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泊爾珠峰基地營(EBC)攀島峰D17︰歷夢似幻終須醒

日期︰2017-04-24
路線︰Lukla → Kathmandu


回想那十四日的登山行程,如夢似幻,看似遙遠,卻是實實在在經歷過。

Tenzing–Hillary 機場,也就是 Lukla 機場,迎接與送別前來探索坤布谷與世界最高點,還有充滿好奇心的人類,可是這個機場受地形與天氣的影響,並不能保證預定的航班能依時起飛;能否順利出發,與能否順利登頂一樣,登山者得順應天命。時間充裕的登山者,會為登頂日預留最多一個後備日,以防天有不測之風雲;乘塔來往 Lukla 飛機亦理應多預一日。若像我們一樣,時間緊迫,亦可於天氣並非太壞的情況下,租用直升機。當然,如天氣太過惡劣,或是直升機機位供不應求(必然坐地起價),即使有錢也未能解決這個問題。

早晨,天才剛亮起,矇矓中聽到引擎聲,細心一聽,是飛機起飛與降落的聲音。連續兩日與外界隔絕,加德滿都與 Lukla 都累積了不少登山者與貨物;如今急促來回,想必天氣相當穩定。被飛機聲吵醒的不止我一個,倒是大家都不介意這樣的鬧鐘聲。茶屋大廳滿座,大家都期待登上飛機。我們在享受山區最後的早餐,而 Rabin 則忙於打探航班消息。那名年輕背伕突然現身,滿臉笑容,據 Rabin 說他是特地來幫我們拿行李到機場,不知道是本來的意思還是小費令他相當滿意。

約八點十五分,Rabin 示意我們出發。背伕幫兩名女生拿起行李,我們一行六人便向機場前進。由 Lukla 大街走到機場的短短一段石階,來的時候帶着期盼,去的時候載滿回憶。沒有時間讓人希冀,我們急步來到簡陋的登機櫃檯辦理手續。現場一片混亂,但眾人臉上都帶着笑容。Rabin 人脈廣,連航空公司亦有相熟朋友,是故我們很快便取得機票,徐徐踏入候機室。

告別 Lukla 大街

機場

機場「大堂」

辦理登機手續

在這個世界最危險的機場看着飛機升降,也許是走過珠峰基地營的所有登山者的浪漫。飛機來回升降,由抵埗到落客與行李,緊接上客與行李然後起飛,前後不到三分鐘,效率之高實在叫人口呆目定。有不少登山者買不到機位,或是等了兩日忍無可忍,通通包下直升機起航;除了來回不斷的飛機外,直升機亦繁忙至極。前前後後等了十數班機,遠望山峰的雲漸多,一度擔心天氣會否變壞。此時 Rabin 突然叫我們出發,我們的班機抵達,終於能回加德滿都了!走到停機坪,陽光從雲霧間照射。與我們同機的另一批紐西蘭人,原來他們跟我們住在同一間茶屋,可是卻等了兩日飛機。這也許是 Rabin 的功勞,我們並沒有因航空公司因疏導未能登機的登山者而延誤行程。

跑道

登機前留影

登上小型飛機,搶奪能望見額菲爾士峰的坐位計劃依然失敗;不過我們都不在意,最美麗的風光,都看過了。飛機一躍而升,飛離山谷,緊貼稜線一刻,依舊令飛機搖擺。窗外的雪峰不再誘人,倒是睡魔的誘惑更為吸引。十數日以來,長期感到清涼至寒冷的氣溫,此刻回到加德滿都,卻是炎熱非常,有種極不習慣的感覺。加德滿都機場依舊混亂,在人群中找回自己的背囊後,一前一後的背着,帶着幾分狼狽地離開機場。迎接我們的車已經抵達,在市區繁忙非常的道路塞車,我們和 Rabin 談起當地的樓價與土地擁有權。號稱加德滿都最昂貴的樓價,呎價是香港普通住宅的十分之一,而且更擁有土地擁有權,而非香港的使用權(須繳交地租,政府才是惟一土地擁有者)。

回到加德滿都

回到 Eco Hotel,Rabin 的任務差不多完結,明日他會來送我們前往機場,此刻他回家梳洗,明早迎接他今個登山季第三組客人︰來自馬來西亞的一隊長期合作登山隊。酒店經理認得我們。他帶我們到酒店別館,就是本館對面不遠處,而且裝潢更新更富現代感。回到房間,久別兩個禮拜,終於能好好梳洗。當眾人沐浴更新後,肚子已叫了不知多少次,是時候外出尋找人間美味。

Thamal 區有一條大街名 Tridevi Sadak,有多間登山用品品牌店舖進駐,我們特意前來走一走。在此之前,附近一間名為 Fire and Ice Pizza 極為吸引,成為我們填肚的地方。餐廳佈置相當舒適,盡是外國遊客;也許久違美食,亦也許食物質素真的不錯,我們吃得津津有味,相當滿足。埋單時,待應問我們是何許人,當他聽到香港二字時,竟說出一句連我也沒想過的答覆︰「Oh, you are Cantonese!」也許他的閱歷相當不錯。餐後開始逐間走遍行山用品舖,不少香港沒有引進的型號和用品叫我們看得相當興奮,一間店舖擁有三層亦非罕見之事,更叫我們流連忘返。車來車往的街道,揚起的沙塵甚於山區,陽光照射下有種迷幻感覺。逛至天黑,又是尋找晚飯地點的時間。想起在 Pokhara 吃過令人難忘的排餐,於是嘗試在加德滿都尋找排房。最後在 Chaksibari Marg 找到一間名為 Kathmandu Steak House 的排房,宜人價格,飽足的份量,熱情的款待,吃得我們不停讚好。山友常說跟我行山難以減肥,皆因登山時減去的份量,在登山後吃過豐盛的餐飲將之打回原形。返回酒店,躺在床上,疲累感一湧而出,回想那十四日的登山行程,如夢似幻,看似遙遠,卻是實實在在經歷過。

Fire and Ice Pizza

賣相與味道俱存

街道隨影

夜晚街道

墨西哥風味牛排

Kathmandu Steak House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