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北阿爾卑斯補遺(乘鞍岳、燒岳)D5︰燒岳

日期︰2023-09-30
路線︰燒岳小屋→新中尾峠→中尾溫泉

林隙之間,可以看見巨大的笠岳山體,其山容與多彩的地表叫人垂涎

除了「新中之湯路線」(新中の湯ルート)之外,能直接登上燒岳另有兩途:由上高地田代橋登上新中尾峠,途中有幾道鐵梯攀爬;或由中尾高原抵達新中尾峠,此路線相對簡單卻較長。兩路仍須花上一個鐘頭多登上山頂,與直接登頂的「新中之湯路線」是截然不同的風格。連同前往西穗山莊割谷山稜線,所有路線皆匯合於新中尾峠燒岳小屋

日本北阿爾卑斯補遺(乘鞍岳、燒岳)D4︰燒岳

日期︰2023-09-29
路線︰さわんど→中の湯→燒岳登山口→燒岳→燒岳小屋

山是一個活體,有生命的岩石,並不如傳統所理解的『不動如山』

燒岳(焼岳,やけだけ),位處上高地,海拔 2,455 米,乃活火山,亦屬「日本百名山」之一員;與鄰近之割谷山白谷山アカンダナ山(同為活火山)組成「燒岳火山群」。與乘鞍岳同處飛驒山脈之末端,燒岳乃此山脈最活躍之火山。燒岳有兩峰,南峰標高 2,455 米,由於有崩塌危機,禁止進入,北峰標高 2,444 米,為可達之最高點;三峰之間有一火山湖,為爆裂火山口,故兩峰實為火山口邊緣之兩個高點。山頂持續的地熱活動,令登山者彷如身處蒸籠之中,走在岩石間冒起充滿硫磺味的火山氣體之中,別有一番滋味。

日本北阿爾卑斯補遺(乘鞍岳、燒岳)D3︰乘鞍岳

日期︰2023-09-28
路線︰白雲荘→剣ヶ峰→畳平→さわんど

本來最輕鬆的一座百名山,卻遇上壞天氣,也許要讓人知道,有些東西並不一定可以輕易得來

不知何故,整晚顯得相當疲累。醒來好奇一看窗外,依舊濃霧,叫人相當無奈。日本氣象局預報,乘鞍岳的天色會在上午十點至下午一點好轉,是全日唯一天晴的時段。因為要遵守退房的時間,早餐過後大家未有在山屋守候,皆出發走到疊平巴士站旁的建築物留守。偶爾會聽到十點出發這種討論。地庫有一個「乘鞍岳自然展示館」,在等候之時消磨一下時間。館內介紹植物隨着海拔變化的組成、野生動物標本、地質與火山形成等等,豐富的資訊相當值得花上一點時間。

日本北阿爾卑斯補遺(乘鞍岳、燒岳)D2︰乘鞍岳

日期︰2023-09-27
路線︰松本→新島々→畳平→剣ヶ峰→白雲荘

令她難忘的不是維港景致,而是街道上鱗次櫛比的霓虹燈,她問我現在還是否存在,我說都因政策而拆掉,再不是往昔的香港

乘鞍岳(乗鞍岳),主峰劍峰(剣ヶ峰)標高 3,026 米,為「日本百名山」之一員,位處飛驒山脈南部主稜線,經十石岳延至燒岳(焼岳),屬複合火山。山體寬廣平緩,東坡有溶岩形成的乘鞍高原,冬季時乃滑雪勝地;建有日本最高的公路翻越此山,東面稱為「乗鞍エコーライン」,西面稱為「乗鞍スカイライン」(2023 年今因山泥傾瀉而封閉),最高點為疊平,標高 2,700 米,有巴士直達。乘鞍岳屬活火山,最近一次爆發已有 9,200 年前之遠,而近期則只有水蒸氣爆發,最近一次僅於 500 年前。山上多個湖泊皆屬火山湖或堰塞湖。作為山岳信仰的國家,於古代稱為「位山」的乘鞍岳,早期於山麓遙拜;後來修驗者登山,於山頂建立朝日權現神社,但對比同為飛驒地方的白山御岳山,此山之宗教意味相對薄弱;隨着建立信仰登山道,山麓處建立乘鞍神社,宗教氣氛逐漸濃厚;至十八世紀末,人們始流行登頂於權現神社參拜御來光(日出)。高海拔且平坦的地勢,亦吸引日本建立宇宙研究設施,1949 年東京大學摩利支天岳山頂建立乘鞍日冕觀測所(乗鞍コロナ観察所),1953 年再建立宇宙射線研究所。而周邊亦因其地熱,建立大量溫泉設施,包括乘鞍溫泉鄉(のりくら温泉郷)、平湯溫泉白骨溫泉中之湯溫泉(中の湯温泉)等等。

日本北阿爾卑斯補遺(乘鞍岳、燒岳)D1︰抵步

日期︰2023-09-26
路線︰香港→名古屋→松本

日本三大山脈之一的飛驒山脈(飛騨山脈),或作更廣為人知的北阿爾卑斯山脈(北アルプス),可算日本最引人入勝之山地。曾完成槍穗連峰立山連峰後立山連峰三條縱走路線,加上獨立峰御岳山,剩下尚未登上的名山寥寥可數。然而因其地理位置,一口氣完成並不可行,只能逐一補回那些錯過的山峰:常念岳(百名山)與蝶岳笠岳(百名山)與雙六岳霞澤岳(二百名山)、活火山燒岳(百名山)、朝日岳(三百名山)及獨立峰乘鞍岳(百名山)等等。在路線選擇上,是次以簡單上落山、非縱走路線為主,加入這個條件之後,幾乎只有乘鞍岳燒岳兩座山,加上兩座皆為百名山,多了一種「集郵」的滿足感。

雲爛石澗、龍爛石澗右源、銀坑右源

日期︰2023-09-03
難度︰★★
路線︰石澳道→引水道→雲爛石澗→石澳道→引水道→龍爛石澗右源→石澳道→東丫村→銀坑右源→石澳道
編號︰雲爛石澗   47/230903+1:643
   龍爛石澗右源 348/230903+2:644
   銀坑右源   48.2/230903+3:645

龍脊雖然不高,西坡卻孕育出數條短而寬闊的石澗,盡流入大潭港,今為引水道所截,然而引水道以上,仍有可觀之處,以石澳道為界,可上下溯遊之,饒富趣味。

雲爛石澗,源起雲枕山西面,流入爛泥灣,連續不斷之瀑流,每瀑皆景,愛瀑之饕餮,定必流連忘返。

龍爛石澗,源起龍脊,流入爛泥灣,澗分兩源三支,以右源最為吸引,瀑闊流長,可比大澗,遠在引水道亦能觀之,深深吸引遊人一探,美中不足之處,為中段之水管,有礙景觀。以上兩澗坊間與雲爛石澗籠統合稱爛泥灣坑,為區別之不予採用。

銀坑,源起打爛埕頂山西南面,流出銀坑村,澗分三源四支,右源甚妙趣,下半段收窄,需撥草而溯,後半段卻宏大多變,橫壁瀑布、石峽瀑布、連綿坡流,各具特色。

尼泊爾 Cho La Pass 攀 Lobuche East D19:文化古城古蹟遊

日期︰2023-08-01
路線︰Thamel → Boudhanath Stupa → Patan Durbar Square → Kathmandu Durbar Square → Swayambhunath → Thamel

加德滿都市內有多個古蹟或建築別具特色,奈何距離有點遠,比較適合包車前往。這次我們前往四個景點:滿願塔帕坦王宮廣場加德滿都王宮廣場猴廟。除了首兩個地點,皆曾經到訪,然而並沒有因而失去新鮮感。其宗教魅力與尼泊爾特色,叫人難以坑拒。

位於城東的 Boudhanath Stupa(布達納特,或作滿願塔),是世上最大的球形佛塔之一,埋葬着 Kasappa Buddha(迦葉佛,葉在此讀成「攝」),於 1979 年列入「世界文化遺產」,為昔日西藏加德滿都的貿易路線必經之地;2015 年四月的大地震,摧毀了佛塔圓頂以上的部份,經修復於一年後重新開放予人參觀。

位於城南的 Patan Durbar Square(帕坦王宮廣場),亦同樣於 1979 年列入「世界文化遺產」,為加德滿都三個王宮廣場其一,大部份以木與紅磚建成,屬於 Malla(巴勒布)王朝(公元 1201—1779)之王宮。

位於城中心之 Kathmandu Durbar Square(加德滿都王宮廣場),同為加德滿都三個王宮廣場其一,建於公元後四至八世紀(部份建築於十六世紀由 Malla 王朝所建),是尼泊爾最具歷史與文化價值的建築群,歷數世紀之古舊木建築,曾於 2015 年之大地震破壞不少。

位於城西之 Swayambhunath(斯瓦場布納特,俗稱猴廟),為一座佛教寺廟,建於五世紀,座落於小山丘之上,乃尼泊爾國家象徵;因獮猴生活於廟之西北,故有「猴廟」這個名字;其佛塔頂部於 2010 年一次大翻修時,以兩公斤黃金重新鍍金;而佛塔常見的十三層結構,意指修行的十三層境界,眼晴象徵佛眼無遠弗屆,鼻則為尼泊爾數字一,有萬物歸一之意。

尼泊爾 Cho La Pass 攀 Lobuche East D18:告別山區落煩麈

日期︰2023-07-31
路線︰Lukla (2,850m) → Surke (2,270m)


Surke(須其),海拔 2,270 米,位處 Lukla(盧拉)西南面不遠的一處平地。除了 Namche Bazzar 及 Lukla,Surke 是登山路線上中海拔第三個可以停靠直昇機的地方。由 Lukla 前往,全程下降,步程不到兩個鐘。由於雲層在雨季通常聚積在約三千米以上,三地之中最易滿足起飛的條件。

尼泊爾 Cho La Pass 攀 Lobuche East D17:滯留機場盼奇跡

日期︰2023-07-30
路線︰Lukla (2,850m)

被喻為世界最危險機場之一的 Tenzing-Hillary Airport(丹增希拉里機場),因其跑道過短而飛機需要借坡度加減速而聞名。還有另一點就是機場位處山谷之中,山間微氣候瞬息萬變,變幻莫測,由加德滿都至 Lukla(盧拉)之間,只要有雲霧便不獲准起飛,而山間天氣,通常中午後變壞,更甚者,早上九、十點已經變差。是故,尤其在雨季,可以飛行的時間相當短暫。旅者需要預留多幾日,以防未能起飛做成對行程的延誤。

尼泊爾 Cho La Pass 攀 Lobuche East D16:重踏起點望天晴

日期︰2023-07-29
路線︰Namche Bazzar (3,440m) → Lukla (2,850m)


Lukla(盧拉,海拔 2,850 米)乃出入 Everest Region 最重要的地點,而 Namche Bazzar(南輋市集,海拔 3,440 米)則是此地最繁華、物資最充裕之鎮。基於高度適應原則,上山時會花上兩日時間前往,而落山則會一口氣於一日內抵達。長達 19 公里的路程,加上由 Phakding(柏碇,海拔 2,639 米)至 Lukla 為爬升路線,放在歷時兩星期行程最後一段,有如「毅行者」於大欖涌水塘上走至大棠渡假村一樣充滿絕望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