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朗峰環線、馬特洪近覽 D12︰Zermatt D2

日期︰2018-08-09
路線︰Zermatt → Rotenboden → Gornergrat → Rotenboden → Zermatt → Klein Matterhorn → Zermatt


在策馬特,日出馬特洪峰這個景色可謂叫人趨之若鶩,尤以 Riffelsee 湖畔的倒映更是可貴,然而登山齒軌纜車首發之時天色已光,只有三種方法可以一睹此景︰乘座特別班次的纜車登山、入住山上的酒店,或是摸黑步登山。然而即使能成功抵達,還須看運氣,獨立突出的山峰特別容易聚積雲霧。另一個景點便是乘座吊車登上俗稱為冰川天堂 Glacier Paradise 的 Klein Matterhorn(小馬特洪峰),那裏可以從空中下望宏大的冰川 Theodulgietscher 和馬特洪峰一帶的群山。策馬特的交通系統費用高貴,若持有瑞士國鐵的半價卡,可獲半價優惠,事前務必詳細計劃,省去的錢相當可觀。

在策馬特火車總站,有前往 Gornergrat 的登山齒軌纜車,一下子從海拔1500米登上3100米。無數遊客乘座它登山,作簡單的高海拔健行和近距離接觸馬特洪峰,然而若想在 Riffelsee 的湖邊欣賞日出,必須另覓方法。除了摸黑徒步登山外,可以入住位於 Gornergrat 山頂的酒店,由於房間數目極少,據聞必須預早半年至一年預約方能覓得心水日子;最後一種方法,則是參加一年只有六次,於七至八月的六個星期四舉辦的日出套餐。參加者可以乘座特別班次直達 Rotenboden 等待日出,隨後更可以在 3100 Kulmhotel Gornergrat 酒店望着馬特洪峰享受自助早餐。這便是我們的最佳選擇。

四點半左右離開酒店,凌晨的策馬特充滿寒意,花廿分鐘來到車站,乘塔特別班次的遊客大都抵達。票務員手頭竟然沒有我們在網上的預訂記錄,他叫我用電郵將收據傳送給他,確認後方能給予車票,一場虛驚。走進車廂,纜車徐徐開動,突然啪一聲,所以燈光熄滅,窗外的夜色變得清晰無比,暗藍色的天空下,帶着凌晨獨有藍調的馬特洪峰讓旁邊的臺灣人大呼小叫,隨後便是全車廂響個不停的快門聲。半句鐘的車程,我們抵達 Rotenboden,海拔2810米,離開車廂,往下走不到五分鐘,有一湖出現於腳下,那便是有名的 Riffelsee。

日出特別班次

車長關燈

Rotenboden 站

馬特洪峰

天色漸光,但離日出還有不少時間。日出前的氣溫可算是最低,我出動了行程至今尚未動用的防風手套與保暖內衣。所幸天色奇清,一片雲朵都沒有,可以預期能順利看見日照金山。Riffelsee 湖面如鏡,更添精彩。身後一家三口的中國家庭,其母嘔吐大作,看來未能一下子適應高海拔。那個獨生子不停說話,偶爾還有其父的叫聲,劃破寧靜的荒野。兩名樂手奏樂高歌,是這個行程的獨有安排,唱過曲目數首,換來零散掌聲。未幾,太陽漸升,馬特洪峰頂尖始見金光,眾人輕聲讚嘆,然後金光以極快速度從上而下,如披上金紗一樣,染沫山峰最尖銳的上半截。稜線上的岩峰亦出現金光,身後的雪峰隨即形成雲朵。斜射的陽光,將冰川上的冰隙立體地呈現出來。

演奏二人組

靜待日出

日出一刻,日照金山

稜線金光

Riffelsee 湖中倒影

留意相中放大之圓圈,此山屋作攻頂之用

冰隙

我們回到車廂中,繼續上山,不消十分鐘,便抵達位於海拔3100米,既是天文臺,又是酒店的 3100 Kulmhotel Gornergrat。南面冰川 Gornergietscher 壯觀非常,流水更在冰上刻蝕出迂迴曲折的蛇行路跡。稜線上雲霧騰昇,包圍馬特洪峰。酒店內有出色的自助早餐,還有可以望見馬特洪峰景色的大窗戶。吃過早餐,室外已是熾熱的艷陽天,大溫差是高海拔的特點,沒有高海拔登山經驗的遊必須注意暑寒。慢慢走回車站,我們決定再次返回 Riffelsee 再次一欣賞倒映。在 Rotenboden 落車下走,此刻馬特洪峰山脈已形成一帶雲層,幸好倒映未因風吹湖面已完全破滅。棉花草長滿湖畔,更添趣味。往下走,有一下湖,亦是欣賞倒映的理想地點,相比上湖遊人更少。沿山徑右轉至高地,馬特洪峰仍醒目地出現在眼前,登山纜車駛過峰下,與下湖的倒映,同為明信片取景之地。回到 Riffelberg 車站乘車落車,伴着睡意,十數分鐘後已回到策馬特總站。

Gornergrat 站

冰川蛇紋

冰川 Gornergietscher

3100 Kulmhotel Gornergrat 的馬特洪峰壁畫

3100 Kulmhotel Gornergrat 與馬特洪峰

回程

棉花草

明信片取景位

山徑返回 Riffelberg 站

Riffelberg 站

下半場我們決定登上小馬特洪峰,其吊車站有策馬特的另一端,我們由街頭走至街尾,來到 Matterhorn Glacier Paradise 吊車站。此吊手途中會經過 Furi 及 Scharzsee ,皆不用落車,而且有廣播提醒,來到 Trockener Steg 便須落車,不過另一車廂的韓國人似乎聽不懂,吊車將他們帶返落山。在 Trockener Steg 必須轉乘來回各一車廂的大型吊車登上小馬特洪峰,亦有其他吊車系統可以翻越山脊前往意大利。在離開 Furi 後,馬特洪峰半邊山壁已被雲霧佔據,卻在離開 Scharzsee 沒多久漸漸散去,抵達 Trockener Steg 時,小馬特洪峰清晰可見,惟背景已變成白濛濛的雲層。

策馬特看馬特洪峰

大陽能動力車

吊車站(前方仁兄不能擺甫士…)

馬特洪峰漸起雲

相當不穩定

高山湖

Trockener Steg 站

塔上吊車,腳下的冰川 Theodulgietscher 呈現出震撼且美麗的平行冰隙,對於行者來說絕對是致命的陷阱(記得攀登島峰時跨過冰隙,彷似黑洞一樣有種將人吸下去的魔力),但對於觀察者來說卻是精彩無比。冰隙是冰川在坡面流動時形成的裂隙,深不可測,隨時可達河床底,而且部份冰隙移動速度之快,足以在一日之內改變形狀,是故掉進冰隙者九死一生。吊車抵達小馬特洪峰,令人震撼的隧道貫穿峰底,走進暗黑的隧道,冰冷無比。有升降機直登峰頂,然而室外煙霧瀰漫,寒風刺骨,莫說風景,連久留亦不願意,只有寂寞的耶穌釘十架像豎立着。

前方便是小馬特洪峰

冰川 Theodulgietscher

小馬特洪峰頂已經甚麼都看不見

山頂隧道

十字架與耶穌像

拍照留紀念

返回隧道,走至溫和的餐廳,有即製但味道一般的午餐外,還有紀念品可買。不少在外滑雪的遊客走進室內躲避寒風,更有些可能離這裏太遠而被工作人員用雪車運返。窗外的天氣變得越來越差,不旨望有任何風景。悠閒地吃午餐,喝着啤酒望着窗外的細雪。咦?雪?原來天氣壞得落起暴風雪來。待人潮散去,我們才息塔吊車返回策馬特。由高處的細雪,到低一點變成雨水,最後返回策馬特,竟沒有一滴雨點。我們前往馬特洪博物館參觀,一間非常用心的博物館,展品精細且種類繁多,從歷史到考古、登山史與山難拯救,甚至與馬特洪峰有關的藝術與創作皆能找到。參觀過後,滂沱大雨;待雨水漸細,四出行逛,然後尋找晚餐的地方。跨河的橋下河邊,有一間家族式經營的扒房,點了一塊兩人份且份量超大的牛排,炭火半烤,加上即席細心的上菜服務,物有所值。飯後遇上日落,雲霧瀰漫天空染得一片紫紅,馬特洪峰剛好露面,夾在天與地之間。回到酒店,往露臺再望,已不見她的身影,彷如夢一場。

登山齒軌纜車

馬水洪峰博物館

全現古時氣氛

晚飯時間

二人份量的牛排

上碟

日落前的雲

火燒天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