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美印加復活D14︰印加古道第三日

日期︰2012-10-11
路線︰Pacamayu → Conchamarka → Phuyupatamarka → Wiñayhuayna

凌晨下了一場大雨,醒來打開帳蓬,除了換來清新的空氣外, 還有那濕冷的風。極目冰峰下的雲霧,還有昨日所看見的瀑布。 梳洗、吃早餐,太陽露面,驅散雲霧。 今日行程雖然不用登上四千多米,但要走過兩個山坳, 整日都在三千多米的高度上上落落,最辛苦的路程,就是出發登上 3600 米的 Runkuraqay Pass。

早上起床,聽見瀑布聲

遠望雪山

向 Runkuraqay 走

隨影

環望四周,今日的風景比起昨日更有氣勢,易守難攻, 故印加人亦在此建了據點。登上山坳中途,右方就是名為 Runkuraqay 的古蹟。Runkuraqay 身處孤形山谷之盡頭,可遠望昨晚營地一帶,遠至 Dead Woman's Pass 的古道。登山嚮道說昨天下任至營地的路是新建的, 昔日印加古道在山坡橫走,不會下降至營地再上走至 Runkuraqay。沿山徑往上多走一會,回望 Runkuraqay,會看見半頭形的結構, 聽說這種結構在印加建築群中亦屬罕見。徐徐的走, 山谷再次風起雲湧,看不見營地了。未抵 Runkuraqay Pass,會先經過三個高山池,這裏不時有鹿出沒喝水, 可是我們無緣一見。也許香港沒有山中的池, 我對這個環境特別好奇,像是臺灣的雪山翠池、安娜普納的 Tilicho Lake,往往成為我過程中的一個目標。高山池之上就是 Runkuraqay Pass,又是大休的時候。由於我們不願停下來, 便沿山脊走上附近的小山崗,有種在鳳尾看鳳頂的感覺。

Runkuraqay

Runkuraqay 內

隨影

高處看 Runkuraqay

繼續走

Runkuraqay 的半圓結構

和其中一位登山嚮導合照

Runkuraqay Pass

Runkuraqay Pass 邊的山崗,這個角度看令我想起鳳凰山

剛才經過的高山池

離開 Runkuraqay Pass 往下走,印加人在路途上開鑿了一小段隧道,進入時一片漆黑, 前走數步又看見出口,玩味十足。接着又是長長的梯級, 一名旅客意外地滑倒,頭部出血,幸好現場有醫生與護士, 不一會便包紮好,繼續上路。為免阻礙救援,我就坐得遠遠, 另一名同行的旅客亦抱有同感,坐過來和我談了一會。再往下走, 右方出現一個高山湖,剎是美麗。前方崖中看見石砌建築,原來快到 Conchamarka。

穿隧道

下降

跌傷的路人

杜鵑

另一個池

Conchamarka

Conchamarka 下半的建築

由於主徑是一直往下走,來到 Conchamarka,先放下背囊往上攀,再回來向下走。 說攀是因為這條梯非常斜,必須小心行走。面對山中的石砌高牆, 總是帶有某種說不出來的敬意, 亦對這種與自然完全融合的建議深感讚嘆。我們登上的,是 Conchamarka 的住宅區,背起背包往下走,則來到梯田區。一個小小的據點, 已有如此規模,還有順應自然環境的水利系統,足見其長遠的考慮。 這個時候,山中又一次被濃霧所掩,暗示快要下雨。 來到午餐的營地,進入帳篷,不一會真的下起雨來。

登上 Conchamarka

Conchamarka

未修復的印加古道

留影

窗外望

似是用作阻擋物

Conchamarka 與附近山勢

接回主線

Conchamarka 下半建築

這處較少人探究

飯後雨勢沒有增大,但持續不停的下雨是這三日以來最差的一刻。 登山嚮導說接下來的一段風景相當美麗,然後補充一句「 但不是今日」,大家只能苦笑了。聽說這段路可以望見雪山, 但對我而言,吸引我的雪山不在秘魯,這裏吸引我的是蘭花。 這段路都沒有上落,全是沿崖邊開鑿的棧道, 右邊泥坡簡直是蘭花勝地。雖然前方全是迷霧, 除了起步是遇上一隻黑色的羊鴕外,大家都覺得無景可觀, 一味向前走,但細心察看,路邊的蘭花多如雜草, 不似香港要攀山涉水已能夠欣賞。厚肉質的、細如芝麻的, 各式其式,這段路實在難以走得快。當離開崖邊,來到山坳位, 雨稍為停下來,大隊決定休息。

飯後繼續行程

遇上正在吃草的羊鴕

下起雨來

鮮艷的蘭花

極細的蘭花

我最喜歡的蘭花

又過隧道

所謂最美的一段,只看見霧

崖邊古道

文心蘭

應該來到 Phuyupatamarka

看雀

Phuyupatamarka Pass

接着就是下坡路,一如所料全是梯級。很快便來到另一個印加古蹟, 名為 Phuyupatamarka。這個在山崗削出層層梯田, 下方有如護城河一樣的水道。走遠一點的建築則建在山坡中, 建有一個奇形怪狀的外牆。此時山中起濃霧,似乎大家都不感興趣, 只有阿娜和我留在這裏四處走走看看,待霧散之時(才數秒鐘), 終於看見大部份的面貌。緊接又是無盡地下梯級, 更有些石級直接在石面上開鑿,天雨路滑,成為很多遊客的挑戰。 這個時候,已沒有必要堅持隊形, 我們更在開揚處坐下來享用從香港帶過去的臺灣產豬肉乾。 途中有一座塔,似是昔日通訊之用。從這裏往下走,會遇上分岔路︰ 右直達 Wiñayhuayna,也就是今日的終點;左則經 Intipata 往 Wiñayhuayna。不單是 Lonely Planet 推介這個遺址,我也相當推薦這處甚少人到的印加建築。 由於大家都走得累,很多人選擇直達營地,而不多走一點路往 Intipata,這個時間,也只有我們倆選擇左路。

Phuyupatamarka

石面開鑿的梯級

Phuyupatamarka 中的供水系統

穿過 Phuyupatamarka

Phuyupatamarka

大家都沒心情,但我們卻在這裏等到最清晰的一刻

完美接合

繼續下降

對部份人來說並不容易

隨影

繼續下降

雨林

Intipata

途中一座塔

樓梯

沒完沒了

林徑在山中橫移,不久會看見前方山坡出現大片梯田,其可見規模, 實屬這數天以來最大。踏上這片梯田中間,遙望前方之風景, 亦是一絕︰廣闊的深谷與連綿的山巒。其實 Intipata 沒有很特別的建築或是設計,但當你走在其中, 自會感到其開發的難度與工程的浩大。 供人走的路主要在上層及中層, 兩者之間原來有數頭疑似羊鴕的動物在吃草。此刻已是黃昏時段, 再不離開天就全黑。接回主徑,很快便來到營地,天色剛好全黑。 拿出護照蓋印,然後來到帳篷吃晚飯。 明天就要走進天空之城馬丘比丘,這一晚, 廚師為我們做了一個蛋糕,寫着「Bienvenido a Mapi Cusco Perú」(英文為 Welcome to Machupicchu, Cuzco, Peru),歡迎我們來到 Cuzco;同時間,我們亦要商討小費事宜。歐美的團友以 Lonely Planet 為依據,結果登山嚮導說比預期只有一半; 雖然他無意叫我們多給小費(指給予整個團隊), 亦會為這個誤會向其他人解釋,但我們也沒有很多人願意多付一點。 今晚雖然沒有特別早睡,但明早須在三時半起床, 因為我們必須在日出前抵達 Machupicchu 的檢查站,才會趕得及走進馬丘比丘(Machupicchu)。

往 Intipata 的路

又一種蘭花

Intipata

優美的風景

看河谷

陡峭的梯級

今晚的營地

Intipata 的空間

好像快要掉下去似的

宏偉的梯田

Intipata 的房屋

這張相就看得到有多陡峭

山坡削成田

隨影

田中的羊鴕

來到營地,看見往 Machupicchu 的路牌

Bienvenido a Mapi Cusco Perú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