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嘴

日期︰2017-10-21
難度︰★★★
路線︰西灣亭→螺地墩→西灣→鹹田灣→大灣→東灣→黃竹瀝船頭瀑→短嘴→米粉頂→蚺蛇尖→大浪坳→赤徑


長嘴,乃西貢半島的極東,昔日有如遠征之感,亦是老前輩口中的「考牌路線」之一;今日行山資訊氾濫,憑藉網上資訊,不少後輩亦能按圖索驥,踏足長嘴。然而西貢三嘴之中,相對長嘴,米粉嘴和短嘴人氣甚低,原因多半是路途更遠;踏足長嘴者,沿大浪四灣之山徑前往,平緩好走,然而依此路再往兩嘴,便須爬升及於眾多小徑中尋覓,或是翻過蚺蛇尖及米粉嘴方能抵達,是故於地理上,比長嘴更偏遠。回說短嘴,夾沉船灣與蚊灣之間,山嘴稜線陡峭,有一崩壁於東南處,氣勢不凡,堪比吉澳之雞公嶺。沉船坑與蚊灣,各擁一條極偏遠而又可溯遊的澗,名曰沉船坑(土名黃竹瀝)及蚊灣坑,其中黃竹瀝深入米粉頂東面山腹,水源不豐但未至於枯竭,其澗道如深切峽谷,屬境內罕見的地貌。

自十數年前首次踏足長嘴,而不下幾多次再度造訪,然而短嘴之行,卻流於口頭;二零一六年一月,冰封大帽山當日始成行,奈何東風強勢,於東灣山以東決定折返,未能如願,事隔近兩年,因應迎接毅行者的體能訓練,又不甘於苦悶地行走麥徑,故再次想起短嘴,故有此行。

改不了的悠閒態度,由西貢乘坐村巴抵達西灣亭,已是十點半左右。一批來自中國的共產黨黨員在路口拉起血紅的共產黨黨旗,使人側目。我們沒有跟隨該黨黨員路線,而是登上螺地墩。昔日半廢棄的村路及登山路,今日因數年前西灣封村事件,已遭漁護署加以修葺,豎立路牌,作輔助路線之用。是日空氣仍未被北方而來的污染物所影響,視野廣而清,東海列島可一一道來。於螺地墩山頂,可望見發源自鹿湖高原的雙鹿石澗,其藏幽瀑倚牌額山下方,鹿湖郊遊徑穿梭其間,實屬美景。落山路可抵西灣四疊潭出口,沿途已可盡覽大浪三洲及長嘴,唯獨遭來自中國的魯連城所破壞的古潟湖,已無法復原。

令我想起潮文「共產黨殺到嚟,港九新界無得避」

舊村路與登頂路分叉位

修繕後的山徑

水徑頂

蠄蟝石頂、花山及東海列島

蕨影,令我想起紐西蘭新國旗

漫步至山頂

牌額山及藏幽瀑

螺地墩之三角測量墩

雙鹿石澗出海處

古潟湖已鑿穿成兩個人工湖

踏過跨越雙鹿石澗河口的橋,山徑漸升,回望可見西貢三尖之一的睇魚岩頂,與前望雄偉、同屬西貢三尖之一的蚺蛇尖雙輝映。翻越西灣至鹹田灣之間最高點,是一處極開揚之地,可從高處俯瞰鹹田灣及大灣,還有望魚角及長嘴,襯以蚺蛇尖、米粉頂至東灣山的景,是聞名港外的一幅經典構圖,可謂世界級的山水風光,有聞鹹田灣將建別墅,此景恐怕要沾上格格不入的現代建築。碧綠半透的海水,潔白無瑕的沙灘,曾幾何時,潮水線堆滿的海洋垃圾已成常態,今日看起來反而不太習慣。依麥徑路線,穿過鹹田灣後的濕地再折返海邊士多,稍微休息。鹹田灣相當著名的木橋,已經歷多次風暴已重建,惟是次重建,用石頭堆成橋墩,令木橋更加堅固,卻失去昔日淳樸風味。

跨溪石橋

睇魚岩頂

經典角度看蚺蛇尖

岩岸

白沙

枯木與蚺蛇

甚少人走的一段麥徑

蚺蛇尖、米粉頂及東灣山

濕地

鹹田灣地標︰木橋

士多後有山徑翻過望魚角,直達大灣,然後沿那又長又白的沙灘一直向蚺蛇尖的方向走。四灣之中,大灣的浪最為壯觀,尤以秋冬的東北風,泛起重重白頭浪,吸引不少滑浪人士前往。不過,在天氣惡劣下,走在大灣亦非易事,一如兩年前強風吹起的沙粒刮在臉頰上,強風吹得人難以站立,亦曾試過在重霧之中,看見浪濤比人還高。至少今日風和日麗,在大灣步行是一種享受。於灘末之岩崖輕攀,可立於海蝕隙之上,然後回走接上小山坳,便進入前往東灣的多條平行山徑。此山徑昔日只有一條,其餘都是獸徑,但今日看來,每一條路皆有人跡,踏出明顯不過的碎石路。左方出現蚺東澗谷及米東澗谷,是甚少人踏足之澗道。未幾已抵東灣廢田,可覓山徑沿攀升至東灣山東稜山崗上一塊方形露岩,這是我昔日用作辨認前往長嘴正確路線的地標,但今時今日已無多大作用。

大灣看山

滑浪

隨影

東灣山下的岩岸

輕攀

海蝕隙

留影

此草地經常吹清風

東灣望長嘴

山崗上的露岩

東灣坑(米東石澗)接海處

踏上前往長嘴的路,右方已見長嘴岩岸,還有著名的獺岩。路過往長嘴路口,左轉輕登,未幾有巨石陳前,是當日決定撤退之地。今日風勢清勁,可繼續行程。此時可一覽黃竹瀝深陷的澗谷,氣勢不凡。眼前山嘴直指沉船灣,惟路徑越走越不明顯,中段以後更不見路跡,但沿山脊下走絕無難度,途中左望,可一窺黃竹瀝至為精彩的地形,有如黃龍石澗三龍峽。舊日下降至沉船灣,乃沿前方的崩塌位滑降,但危險度高,今日可依疏林中的支澗,小心穿過極碎的源頭,在矮竹阻路的澗道抵達澗口的水潭。潭後有一峽瀑,瀑口有倒置的三角形石,此為船頭瀑,名字來自沉船坑(即黃竹瀝)首瀑之意。欲登此瀑,其右有石棧道可取,險而不危,惟隊友信心不足,只好繼續殺林上頂,接回引自米粉頂、前往短嘴的路。

背後為長嘴

有登臨之感

西望

背景為黃竹瀝澗谷及短嘴

長嘴

秋意盈盈

短嘴東側岩岸

黃竹瀝

沉船灣

下降至沉船灣

船頭瀑

急登對岸

背景為下降至沉船灣的山脊

遠處為長嘴北岸

短嘴,比身處為置略低

短嘴瘦稜

回走短嘴

進入短嘴的稜線,右方的崩壁氣勢凌人,幾重山頭有如走在日本北阿爾卑斯山脈的縮影。比起長嘴,短嘴的路原始得多,部份路段更穿越林底。我們止於深陷的山坳之前,目的達成,夕陽西下,也是時候回頭。最考驗體能的路段由此起,我們須登上米粉頂,再登蚺蛇尖。於米粉頂時,太陽已落山,天空染成深紅,然後亮起頭燈,費九牛二虎之力登上蚺蛇尖而最大考驗,正是模黑在蚺蛇南脊那極度風化的浮沙碎石路下降。在等待隊友之時,將頭燈熄滅,抬頭望天,想起今晚是獵戶座流星雨極大值的日子,沙灘上無數的燈光如市區,恐怕都是來觀賞流星雨,但如斯多燈光,又能望見甚麼?蚺蛇坳、大浪坳,然後抵達赤徑。士多老闆與我們大談營業趣事,等待快艇抵達,然後回到黃石碼頭,剛好趕及尾班巴士,返回西貢用餐,結束久別的長途旅程。

夕登米粉頂

夜頂蚺蛇尖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