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南阿斯卑斯北部縱走D8︰鳳凰三山(下)

日期︰2017-10-04
路線︰薬師岳小屋→苺平 (2,524m)→夜叉神峠→夜叉神峠登山口 (1,380m)


『有緣山上自相見』是我的登山銘句,更何況遠在日本的南阿爾卑斯,亦兩度相遇,實在難能可貴。

若要以兩個字來形容北阿爾卑斯山脈與南阿爾卑斯山脈,前者應屬「險奇」,後者應為「深邃」;前者的粗獷與狂野,對比後者的柔和與溫厚,縱走起來完全是兩種不同的感覺︰成功感比對治癒感。剩下的中央阿爾卑斯,似是擁有介乎兩者之間的特質,尚未踏足,也許是下一次旅程的目標,屆時再行評論。回說鳳凰三山南脊,由莓平到夜叉神峠,雖然落差達一千四百米,卻因山徑曾是古人的生活道路(即類似香港村落之間的古道),故並不會有陡峭或困難的地方。今日,此山徑成為最多人採用的登山路之一,僅花一日時間,便可由登山口登山鳳凰三山;而另一條相當受歡近的登山道,乃由青木鑛泉(青木鉱泉)為起點,分三條路線直登藥師岳或地藏岳。

夜叉神峠︰薬師岳小屋~夜叉神峠登山口

是日乃登山行程最後一日,半日步程僅僅落山一途,歸心似箭,睡醒一刻特別精神。步出山莊,離日出還有半個鐘,天色陰沉,輕登藥師岳,見雲低又厚,日出無望,便返回山莊等候至早餐時間。用餐時,聞知不少行者摸黑走至觀音岳,為的是拍攝日出富士山,卻失望而回。夜叉神峠登山口有巴士返回甲府,頭班車開出時間為十點四十一分,今刻六點幾,按過往步程,應綽綽有餘。跟山屋主人道別,他竟然仍記得我的名字。

無景可觀

昨日下午的絕佳天氣已不復見,換來是霧氣氤氳的迷離世界。花崗岩群與疏落的樹林,是眼前僅有的景色。山稜幾乎沒入雲中,加上起步不到五分鐘,山徑已進入林界之下;反正來到最後一日,不能再貪妄絕美景色,把心一橫,專心落山。山徑穿梭於林中的露岩,泥土面是以粗砂混合黃泥,霧水令其微濕,頗易令人滑倒。不久抵南御室小屋,比起翻新的藥師岳小屋,它可算是相當破舊,惟獨擁有水場這一點,完勝藥師岳小屋。山徑微微上升,繞過辻山山腹,抵達名為莓平的山坳處。山徑左轉可抵千頭星山,一座山頂無景可觀的山峰,行者絕大部份皆繼續下降。

絕無僅有的山景

即將進入林界

林中下降

南御室小屋

莓平

緩緩的長途下降,中間一段忽然變得開揚,原來以前曾發生火災,將大片林木燒光燒淨;隨後些許上升,此地便是杖立峠,但其名牌卻在上升後不久,於大崖頭山(標高2,186米)西側的山坳處。接着是坡道稍微大一點的落山路,遇上不少登山者,見我從山上下來,皆問及山上的天氣,我只能遺憾地表示,天色並不如日本氣象廳所預測一樣。周遭迷霧包圍,降雨率預計為百分之二十,我們卻「幸運」地賭中了那五分之一的可能。接近夜叉神峠小屋,竟再次遇上在農鳥小屋相遇的那對香港夫婦,得知他們經大門澤落山後,在奈良田休息一日,今日於神叉神峠登鳳凰三山。寒暄幾句,拍照留念;沒有交換甚麼聯絡資料,也許行者相信緣份,「有緣山上自相見」是我的登山銘句,更何況遠在日本的南阿爾卑斯,亦兩度相遇,實在難能可貴。抵夜叉神峠小屋,再次被登山者問及天氣,看見我髮絲沾滿水滴,行者只亦能逆來順受。有時,山也會給予來訪者驚喜,一如昨日下午一樣。

昔日作業道路

山火痕跡

林中隱脊

霧雨

夜叉神峠小屋

「令山更美」

夜叉神峠小屋乃十字路口,除北路登鳳凰三山外,東路迂迴夜叉神峠登山口,南路經高谷山往櫛形山,西路則抵夜叉神峠西口(可走至義盛新道接池山吊尾根登北岳)。而我則沿東路輕鬆下走夜叉神峠登山口,也就是回甲府的巴士站。抵達登山口,離首班巴士抵達時間還有一個鐘頭多,放下沉重的背囊,穿起防水褸,準備迎接即將降下的雨粉。於附近的自動售賣機買了一罐熱咖啡,於登山口細閱大量告示︰熊出沒情報、防熊資訊、警方發放的登山失蹤人士資料。未幾有一輛警車抵達,一名警察前來回收登山計劃書。早上十點四十一分,巴士準時抵達,只有我一人於此站上車。登上巴士一刻,始覺登山行程完結,百感交雜。隨着海拔越來越低,雨水亦不復見,氣溫漸升,回到甲府,已是另一個世界。

五本松

放叉神登山口

熊出沒注意

巴士站與陪伴我多日的新背囊

尚未到旅館可入住的時間,先放下背囊,前往甲府站頂樓的食肆吃午餐,除了肉,第一時間想起便是熱騰騰的拉麵。這家拉麵店還有甲州名物雞雜煮,嚐到與山上完全不同的飽足感。在書店打書釘至可入住的時間,立刻來個大梳洗。雖然在尼泊爾十幾日未有洗澡亦不成問題,但日本這個地方,數日未洗澡卻是一個大問題。稍事休息,整理一下背囊的物品後,動身前往超市選購甲州產的提子酒,個人尤愛白酒,一枝三年熟成的白酒,限量二千枝,才不過二千日圓左右,相比起炒作得過火的日本威士忌,來得相當化算。晚飯時間,抵擋不住烤火海鮮的誘惑,獨自享受烤貝、貝類刺食、白飯和啤酒的美味,盛惠不過四千日圓。

拉麵

雞雜煮

三年白酒

燒貝套餐

刺身拼盤

豐丸水產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