毅行者2017

日期︰2017-11-15~17
路線︰北潭涌→萬宜水庫東壩→西灣山→大浪灣→赤徑→北潭凹→牛耳石山→雞公山→水浪窩→馬鞍坳→茅坪→昂平→基維爾營→筆架山→金山→城門水塘→針山→大帽山→荃錦坳→大欖涌水塘→大棠


曾說過一生人最少要嘗試一次參加毅行者,且走畢全程,但一直以來都議而未決,決而難行。今年初在尼泊爾攀過島峰落山時,與隊友重提此事,剛好返港後仍有數日時間報名,剛好趕上最後的機會,當時只有三名成員。結果,兩名抽籤,只有一人中籤,而且是後補,但排名甚高,基本上必定可以參加。後來尋得最後一名成員,訓練伊始,已是九月中下旬。所謂的訓練,亦只是草草連走麥徑三、四段及麥徑五、六段連針草帽;而我在日本南阿爾卑斯多日負重急登,令自己對登山所需的腳力抱有信心。

毅行當日,於西貢吃個豐富的早餐,為接着數十個鐘的旅程多儲點能量。前往北潭涌戶外康樂營的參賽者極多,西貢碼頭巴士總站的人龍長得誇張,未開始考驗腳力,先考驗在人滿為患的車廂中的平衡力。抵達登記處,取得反光號碼布,拍一張大頭照,便匆匆前往北潭路禁區閘口不遠的起點等待大會宣佈起步。

往黃石碼頭的巴士總站盛況

排隊登記

起點位

倒數十秒,我們這批於兩點鐘最後出發的參賽者,在熱鬧的呼聲中開始一百公里的行程。麥理浩徑第一段盡是馬路,在進入西貢萬宜路前的上斜,及後來的幾段上斜路,作為熱身相當不錯。是日風和日麗,走起上來倍感輕鬆,不止四人齊心,眾人同行,令這段在行山時視為悶途的路變得零舍有趣。西壩頭的藍色防波堤墩石是第一個地標,不少隊伍皆在此拍攝,我們亦不例外;然後抵達東壩,沿途不少的士與私家車穿插人群之中,互相提醒,前呼後應。東壩後便下降至浪茄,進入麥理浩徑第二段。有隊伍擔心鞋入沙,用膠袋包腳行走浪茄後的山徑;但大部的參賽者皆行走自如,要不是根本沒有入沙,就是索性脫鞋倒沙。浪茄後是首個考驗︰登上西灣山。雖說風和日麗,但已到斜陽照射的時間,而且氣溫亦較高,大汗淋漓如盛夏,加上林徑人多焗促,隊友出現呼吸不順的反應。於涼亭處吹吹風休息一下,繼續緩登西灣山。聞西灣山山頂有檸檬食,叫我們異常興奮,拾級而上,見坡度漸緩,已近山頂,竟聞叫聲曰檸檬即將派完,所幸抵達之時,仍有斬獲。行義者為大東山爛頭營義工團,切角的檸檬連皮咀嚼,酸中苦盡甘來,一解口渴,可惜極多參賽者咬掉果皮,丟在地上,別人一番好意,丟了一半。急降西灣山,天色漸暗,氣溫降至叫人舒適的溫度。抵吹筒坳,下走西灣,西灣村為第一個檢查站,時間為下午五點四十二分,我們完成了15.2公里的路程。

出現於 facebook 直播

前進糧船灣洲

落西灣

第一檢查站

別過西灣山,漸升的山徑,翻過岬角,來到鹹田灣,天色盡黑,大浪灣外漁火四起。我們沒有打算到鹹田灣士多補給,便依麥理浩徑轉往急登大浪坳的大坡度石屎路。這是一個小考驗,但更大的考驗在前方;下降至赤徑,然後再上升至北潭坳,此刻約晚上七點鐘,支援隊伍已在北潭路準備好晚餐。北潭路同時為第二個檢查站,時間為下午七點四十二分,剛好自西灣花了兩個鐘頭,不多不少,完成了24.8公里的路程。支援隊伍準備的晚餐異常豐富,令我毫不擔心途中肚餓,奈何用餐時間比預期更長,足足一個鐘頭多才再度出發。麥理浩徑第三段,即翻過牛耳石山及畫眉山與雞公山,須兩度上落四百幾米,視為第一難關。還記得兩個前在放工後夜行此段,又濕又熱,加上五日的工作疲勞,一面走一面打瞌睡,簡直吃盡苦頭,然後經過多次行走,對仍有多少路程才抵山頂的概念漸清晰,加上今日的濕度與氣溫亦相當怡人,走起上來有如雲泥之別。另一樣叫我嘆為觀止,就是只會有外國登頂時才看見由頭燈組成的「火龍」,竟在香港山頭出現;寧靜的夜山人山人海亦是奇景,加上大家都走得上氣不接下氣,不如起步時的輕鬆氣氛,除了氣喘聲,和幾個無公德地廣播歌曲的參加者外,山頭依舊寂靜。不知不覺踏破牛耳石山、岩頭山及畫眉山,急降至接近水平線,再度急登看似走不完的雞公山。爬過不少氣喘如牛的參賽者,我繼續堅持不用行山杖,好測試自己雙腳的耐力(行山杖仍背着以避不時之需)。走至最後的之字形登山路,看見大群在休息的人群,已是山頂的測量墩;涼風吹過濕透的掛汗衫,一面將衫吹乾,一面讓自己散熱,看着城市與山野的夜景,等候落在後方的隊友抵達。下降雞公山至水浪窩,是讓兩腿登山肌肉休息的時間。

大浪灣漁火

三文標語

第二檢查站

與支援隊伍留影

夜登牛耳石山

雞公山山頂

第三檢查站

水浪窩為第三個檢查站,時間為零時廿二分。燈火通明的水浪窩,亦有不少隊伍在此補給,而我們則有陪行隊友在此加入,緊接的麥理浩徑第四段急登馬鞍坳,為第二難關。吃過大會提供的熱磨菇湯和果醬麵包,夜色中起步,難得戰意滿滿,沒有一絲睡意,步過早段馬路,接上無限登山石級。不快不慢,穩步前進,抵達馬鞍坳一刻,如釋重擔,心想只剩下一個難關︰針草帽連登。沒想到,原來同場竟有蘋果攝記,其中一張相片,更把我們休息的一刻拍進照片中。在馬鞍坳休息過,便昂然踏上相較易行的路。沙田的燈火、下沈的霧氣,遠望大帽山山頂的燈光,將會是我們踏足的地方,也是最後的挑戰。登馬鞍坳時,我們已拋離陪行隊伍,在昂平休息時,仰望星空,今晚空氣澄明得過份,彷似為我們打氣。茅坪五聯達,有一隊行山隊義務設補給站,為毅行者提供熱騰騰的薑茶,其水源更是來自附近山澗,叫人佩服。由茅坪接打瀉油坳一段路,是苦悶的緩升石路,走過萬里長城,很快便來到第四個檢查站,也是一個意義上相當重要的檢查站︰基維爾營。

蘋果攝記於馬鞍坳拍的照片

沙田谷夜色

第四檢查站

與陪行隊伍留影

時間為早上六點零八分,行程完成了47.4公里,也就是差不多一半路程。因有車路可達,基維爾營是一個大型檢查站,不少隊伍選擇在此睡覺休息,而我們則沒有睡覺的計劃。基維爾營亦有一個超強的補給站,令我們意外地於計劃外多花四十五分鐘在此休息;由鴻福堂提供的補給品,竟是一杯有約十粒的燒賣,還有豬腱湯和響螺湯,簡直如獲至寶。離開基維爾營,沿馬路下降到札山道涼亭,便是我們吃早餐的地方,選擇止地者少,原因多半是離基維爾營相當近吧。吃支援隊伍豐盛的早餐,看着霧氣被日出漸漸驅散,陪行隊伍亦不久抵達。在我們嬉鬧之際,有隊員在此小睡片刻,好回復體力。吃過早餐,夜山變日山,繼續往後仍算輕鬆的一段行程。遇上麥理活徑M100的標距柱,意味我們真正完成一半的路程。登雞胸上,艷陽再次照得我們汗流浹背,聞說天文臺預測今晚落雨兼氣溫急降,我們一度有相趁落雨前抵達終的念頭。於獅子山北面山腹橫越,然後登上畢架山,此為第五個檢查站,時間為早上九黠四十九分,已完成55.1公里。此地有廉政公署的義工團提供補給,有香蕉和雪梨等,不過我發覺此行除了行,好似一直都在吃,不欲吃得太飽便沒有逗留。再往前走六公里,穿過大埔道,進入金山郊野公園,便抵達第六個檢查站︰走私坳警察射擊場,時間為早上十一點卅一分,完成了61公里路。此處除了有消防署的義工團外,亦有別府的補給站︰飯團與烏冬,叫人垂涎。可惜好景不常,突然刮起怪風,大家心知不妙,隨即落起綿綿細雨。

札山道日出

與支援及陪行隊伍留影

M100

獅子山

第五檢查站

第六檢查站

所幸在我們離開走私坳不久便沒有落雨,藍天重現,彷彿剛才的雨水只是幻覺,不過亦證實天文臺的預測並非虛報,今晚的確有落雨的可能。抵達城門,來到支援隊午提供午餐的地方,燒烤場頓成毅行者的「難民營」,更要提防馬騮的偷襲。此刻其實已沒有肚餓與口渴之感,只有本能似的一直吃一直喝,如燃料一樣,只知道必須吃下去。飯後,走過城門水塘主壩,我們面對被喻為毅行最後難關的麥理浩徑第七段︰針草帽連走。走過六十一公里的路,此刻毅行者須順次序登上針山、草山,然後來到香港最高峰大帽山,一口氣攀升至九百幾米的高度。有云能登上大帽山者,幾乎肯定可以完成一百公里行程,剩下的多是出於損傷而退出。是故針草帽連登是一個指標,亦是一種鼓舞。針山獨特的地理環境,便得登山時可極目遠方,好分散雙腳的疲勞感,加上陽光不如昨日或今早般熾熱,倒不如說清勁的風吹過來還感到有點濕冷。此段路亦有一名陪行者,單是邊行邊談話已令我們不知不覺間走過無止境的樓梯。在抵達草山前,有AIA的補給貼,美味的細熱狗與冰凍可樂,又是一個叫人駐路之地。翻過針山、草山兩座山,山徑下降至鉛礦坳,此為第七個檢查站,時間為下午三點卅二分,已完成69.5公里的路。

城門大餐

城門水塘

針山,最後的難關

針山山頂

鉛礦坳

第七檢查站

鉛礦坳有大會提供的杯麵享用,我們亦不會放棄美食。靠着這個杯麵,我們須使勁登上大帽山。由鉛礦坳至猴岩頂這段路,無論上或落,皆令我有種走不完的感覺;夕陽西下,幸好陽光柔和,芒草盈盈。走過猴岩頂的涼亭,便是最後急斜的馬路。當氣象監測站,俗稱「波波」出現眼前,表示我們已抵全港最高點大帽山。於大帽山林道的九曲十三彎往下走,是一段熟悉不過的路,此段下降路叫人心情興奮,因為踏足此地,已預示行程即將完結(仍有廿幾公里路),亦是完成行程的一個指標。伴隨天色漸黑,我們抵達第八個檢查站大帽山(即荃錦坳),時間為傍晚六點廿八分,步程78.4公里,已經不眠不休走了廿八個半鐘。此地為最後一個支援隊伍補給之地,由於幾次補給,皆花去比預期長的時間,我們決定在此只花半個鐘便出發,但豐盛的晚餐,最終我們還是花了四十五分鐘才匆匆起步。此刻有陪行者一名同行。

回望草山

往燕岩頂途

大帽山

猴岩頂

大帽山

山頂留影

幾分孤寂

九曲十三彎

扶輪公園

第八檢查站

與支援隊伍及陪行成員留影

荃錦坳以後的路,基本上都是平坦路段。由荃錦坳通往大欖涌水塘東北面,是一段極度沈悶的石屎路,我們四人突然士氣大增,步速加快,步伐齊如操兵,幾乎見隊過隊。來到湖畔山徑,是我第一次走此段路,沒想到原來連湖景都幾乎不見,只是沿湖邊山腰扭來扭去,實在極悶。但我們勢如破竹,繼續見隊過隊,以均等稍快的速度去對抗此段悶路。晚上九點卅一分,抵達第九個檢查站大欖涌水塘,連終點只剩下12.1公里。在此地稍微吃點大會提供的東西,再度上路。此刻路線與麥理浩徑有點不同,須回走向東再往北切至大棠。正因為如此,一段急上的馬路成為最後的考驗。此刻夜雨降臨,氣溫亦如天文臺預報一樣驟降,我們只能保持行進速度,達至體溫平衡。行行重行行,我們終於抵達大棠渡假村的閘口,曾陪行的隊員在閘口出現,與我們完成最後的一公里路。最後的五百米,慣例的跑步衝線,不曾想像過自己原來還有腳力跑步,四人就在眾多鏡頭前一起衝過終點線,伴隨恭賀的聲音,完成一百公里的路線,時間為零時十八分。

大欖涌

第九檢查站

衝過終點一刻

終點前留影

返回禮堂休息,等待大會公佈時間與頒發證書,外面的雨變得越來越大。此刻已沒有胃口,為我們準備的食物,即使如粥,亦不欲進食。說不上疲勞,亦驚訝我們可以卅幾個鐘完全沒有正式睡覺,依舊談笑風生。大會宣佈官方時間,我們花了卅四個鐘頭十八分鐘完成行程,比預期的卅六個鐘快,但我們的休息時間超過七個鐘。頒發證書一刻,頒發者說快於卅六個鐘已算了不起的時間,無論是安慰還是鼓勵,我覺得能四人完成行程,已是不可多得的成果。

於會場合照

上臺領證書 

參加毅行者是我自行山以來的一個目標,亦不曾認為自己必定能夠完成行程,是故目標僅為完成行程這個最低門檻,被山友笑說定得太低。除了對自身毅行的挑戰外,這樣不眠不休超過廿四個鐘翻過香港山嶺,是平常不能體驗的事情;而四人齊心一致向共同的目標前進,這件事亦是相當熱血。在比賽開始前,我問過自己,會否再參加第二次;而在完成賽事後,再問自己同一個問題,我得出盡然不同的答覆。完成這一百公里,其實功勞盡歸於沿途各補給站的支援、支援隊伍於適當地方的大餐,還有途中同行一小段的各色陪行者。能完成行程,自覺是一種榮耀,一種對自我的肯定。

我不會驕傲,但為隊友、支援隊伍及陪行隊伍仝人感到自豪。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