鳳峰石河‧2018

日期︰2018-03-18
難度︰★★★
路線︰昂坪→鳳峰石河→鳳凰門→鳳頂→天梯→昂坪


鳳壁石澗可分三段,下段林澗,中段絕崖,上段石河,而鳳峰石河,則指鳳壁石澗之上源,河谷左岸有三數條大小不一的石河。石河之上有一峽門,是為鳳凰門,已近鳳凰坳小徑,可登鳳凰山主副兩峰,或是下降北天門再續行程。鳳峰石河橫臥於鳳尾脊與鳳凰山南脊(鳳凰徑天梯)之間的谷中,或曰鳳凰門澗,流水藏於亂石中。溯遊者未必探遊石河,或可沿亂石林澗直穿鳳凰門,又是另一番風味。

注︰是次路線與2011年略有差別,濃霧日子建議採用是日路線

七年前於某行山隊首次帶隊即為本線,惹來慕名者一窺當年名不經傳之勝地,惟知地名者眾,識領隊者稀,道出不少失禮的說話,尤以年齡而非山齡作批判者尤其深刻,事後竟於網上否則本人為當日領隊云云;對比十年前於另一行山隊帶隊的待遇可謂南轅北轍。是故此地於我而言有着與別不同的情感。

是日山峰附近雲霧濃厚,於昂坪仰望鳳凰山,只見黑雲籠罩,甚有不祥之勢。登鳳徑,攀升最陡峭一段,下望鳳羽壁,崖上杜鵑盛開,如棉花糖一樣的花球。抵鳳壁石澗,隨即入溯上源。比對昔日路況,今日的鳳峰石河廣為開發,引路布條多,不如當年按地形摸索,成功感亦遜於當年。

霧鎖鳳凰

登天梯

林底的亂石濕而滑,惟沿澗上溯基本上不可能迷路。至左側見有石河,便可棄澗橫移。鳳峰石河比起其他石河較為鬆散,故每步皆需放輕,以防引發大規模落石。濃霧就在頭上,連石河亦不見頂,不熟悉地形者必茫無頭緒。隊頭越行越快,可憐隊尾隊友拼命追亦難保持距離,我只能留守在後。隊頭覓路不果是意料之事,我只能道出最根本的走線︰沿澗左側崖底橫移。霧氣使得我們只知身處石河而難見地形。由於一開始沿澗上溯,錯過第一條石河而直接進入第二條石河,在其盡處入林後橫移,應可望見鳳凰門。

鳳凰門澗

澗中依然巨石壘壘

第一條石河

第二條石河

可河頂右移入林

入林

此時來到階級狀崖底,此刻應當橫移,隊頭卻繼續往上爬。此刻方向是鳳尾脊,已偏離鳳凰門,更不是崖底橫移這種走線。面對攀崖,隊尾隊友更顯得難以入手,未看懂攀爬路線時,隊員已高攀至霧中,幾乎不見人;惟覓路的責任亦只能仰賴他們。好幾次着隊員放慢守候不果,隊友只能輕嘆「趕住食雞煲!」再攀上廿幾米,情況越不對路,我們已誤入鳳髻以南的崖壁中。

此崖可攀可不攀,皆須往右橫移

脫離主線

再往上攀便心知不妙

此刻只能回走至壁底,甚至返回石河之中。下降途中,突如奇來的霧散有如助我們脫離困境,我清楚看見鳳凰門所在,更肯定剛在攀崖前尋找橫移路的想法,惟隊員聲不能橫移,只能歸咎於霧水阻礙觀察地形所致。在陡斜的碎石草坡中踏出一條橫路,很快便進入第三條石河。上方石臺,便是七年前進入鳳凰門橫移的棧道,今日視野不佳,沿澗上溯方為上策。很快便來到鳳凰門,兩壁對峙加上煙霧氤氳,頗有探奇之感。與南天門北天門,鳳凰山共有三門勝景(或可合稱「鳳凰三門」),惟只有鳳凰門鮮為人知。

霧鎖鳳凰門

返回第三條石河

石河橫移

後方石崖為2011年路線

鳳凰門

鳳凰坳回望鳳凰門

在鳳凰主副兩峰之間的鳳凰坳休息後,一如剛才隊友所言,一個雞煲斬斷下半截的行程。是故,全隊決定登鳳頂,急降天梯返回昂坪。趕時間的隊友先行,我則留後。臨近頂峰有一爬位,驚見有隊友困於此而同行隊友竟撒而不見,讓我錯愕非常。慢步下降天梯,返回昂坪乘坐巴士回東涌,竟於巴士站與先行隊友相遇,這種些微的時間差竟得花上如斯力氣,甚至棄下能力最低的隊友,叫人愁躁。

鳳頂

急降天梯

鳳凰徑望鳳凰門

鳳蝶雙飛

轉晴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