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朗峰環線、馬特洪近覽 D11︰Zermatt D1

日期︰2018-08-08
路線︰Chamonix → Vallorcine → Martigny → Visp → Zermatt


瑞士的策馬特(Zermatt)因擁有世界名峰馬特洪(Matterhorn)而在登山界和旅遊界享付盛名,名氣不亞於法國的沙木尼。由寂寂無名的農村,至十八世紀歐洲流行登山活動起,策馬特演變成攀登馬特洪峰的基地;而馬特洪峰的奇特造型,不但觀之吸引,攀登者亦覺挑戰,不少人慕名征服,而且開發出不同路線;策馬特至此,搖身一變成為以登山和旅遊作為產業的繁榮城鎮,加上百幾年前落成的鐵路,使得策馬特突破交通不便的樽頸,得到「會生金的城鎮」的稱號。如今,前往瑞士旅遊,策馬特可謂必到的地方,至於能否一睹馬特洪峰的風采,甚至觀賞日落金山等勝景,還看天氣與運氣。策馬特禁止所有排放廢氣的交通工具以保持空氣清新,是故當地只有電動車及單車兩種交通工具,當然還有馬車。值得一提的,在物價高昂的瑞士,策馬特的物價更上一層樓,餐廳一頓飯動輒四、五十瑞朗一人,若循前菜、主菜、甜品和飲料這種模式,價格會更高;相反,登山風氣比不上沙木尼,登山用品的店舖不少但仍輸後者。

在酒店吃過室外自助早餐,我們便動身前往火車站,轉折地前往策馬特。由沙木尼前往策馬特的方式不算多,基本上以鐵路為主。由沙木尼經 Vallorcine 到 Martigny,此路段屬法國段,在網上必須於法國所屬的鐵路網站購買車票,只有車站內的售票處,方能出售國際車票。車廂擁有極佳視野,玻璃窗佔據車廂超過一半的表面面積。由於此段建在山腰,窗外景觀一邊是懸崖,另一邊則是懸壁,車速亦不能快,多彎而且坡度高,看起來相當刺激。抵達瑞士的 Martigny 後,轉乘瑞士國鐵,於 Visp 轉車前往策馬特。瑞士國鐵的車票種類非常覆雜,花了我相當多的時間研究。手上的半價通行證及此兩程的車票,皆用二維碼予工作人員檢查,相當方便。

天色甚好

步往火車站

沙木尼站

站內仍看見白朗峰

車廂內

過彎

策馬特

抵達策馬特,已是午後一、兩點,才離開火車站,馬特洪峰的英姿已經盡現,經的角度既陌生又熟悉。策馬特屬於瑞士德語區,可惜大學年代學過的德文課程通通送回給教師,只留下簡單短句和數字,派不上用場(因為可以直接便用英語)。先前往我們入住的酒店放下沉重的行李,策馬特的大街倚在河邊,我們的酒店便在對岸稍高位置,還須跨過登山齒軌鐵路才能抵達。房間特閒選擇可在露臺望見馬特洪峰,但沒想到浴室竟然有半露天採光,可惜每晚洗澡的時候皆在晚上。

甫出站已見馬特洪峰

浴室

露臺景觀

返回繁忙的大街,遊人如鯽,食肆、手信舖、行山用品舖林立,偶爾有極富氣派的雙馬車載着旅客入住某間五星級酒店,眾人隨即行注目禮。在瑞士菜餐廳 Walliser Spezialitäten 午餐,當然要一試地道菜芝士火鍋,香濃溶化的芝士,沾在麵包粒上極為相配,薯仔次之,生果粒則擁有強烈的味覺衝突,總括來說,只有賞試過芝士火鍋的人,方有資格否定它的美味,反正一生人試一次,也不過份;瑞士菜不必討好全世界的人。當地還有一種地道汽水名 Rivella,中伏排名在芝士火鍋之上;所幸地道啤酒則在安全範圍。當地產的凍肉切片亦不及法國及意大利好,只有芝士勉強可比。這一餐徹底破壞了我在 La Peuty 吃過晚餐後所期待的瑞士菜。

地鼠雕塑

大街

左邊那枝汽水是伏中伏

凍肉不比法國好食

芝士火鍋

飯後落起大雨,繁忙大街只剩下避雨的遊人。我們逐家逐戶行逛,偶爾亦遇上香港的旅行團。在超市可以找到很多奇形怪狀、或未曾見過的新奇瓜果,叫人垂涎的凍肉切片,包括牛、豬及馬,還有紅酒和白酒。幾間知名登山用品專門店亦成為我的目標,可惜貨品種類不及沙木尼,價錢亦不及香港吸引,惟有香港沒有的款式方能提起我的興趣,卻沒有一件最終擁有。叫人驚喜的是遇上日本大眾品牌的專門店,跟香港不同的是瑞士賣的不少都是日本製造而且中國或越南製造,加上有策馬特店限定商品和香港沒有引入的貨品,這成為我最終的紀念品。傍晚再度轉晴,馬特洪峰不見山頂。車站旁一間家庭式餐廳 Resturant Viktoria 成為晚餐選址,穿上女僕裝的女兒是侍應,父母則是大廚跟副廚,點了一客意粉和意大利飯,香氣謗人,味道一流,可是份量奇大,是香港西餐份量的三倍以上,要將食物吃光簡直強人所難,相當可惜;不過相當推薦此間餐廳。

落雨

奇形南瓜

Mont-bell 店內

馬特洪峰只見半

馬車

號角

頂雲

策馬特啤

海鮮意粉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