來回於同一條路,我們採用來去不同的走線,盡可能不用重覆路徑。而是日行程,正是採用這種方式︰登山時在河谷對岸的 Phortse,而回程時則路經 Tengboche。是故,即使回程,風光亦感新鮮,更難得是擁有上佳的天氣,加上這條路線風光絢麗,變化之多,一度讓人錯怪 Rabin 何以去程時不走此線;原來由 Tengboche 至 Sanasa 段卻有無數的上落,比起路經 Phortse 走線,的確較易磨滅意志。

告別昨日的雨水,出發時迎來美好的晴天。依河谷邊徐徐下降,庫門鳶尾(Iris kemaonensis,鳶尾科)夾道送別。當看見越來越多的花卉,不知不覺間海拔已降至我們能輕易應付的四千米以下。背光的 Ama Dablam 如巨大黑影,聳立於村的背後;前方的 Kongde Ri,正沒入雲霧之中。乾爽平坦的路,清風送爽的天氣,使得我們行進時極為舒暢。穿過像徵離開 Tengboche 的一道城門後,山徑急速下降至河邊,這意味着我們須走至對岸。本來此處有一條鐵橋以助橫越,但因地震而令鐵橋倒塌,登山者只能一直走至河邊,橫過木橋再上攀至對岸。沿河道回望 Ama Dablam,河景與雪山構成美麗的圖畫,不但令旅者駐足,更是眾多畫家繪畫的參考構圖(後來我在加德滿都買了一幅油畫,正是以此景為基本題材)。

Pangboche

庫門鳶尾 Iris kemaonensis

Ama Dablam

隨影

大門

過河谷

隨影

新建木橋

現場隨便拍了一張 HDR

山徑遠離河岸,進入河谷邊的森林。此地為杜鵑林,林底苔蘚甚厚,大量松蘿菠蘿(Tillandsia usneoides,菠蘿科)掛於樹上,頗有婆羅洲熱帶雨林味道。山徑再度開揚,抵 Millingo,對上之山坡,竟出現綠、啡、黑、白四層顏色,充分顯示不同海拔之下,山體表面出現的容貌與變化。右方河谷對峰,比此地稍高位置,便是我們一個多禮拜前登山走的路,就今日所見,行者的確甚稀,大多只按照傳統走線來回。Millingo 有一座古廟,惟前往其正門時,方發現正全面翻新,無甚可觀。見門外正曬乾杜鵑葉,我向 Rabin 查問其用途,原來尼泊爾人會在早上於屋簷四角點燃杜鵑葉,為宗教儀式,而此地更盛產兼大量銷售杜鵑葉至加加德滿都。由 Pangboche 出發至今,一路走來相當舒服,景色幽美,隊友問 Rabin 為何登山之時不取此路,他嘴角上揚,笑說原因即將揭曉。

倒塌鐵橋

松蘿菠蘿 Tillandsia usneoides

山上四種色

林底景觀

登山時走在對面橫山路

古廟新修

曬杜鵑花葉

杜鵑林

山徑緩緩上升,經歷十數日行程,未免有點吃力。急然間一片廣闊草坪出現,遠處有宏大酒店和雪蓋岩壁,回望更驚見額菲爾士峰及洛子峰。沒想到我們還有機會再次目睹世界最高點。在我們的右方,一道華麗木門呈現,門上有精緻木雕,塗上鮮艷色彩,且有工人正在修繕。此建築就是鼎鼎大名的 Tengboche Monastery。人類首次登上額菲爾士峰的丹增諾基(Tenzing Norgay),小時候曾於此寺廟當僧侶。我們放下背囊入內參觀,有幸地遇上頌經時間,參觀者必須脫下鞋屐,且嚴禁拍攝,方可進入場所。十數名僧侶低沉吟誦,氣氛頓時變得嚴肅,參觀者雖未必抱有相同信仰,亦立正站於牆讓觀摩,僧侶拿着冒白煙的吊壺在我們身邊搖曳,藉此將我們淨化,其白煙便是在紅炭上燃燒的杜鵑葉。參觀過後,回到大門,遇上亦是由珠峰基地營回程的香港人,攀談幾句,我們先行出發。

據說是一間酒店

Tengboche Monastery

額菲爾士峰及洛子峰

木工

柱上木雕

寺廟旁就是下降至 Namche Bazzar 的路,很快便看見源自 Thamserku 的深谷,近處是黑漆的岩壁,遠處卻是披雪的冰川,一黑一白,陰陽壁也。其中一段山徑旁有大量蒼翠松樹,頗有在日本低海拔山區行走之感。未幾再次開揚,已能看見 Namche Bazaar 所在的山嘴;然而天下間沒有這麼簡單的事,我們得須下切河谷,再次攀升,方抵 Namche。緊接一段急降道路,呈之字形,四處盡是盛放的樹形杜鵑(Rhododendron arboreum,杜鵑花科),美不勝收。再回望剛才的深谷,落差之大叫人驚嘆,重重山脊更是壯觀。彷似無盡的碎石之字路上,遇上不少上攀的登山者氣喘如牛,而我們雙腳已成機械,保持自身的速度徐徐下降。急降的終點叫 Phunki Thanga,有一個登山檢查站;而我們亦首次看見正在轉動的水動經輪。雖然之前亦曾遇上,但處於乾旱狀態下,經輪不曾轉動。由 Phunki Thanga 至 Sanasa,須往上爬升三百米,這無疑是一件極為痛苦的事。我們各自以自己的速度前進,腳下的風光亦漸漸熟悉,來到 Sanasa,一處有軍人駐守的檢查站,亦意味我們再次與登山的路重壘。

急降

樹形杜鵑 Rhododendron arboreum

重重山脊

水動轉輪

河谷

過吊橋

回望急降的之字路段

前往 Namche 的主徑

回到這個交匯點,在等待後方隊友同時,我遇上兩名村孩,一如既往,向他們說句「Namaste」,卻換來伸手一句「Chocolate!」,這種無禮且不要得的行為絕不可縱容,我再沒有理會他們,改向 Rabin 訴說他們的無禮。村孩本身是無辜,只怪來訪者多年來的縱容所致;這種事不單止發生於尼泊爾,亦見於世界上不少以旅遊業為重要經濟來源的貧窮國家,諸如馬達加斯加和多年前的中國。雖然近年於自由行者之間已有不少聲音勸喻別再無故派糖等動作,奈何城市人多以狹隘的物慾心態放置於村童身上︰一粒糖果雖然為村童換來一刻快樂,卻令他們以為不勞而獲是理所當然。城市人往鄉村尋找純真,卻親手毀滅純真。與隊友會合後,再多走一會,來到我們吃午餐的地方。此地與 Namche Bazaar 只有約兩個鐘的路,在室外靜候午餐,頓時有種放鬆的感覺。電話終能接收訊息,那一刻驚覺重回文明。午飯其間,天色驟變;在隊友選購氂牛毛織成的頸巾時,Rabin 因須趕及四點前抵達 Namche 處理要事,先行出發。而我們繼續以我們的速度前進,此段闊如車路的橫山路,再不是前來時那樣明空萬里,迷霧氤氳,整個山谷沒入雲中。抵達 Namche 之時,竟有一刻清晰,下望市集,有如在歐洲下望古城之感。緩步下走至城中茶屋,Rabin 已在守候,才剛抵步,滂沱大雨。後來雨勢減弱,我們再次尋找咖啡店休息,又買了些紀念品和明信片;回到茶屋,以啤酒預早慶祝。然而,Rabin 此刻可頭痛了︰事緣今日 Lukla 天氣不佳,所有前往 Kathmandu 的班次取消,而我們將在後日登機,未知會否受影響。

匯合登山時的路口

雲霧漸起

霧至

下望 Namche 大街

與驢仔運輸隊擦身而過

下望大街

啤酒乃山上奢侈品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