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朗峰環線、馬特洪近覽 D14︰Glacier Express

日期︰2018-08-11
路線︰Zermatt → Chur → Zürich → Hong Kong


冰河列車(Glacier Express)為瑞士國鐵其中一條以旅客為目標的列車,連接兩大山岳休閒地策馬特及聖莫里茨(St. Moritz),全程八個鐘,車廂設計成盡可能多的車窗,令乘客可以欣賞山岳景色,車速亦因多山多彎而行進速度緩慢,自嘲為「最慢的特快列車」。由策馬特出發,經過全線最高點,海拔2033米的上阿爾卑斯坳(Oberalp Pass)後便急降至最低點 Chur,最後再次攀升至總站聖莫里茨。沿途除了美麗風光,更叫人驚訝其築路工程︰深谷中的石橋、削壁中軌道、為攀升而鑿出多條連續環形隧道等等。風光以冬日白雪皚皚最為吸引,而夏日則相較乘客較少,車上提供付費的午餐,彷如坐在餐車一樣。

由於我們並非以聖莫里茨,而是以 Chur 為中轉站,再轉列車前往蘇黎世,是故並不會坐足全程。訂購冰河列車車位手續相當複雜,首先在持有月間半價通行證為前題下,購買由策馬特經 Chur 往蘇黎世的車票,瑞士國鐵會發出一張全日通行半價證,卻不會有指定班次,須另外前往冰河列車網站,就指定班次預約座席及午餐,是故在票務員檢查車票時,須出示月間半價證、全日通行半價證及冰河列車預約三張電子車票。較為宜人的發車時間已經爆滿,我們只能預約到最早開出的班次。早上七點鐘,離開住了三日的 Base Camp Hotel,酒店還好心地問我們要不要吃過早餐才離去,可惜我們沒有餘暇。花約二十分鐘來到車站,發車時間為七點五十二分,車窗覆蓋率超過一半的車廂極具美感,瑞士鐵路的舒適度可與日本比美。今早又特地起床冀再看馬特洪峰的日出,結果仍叫人失望,然而此刻放晴,窗外竟見藍天。初段風光跟我們抵達策馬特時一樣,主要都是崖壁中的飛瀑與急湍的河川,漸漸地風光轉為山谷中的小鎮與草地,每到一個地方,車廂皆有語言導賞,讓有興趣的乘客了解更多。

寄明信片 

策馬特站

冰河列車開揚設計

窗外山景

上阿爾卑斯坳

來到車程最高點的上阿爾卑斯坳,侍應一如餐廳,為我們舖上餐巾,擺好餐具,然後按次序上菜︰前菜沙律、主菜牛仔肉飯、甜品提拉米蘇。窗外的山景對我們來說不甚吸引,九日的白朗峰環線還有三日的策馬特行程已讓我們嚐到最美的風景,即使來到稱為「瑞士的大峽谷」的 Ruinaulta,我們也只是入鄉隨俗式拍幾張照片。下午一點半左右抵達 Chur,轉乘前往蘇黎世的列車,雙層,乘客卻不甚多。抵達蘇黎世前會經過一個美麗的湖泊,令這個內陸國家的遊艇可以存在。離返港班機的登機時間尚有幾個鐘頭,於是我們便在蘇黎世車站附近隨便閒逛。未知是日有甚麼節目,車站吸引大量奇裝異服打扮的青年聚集,一直前往河岸另一面,警察在巡邏,車站地面大量垃圾,四處都見酒樽,還有二手煙引致的煙霧瀰漫,徹底毀去我對這個城市不實在的良好印象。沿河岸走一圈,典型的歐洲大城市風光,尖塔教堂、層數不高的建築、大大小小的廣場,還有未知是星期六還是大型遊行而未有營業的店舖,只為殺時間而行走的路。在一家小餐廳休息,吃薄餅、飲一杯濃烈的 Corretto(espresso 加拔蘭地),然後再走回車站。單車盛行的蘇黎世,馬路上亦有單車專用的區域,讓像我這樣每日以單車代表的人相當羨慕。

越野單車

地啤

牛仔肉飯

「瑞士的大峽谷」Ruinaulta

乘客似乎皆興奮不已

Chur

兩層的列車

車內

蘇黎世

蘇黎世河畔

Corretto

薄餅

時間也差不多,回到車站,乘塔前往機場的列車,不到十數分鐘已經抵達。機場內有大量的免稅店可以讓人將剩餘的瑞士法郎花光花盡,尤以酒和朱古力最受歡迎。離境時,瑞士與歐盟護照專用通道有自助過關,只須掃瞄護照而不用打指模,快速有效訊。晚上十點四十分,飛機起飛,接着的十幾個鐘機程,除了三餐與觀賞一齣電影之外,全程睡覺。返回香港,離開機場,是那熟悉的濕熱感。

向車站前進

蘇黎世車站

車站大堂

機場,電梯右企左行,跟香港一樣

機場看日落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