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南阿斯卑斯北部縱走D6︰白峰三山(下)

日期︰2017-10-02
路線︰農鳥小屋→間ノ岳 (3,190m) →中白根山 (3,055m) →北岳 (3,193m) →白根お池 →広河原 (1,520m)


與之對望,一座曾登上的山峰總抱有特殊的感情,此刻像與老朋友相見一樣,盡在不言中。

北岳,標高3,193米,為日本第二高峰,日本百名山一員,南阿爾卑斯之首,白峰三山主峰;雖然高度全日本排行第二,卻遠比3,776米高的富士山矮了一大截。因位處白峰之北,故名北岳。北岳有着獨特的生態系統,不少僅見於北岳的特有種或首次於北岳發現的植物,諸如北岳草(Callianthemum hondoense)、北岳金鳳花(Ranunculus yatsugatakensis subsp. kitadakeanus,八岳金鳳花亞種)、北岳鳥兜(Aconitum kitadakense)、北岳薺(Draba oiana)等等。山勢挺拔,尤以於間之岳所見最為經典;大樺澤源頭、東崖之企壁極具壓迫感。除由奈良田經大門澤縱走白峰三山外,若只登北岳一峰,幾乎只有廣河源來回攀登一線可取,其東稜經八本齒之頭(八本歯ノ頭)走池山吊尾根和西面之左俁澤(今路不通)雖可抵北岳,卻是高難度險線。今年八月十九號黃昏,於北岳山莊一分鐘步程處,發現一隻大如一人營的黑熊,未知是否被人類的食物味道所吸引,卻明確地指出,即使脫離森林,仍擺脫不到熊出沒的威脅。

間ノ岳︰農鳥小屋~間ノ岳~中白根山

木屋外氣溫低於冰點,尤以日出前更為寒冷。農鳥小屋的老伯開門叫嚷,不是說早晨已經準備好,而是叫我們不要錯過精彩的日出。這個奇怪的舉動,我迷迷糊糊的往窗外望︰風起雲湧,腳下雄濤雲海,頭上厚雲壓頂,僅在我們身處的高度有一線空隙,富士山山頂就如夾餅中的餡料,獨欠峰頂的糖霜。「今は一番きれい時間だよ!」(此刻是最美麗的時間唷!),老伯如是說。日出前的凜冽的風固然刺骨,相比起數月前踏往珠峰基地營不過是小菜一碟,拿着相機,不動如山,我知道日出前天空色彩的變化是何等迷人。破曉,魚肚白的頂底兩層厚雲,夾層的天空,由暗藍漸轉為紫色,朦朧間雲中出現一點紅光,地球所有生命賴以維生的太陽正在升起。從柔和的深紅,到刺眼的白黃,頂層雲底染成一片泛紅,然後漸被驅散,底層雲頂同樣橙紅,被抑壓的力量逐漸消失,正蘊釀上升的衝動。富士山依舊聳立,紅如赤富士。當太陽變得耀目不可直觀,偉大的日出戲曲宣告落幕。美得令人口呆目定的日出,成為我們食早餐時的話題。

破曉

日出,如墮入新海誠的幻想世界

日出過後,天色轉差,雲霧由山腰湧上,視野甚差。同屋的幾名日本人先行出發,緊接是那兩名香港人,他們打算翻過農鳥岳,經大門澤落山抵奈良田,泡個溫泉休息一日,再由夜神峠登鳳凰三山,屈指一算,那日是我落山的日子,終點同為夜神峠,如無意外將會再次相遇。告別後,我靜待守候,期望天色變好。眼前的霧氣漸散,僅在間之岳及農鳥岳山頂厚實的雲賴死不走。正動身出發,那三名法國人亦準備妥當;和他們了解行程,原來他們打算經三國平南走仙鹽尾根南段往鹽見岳,似乎打算一直走至聖岳和光岳。我們一起出發,未幾已抵分歧點,他們徐徐左轉,而我則回走昨日的路,向不見頂的間之岳前進。

間之岳

農鳥岳

昨日幻想很漫長的碎石坡上山路,走起上來竟覺輕鬆,昨晚凍醒並沒有影響我恢復體力。留意到間之岳至農鳥岳一段路的路標與別不同,尤其在石頭上標示的點,有幾處畫成心形,叫人會心微笑;我獨自猜想,也許是那老伯的作品。遙望盬見岳及後方山脈,盡在雲霧之中,想必那三名法國人的路並不好走;相反望向鳳凰三山卻未有雲霧在頂,曾被驅散的頂層雲又再次聚集。一如想像,間之岳無景可觀,慶幸昨日登上,曾考慮下走三國平繞過間之岳,免去今日走重覆的路,但見昨日天氣晴朗,故選擇登頂,此刻回想,不得不為這個決定而自豪。沒想到,當抵達間之岳山頂時,突然間豁然開朗,雲霧像開天眼一樣再次分成頂底兩層,而我卻幸福地身處中間的無雲地帶︰遠至富士山,近至眼前宏偉的北岳,都清楚可見。

登間之岳的路

雲上富士

心心路標

鳳凰三山

間之岳山頂的狀況

北岳與甲斐駒岳

平緩漸降的山徑引往中白根山,瘦岩稜上雲霧彌漫,不熟悉這種地形的行者極易迷茫。這段路我遇上兩名登山者詢問正確路線。然而雲霧並無將景色完全掩蔽,亂石中頑強生長的高山植物一片紅一片綠,溪谷兩邊的黃葉紅葉,與岩脊此消彼長。越過標高3,055米的中白根山後,挺拔的北岳膛膛出現。北岳山腳下是建於標高2,905米的北岳山莊,值接的兩百米攀升,是攀登北岳最大的難關。

往中白根山

七彩

霧中岩稜

岩脊秋色

中白根山

往北岳

北岳

北岳︰中白根山~北岳~広河原

沿碎石山徑緩速下降,因進程比預計的快了不少,步速進可能減慢,然而性急的我,所謂的「慢」,亦比預計的時間快上不少。是故消磨時間的選址,幾乎落在山頂或展望良好的地方,還有山屋外歇息。北岳山莊門行張貼一張告示,任誰也會明白的「熊出沒注意」。距今一個半月前,就在身處的地方不遠處,有人目擊一隻大小如一人營的日本黑熊,雖至今未有第二次目擊個案,但亦暗示身處山中,要有隨時遇上熊的心理準備。

熊出沒注意

近望北岳,看似普通的一座山峰,山徑明確於山腹向上伸延,然後消失於山中。初段山腰路相當好走,但當山徑消失之時,便須於右方碎岩坡攀登。部份高危路段建有簡單木梯輔助,但陡峭的坡度叫人上氣不接下氣。遇上從山頂落山的行者,你一句「頑張ってください!」(請努力!),我一句「気をつけてください!」(請小心!),為寒冷的天氣添上幾分暖意。極目遠方,雲海波濤洶湧,甚至有偽裝成山脈的雲層。險要的岩坡山徑接上最後的山稜,路見平緩,是吊尾根分歧點,直上乃北岳山頂,右走則下降至八本齒坳(八本歯のコル)及八本齒之頭(八本歯ノ頭),一段難度較高的路線。原定行程會取此道,但因是日天氣不穩定,故改成經小太郎尾根分歧至白根御池。

登頂的路

馬先蒿 Pedicularis verticillata 唇形科(タカネシオガマ=高嶺塩釜)

碎岩坡

山頂在望

登上北岳最後的路,走在浮沙碎石陡坡之中,回望間之岳與中白根山之間的北澤谷,雲海佔據,池山吊尾根及鳳凰三山沒入雲海中。山頂,標高3,193米,日本列島第二高點,僅次名山富士山。與之對望,一座曾登上的山峰總抱有特殊的感情,此刻像與老朋友相見一樣,盡在不言中。沒入雲中的仙丈岳,雲濤拍岸的甲斐駒岳,突然浮出雲海之上的鳳凰三山,沒想到這種天氣亦能望見群峰。沒有藍天白雲的確叫人失望,但雲海浮沉卻叫人驚喜。

最後的浮沙碎石

回望間之岳及中白根山

池山吊尾根

北岳山頂

甲斐駒岳及鋸岳

雲浪

離開北岳,未幾已是北岳肩之小屋(北岳肩ノ小屋),是一處拖延時間的好地方。我坐在室外的長櫈上,望着雲上富士休息。山莊職員擔心我受寒風吹襲,問我要不要坐進室內。我拒絕他的好意,感受大自然的力量也是享受山的一部份——只要是個人可承受的力量。離抵達廣河源的急降預計需時四個鐘,也預示即將完成白峰三山的行程。連綿不斷的碎石路,是典型日本高山的風景,對長期縱走疲累的雙腳並不易行,更易因磨擦令腳掌出現水泡。所幸多次經驗令我不用擔心這個問題。北岳北稜有一座山峰名小太郎山,標高2,725米,是展望仙丈岳、甲斐駒岳及鳳凰三山的好地方,沿小太郎尾根走,來回需時不足三個鐘。是日天色不良,放棄;在小太郎尾根分歧附近,路上的露岩呈現暗紫,有如紅石門深紅紫色的岩石。

北岳肩之小屋

鳳凰三山,雲海孤洲

小太郎山、仙丈岳及甲斐駒岳

紫色露岩

小太郎尾根分歧後不久,有兩路可走︰右路稱為右俁路線(右俣コース),接回由八本齒坳下降的左俁路線,經大樺澤二俁進入大樺澤返回廣河源,路程較短而坡度相較平緩;左路則沿草谷走至白根御池,依山腰橫移再急降至廣河源,路沿複雜而路程較長。因時間尚早,我決定走後者。這段路極碎,落山必須小心滑倒,離開峰頂後,植被明顯轉為紅黃色的葉,北岳險峻的東壁,在雲中若隱若現。此線亦是欣賞北岳植物的好路線,亦會看見遭鐵絲網圍起的植物群,以防止過度生育的日本鹿咬食而引致絕種。海拔漸低,亦進入雲霧之中,不時遇上登山者,汗流浹背,氣喘如牛,由此線急登,的確並不簡單。

北岳東壁

回望

五彩

防鹿咬食的網

黃葉與東壁

漸入霧水中

霧中行

北澤附子 Aconitum nipponicum subsp. micranthu 毛茛科(キタザワブシ=北沢附子)

有一波平如鏡的池塘在前,原來已抵白根御池(白根お池),旁邊建有白根御池小屋,屋後盡是雲霧吞食的森林。山屋後是一段橫移山徑,經過無名溪澗,繞過山泥傾瀉位,然後抵達急降的直路。此隱脊陡峭得在部份泥坡架設木梯方能前行,令我驚訝的是遇上一名頭髮銀白的老婆婆,竟從此路登山,雖然速度慢,其體力與意志令我心感佩服。將來遘入老年的我,仍能登上這樣的山嗎?實在不敢想像。無盡的落山路,由山頂起計高度差達一千七百米;下午一點半左右,抵達廣河源。站在廣河源山莊(広河源山荘)門口,察覺到微雨漸降。走進山莊,道出預約的名字,今晚我獨享一室;大量餘暇,坐在窗邊翻起書本,無論雜誌還是漫畫,皆係以山為題。沉醉一刻,發現窗外雨勢變得惡劣,不少路過的登山者已穿上防水裝備,仍顯得略為狼狽。河岸對面是返回甲府的巴士站,在此留宿的人不多,經過者卻為數不少。慶幸自己在雨前抵達,雖然常備防水裝備,卻不願穿上。這晚晚餐,牛肉火鍋、地產紅酒與山梨縣產提子讓我心花怒放,交通方便的地方,連食物亦見豐富。我期望明日天氣有如出發那日,雨後放晴,不用穿上防水裝備。

白根御池

白根御池,標高2,230米

白根御池小屋

橫溪谷木棧道

林中急降

林中隱脊

接近河邊

廣河源山莊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