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南阿斯卑斯北部縱走D1︰甲府鶴舞城

日期︰2017-09-27
路線︰香港→東京→甲府


日本本洲中部有三條山脈,分別為飛驒山脈(飛騨山脈)、木曾山脈(木曽山脈)及赤石山脈(赤石山脈)。英國人 William Gowland 來日探礦,因遠看似瑞士阿爾卑斯(Alps)而喚作「日本阿爾卑斯」(日本アルプス)。此三條山脈,猶如日本的屋脊,將日本分成東西兩半,再伴以兩座獨立峰富士山及御嶽山,成為全日本高峰集中之地。飛驒山脈亦即北阿爾卑斯,名峰者甚多,諸如槍岳、穗高岳、白馬岳、立山等;木曾山脈亦即中央阿爾卑斯,以木曾駒岳(木曽駒ケ岳)為首,是三條山脈中唯一沒有三千米級山峰;而赤石山脈,亦即是次的目標︰南阿爾卑斯。

南阿爾卑斯山脈不似北阿爾卑斯可簡潔地分成燕槍穗高岳連峰立山連峰後立山連峰,而是劃分成北部、南部及深南部。北部者,以鹽見岳(塩見岳)為南界,計有甲斐駒岳(甲斐駒ケ岳)、仙丈岳(仙丈ケ岳)、白峰三山及鳳凰三山,南部者,有東岳、赤石岳、聖岳及光岳,連成一條錦長的山脊,深南部者,為相對冷門得多的大無間山及黑法師岳。

日本百名山中,超過三千米的山峰計有十四,除兩座獨立峰外,南北阿爾卑斯各佔七座及四座,然而南阿爾卑斯名氣卻遠遠不及北阿斯卑斯。

山名
海拔(米)
所屬山脈
富士山 3,776 獨立峰
北岳 3,193 南阿爾卑斯
間ノ岳 3,190 南阿爾卑斯
奥穂高岳 3,190 北阿爾卑斯
槍ヶ岳 3,180 北阿爾卑斯
東岳(悪沢岳) 3,141 南阿爾卑斯
赤石岳 3,121 南阿爾卑斯
御嶽山 3,067 獨立峰
塩見岳 3,052 南阿爾卑斯
仙丈ヶ岳 3,033 南阿爾卑斯
乗鞍岳 3,026 北阿爾卑斯
立山 3,015 北阿爾卑斯
聖岳 3,013 南阿爾卑斯

若講山勢,北阿爾卑斯挺拔險峻的山峰確是叫人着迷不已︰尖銳的槍岳、巖巉的穗高岳、險峰劍岳、靈山立山、美麗的白馬大雪溪,還有天險大切戶、不歸嶮與八峰切戶;與之比較,南阿爾卑斯卻寬容得多︰擁奇異景色的花崗岩山峰甲斐駒岳及鳳凰三山、踏破日本第三及第三高峰的白峰三山、南阿爾卑斯的女王仙丈岳,還有錦長深邃的南部連峰。如果說北阿爾卑斯要求技術,南阿爾卑斯則需要體力。將南阿爾卑斯北部眾山切斷的野呂川及北澤(北沢),使得縱走者必須大上大落超過一千米,即使從山的另一面攀登,亦需緩登過千米的高度。北阿爾卑斯立山一帶為日本山區降雪量最高的地方,而南阿爾卑斯則是降雨量最高的山區,年均雨量是日本全國的三倍。是故,南阿爾卑斯的林界線座落於2,500~2,700米之間,踏上諸如仙鹽尾根(仙塩尾根)這類漫長的山稜,可會落得全日身處森林之中的下場。不過,因其人氣不盛,走起上來不似北阿爾卑斯般人潮熙來攘往,不但可以感受山的深,亦能感受山的靜。

立山連峰縱走一役,再一次孤身上路,踏入長達六日的縱走。晚上十二點的機場二號客運大樓,靜得有如死城,睡眼惺忪,逐漸聚集的旅客,等待航空公司職員出現辦理登機手續。凌晨兩點準時起飛,沒有餐飲服務,讓我一覺睡到東京的成田機場。早上七點半左右依時抵達,日本海關的檢查似乎比過住嚴格,不少入境旅客皆要檢查行李。女關員看過我的護照,用英文問我前往日本哪裏和做甚麼,知道我來登山後,就直接放行。

靜待職員出現

日本的天空

一個人來日本,我喜歡乘座長途巴士多於鐵路,上次由名古屋前往富山,今次則由東京前往甲府。在機場購買乘車卷,時間尚早,肚皮亦餓得在叫,隨便吃碗甜腐皮蒿麥湯麵(きつねそば),才徐徐前往巴士站候車。成田機場三號客運大樓的通道裝修如賽跑跑道一樣,指示直接印在跑道上,只是拖喼的話磨擦力太大,要多花點力氣。

甜腐皮蒿麥湯麵

成田機場三號客運大樓

跑道般的走廊

每日六班,前往甲府的長途巴士抵達,站務員幫忙放好行李後,我便在車上隨便找個座位補眠,預計四個鐘後抵達甲府。雖然路過東京有點擠塞,巴士仍準時抵達目的地。進入甲洲,鄉郊地方幾乎每家每戶皆種植提子,而由八月到十月期間,更是採收季節。山梨縣盛產提子,紅白酒亦是馳名日本國內,作為全國首個釀製葡萄酒的地方,其質素絕對有保證。旅館最快也要三點後才能入住,我將行李暫放在旅館大堂便四出探遊這個開城已有498年的甲府城。

JR甲府站外便是甲府巴士總站,基本上所有主要路線皆由此出發;站後的百貨公司CELEO和山交百貨,成為住後日子讓我消磨時間的地方。氣溫比起香港來得怡人,行道樹卻裝上噴霧裝置,定時為乘涼的市民爽快一下。站前的武田信玄銅像可算是甲府市的地標,他是日本戰國時代甲斐國的將領,以甲府為基地。

甲府驛前的CELEO

午餐選擇在CELEO的一家壽司店,點了一客以吞拿魚為主題的壽司。因甲府並不產海鮮,也沒有太超過的期待。填飽肚子,動身前往車站旁的鶴舞城公園。鶴舞城又叫甲府城,建於甲府盆地的小山丘上,為戰國時代甲斐國的政治中心。城中有天守台,為建築天守閣的地基,但至今仍無法證明甲府城曾否建有天守閣。明治時代,甲府廢城;至JR中央線甲府驛興建,將甲府城分為兩半,同時再作考古,恢復舊貌,成為今日的觀光地方。進入鶴舞城,一如其他日本城郭建築,惟城址上建有現代的討思碑,有點格格不入。此城跡比起其他名城確實無可比擬,但勝在可遠望富士山、南阿爾卑斯山脈,可惜天色欠佳,只能望着「明治天皇御登臨之阯」石碑輕嘆。

吞拿魚壽司併盤

鶴舞城

入口

謝恩碑

天守台

「明治天皇御登臨之阯」

返旅館休息一會,也是時候尋找晚飯之地。旅館對面食肆林立,一間勸在地底的馬肉刺身專門店吸引着我的目光。店家稱馬肉皆來自熊本食用馬場,我毫不猶豫點了霜降馬肉刺身定食,配上甲州產白酒,相當匹配。晚上涼風吹送,叫人精神抖擻起來。明日沒有行程,是登山前的預備日,直接前往山屋留宿,好待後日日出時起步登山。

舖內裝橫

霜降馬肉刺身定食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