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鵑花

雨後,既濕又熱的日子走在密不透風的林脊中有如悶蒸。時值五月,已踏入杜鵑花開的尾聲,走進山中,細小的範圍已可欣賞香港全部合共六種原生杜鵑花屬(Rhododendron spp.),而且幾乎所有杜鵑花科的植物亦可找到。

長在崖邊與草坡中的華麗杜鵑(R. farrerae)與又叫映山紅的紅杜鵑(R. simsii),盛放期萬紫千紅,名符其實,前白華麗,後者映山一片紅。以香港為名的香港杜鵑(R. hongkongense),羞澀躲在險脊林中,不經意回頭,白中帶點啡色墨點的花,在紫色嫩葉襯托下,我見猶憐。羊角杜鵑(R. moulmainense)的花,可算最大,由白色、淡粉紅色到粉紫色皆有,也許易抵達的植株不多,花期樹下都遭旅者走出一條路。






當大部份的杜鵑花經已落下的五月,山中剩下的就只有兩種。透白到淺粉紅色的球狀花序藏在崖邊林中,曾一度以為誰將紙巾丟進山林,此南華杜鵑(R. simiarum)予人與別不同的感覺,其葉緣向內反捲,杜鵑花屬中僅此一種。曾在霧色中在地面看見毛葉杜鵑(R. championiae)的落花,白色花瓣帶有淺黃色斑點於中下部,抬頭卻迷失於濃霧之中。尋尋覓覓,終於在好天的日子,遇上仍在盛花的植株,不太相信自己的判斷,直至看見那硬葉上密集的長毛,一如本名,方知多年心願在此圓。



落山之際,仍可順道欣賞同屬杜鵑花科的兩個變種︰毛果珍珠花(Lyonia ovalifolia var. hebecarpa)和小葉烏飯樹(Vaccinium bracteatum var. chinense),可惜並非花期。烏雲不斷在山背湧至,天色漸差,怪風吹至,微雨輕打身上,腳步快而不急,安全落山。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