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南阿斯卑斯北部縱走D2︰登山預備日

日期︰2017-09-28
路線︰甲府→広河源→北沢峠


野呂川(のろかわ),為南阿爾卑斯北部最主要的一條河道,匯眾山之水,其源頭為北岳及間之岳(間ノ岳)。古時因其走線似「の」字而命名為「のの川」(の形的河),後來才音轉為「のろかわ」。不少登山口座落於野呂川,幾乎所有北部的山岳都能以野呂川為起點,例如由奈良田溫泉經大門澤(大門沢)登農鳥岳、廣河源(広河源)經白根御池登北岳或經白鳥峠登鳳凰三山、北澤峠(北沢峠)能東登甲斐駒岳(甲斐駒ケ岳)及西登仙丈岳(仙丈ケ岳),還有兩俁小屋(両俣小屋)經仙鹽尾根(仙塩尾根)登鹽見岳(塩御岳)進入南阿爾卑斯南部山區。因山高谷深,每次橫切野呂川,落差超過千米,使得縱走山峰變得極花腳力。

上午醒來已近九點,隨便買兩個飯團和罐裝咖啡當早餐後,便收拾好行李,背上背嚢出發。早在前往日本前向旅館打聽,表示行李可以存放至我再次入住,但當我離開時表示需暫托保管,卻得出截然不同的答覆。旅館拒絕後,只好尋找其他方法;JR站的保管櫃只能存放三日,超時會沒收存放物,而附近亦無其他可供存在放李的地方。幾經解釋,負責JR站保管櫃的職員明白我的處境,特例不會於三日後沒收行李,我們約定好六日後會準時取回,事情暫且告一段落。

前往廣河源的尾班車於中午左右開出,尚有一個鐘,安座咖啡店休息。咖啡店正進行推廣,即日憑發票可以一百日圓購買一樣的咖啡,可惜我喝不下兩杯。接近正午,我走到巴士站旁排隊,本以為平日不會有太多登山人士,怎料登山人士接踵而來,坐滿整班準時開出的巴士。不意外,再登山的絕大部份都是上年紀的日本人,他們不用上班,平日假日對他們並無意義。我這個年輕人算是異類,恰巧身邊的一名女生亦是異類。車票在車上發售,眼見她看似不熟行情的樣子,我一度以為她也是外國登山客。巴士由甲府開出,在鄉鎮中迂迴行駕,經過龍王驛(竜王駅)後,正式向山進發,很快便使進南阿爾卑斯林道,一條沿野呂川建造的行車路。越往深山走,霧水便越濃,窗外濕冷的空氣,令玻璃窗潮水密佈。當巴士抵達終點廣河源,已是下午兩點,即使天下着雨,眾登山客早已一身防水裝備,直接淋着雨水,排隊購買由廣河源前往北澤峠尾班巴士車票。下午兩點半,往北澤峠尾班巴開出,約十五分鐘便抵達終點。

廣河源

北澤峠

北澤峠建有山屋北澤峠木漏日山莊(北沢峠こもれび山荘),是我後日入住的地方,今日南行將十分鐘,前往長衛小屋。沿南阿爾卑斯林道走,右邊會即時遇上兩條同樣經大瀧之頭(大滝の頭)登仙丈岳的登山口,未幾左手邊有山徑,是前往長衛小屋的路。數分鐘的路,已是如澗流一樣,水在碎石路上流動,雨水細而密,標高2,000米的長衛小屋,被白霧包圍,紅葉黃葉勉強可見。負責人跟我確認預約好的內客,將背嚢安放好,便坐在以柴生火取暖的室內,閱讀登山雜誌,等待晚飯時間。明早的早餐將以便當形式發送,是兩個飯團;而午餐竟然是兩個牛角包,配上少許糖果以補充能量,更搞笑的是一包配麵包食用的條裝咖哩,連身旁的日本人亦不禁自問「何でカレー?」(為甚麼是咖哩?)而我在此刻,已決定早餐必須將麵包吃掉,那兩個飯團非午餐不可,這才配合我的用餐習慣和登山時的食物消耗量。

南走南阿爾卑斯林道

此處棄林道

營地後的紅葉

長衛小屋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