彌䃟石澗‧2013

日期︰2013-07-28
難度︰★★★★
路線︰東涌→䃟頭→彌䃟石澗→驢仔徑→東涌
編號︰14.2/130728+1:164

彌䃟石澗,舊九大石澗之一,源於彌勒山北面山谷,流入䃟頭(䃟石灣)。此澗以百呎高之摩天崖聞名,亦因而發生過數宗不幸的意外。欲登上摩天崖,有三線可取︰一是風險極高之沿壁正攀,筆者並不建議此線;二是沿崖底右方山徑登頂,所謂山徑,亦算手足並用;三是沿瀑槽而上,即崖左內槽主瀑處。摩天崖遠看似輕易可攀,然而經驗者多半會勸喻別被她的外表欺騙。筆者亦屬其中。首次上溯此澗,乃四年前,屬第十四條澗;回想起來,也為自己那僅有的十三條澗之經驗冒險上攀而冒冷汗,幸好當日天晴、岩壁乾爽、鞋底咬地、水量不大,詳情請參閱舊作《彌䃟石澗》。

東涌站起步,路過東涌小炮台,對出寧靜海灣將有大型工程,美景將告喪失。每次望見此情此景,總有種家破人亡的愁緒,百般滋味,久久不能平息。東涌小炮台下,有石砌圍場,轉角處有曲角,細看下跟秘魯 Cuzco 的 Sacsayhuaman 有幾分形似。步過東涌村,也許東涌西填海計劃不但令東涌灣消息,也毀滅了此古村。沿東大古道走至䃟頭,正是彌䃟石澗出海處,上次於韆鞦潭入澗,是次則沿山徑走至彌䃟石澗首條左源位入澗,那裏正是集水處。

東涌藍天,但見鳳凰有雲


遠望青山

東涌小炮台

石牆

東涌灣

東涌村

東涌河口

山徑入澗

分源處主源之集水處

連場大雨,水量之多可想而知,沿山徑走亦聽見旁邊隆隆水聲。沿澗上溯,初時較為沉悶,只有數個水潭,但仍開揚好走。抬頭望見摩天崖,水量之多竟於坑槽外出現瀑布,友人笑說此乃摩天瀑。澗途的石愈來愈巨大,不久有一個深潭阻路,大隊於此小休,水溫寒冷,仍一清泉。潭右是惟一的路,但濕滑石坡並不好走,宜小心橫移。潭後有槽瀑,緊接是寬廣澗道,天空卻全被林蔭所擋。左坡有細槽急流,是水量大時方能一見的右支。環境逐漸嘈吵,見前方瀑布中有突石將水流一分為二,仍摩天崖左則坑槽連環瀑最底一層,右方已是百呎高之摩天崖,竟有流水。

淺灘

隨影

遠望摩天崖,平日看不見流水(下圖攝於零九年六月,待補圖)

澗中惟一此地可望摩天崖

流水何其多

繼續

巨石分流

深潭,取道右坡

玩水

小心石坡濕滑

可沿石脊走

或於槽中行

各施各法

進入摩天崖底

漸見精彩

遠方已見摩天崖左側連環瀑

第一瀑

正攀摩天崖入口(下圖攝於零九年六月,待補圖)

是日大水,沿槽上攀,刺激度及得上正攀摩天崖,但兩邊有植被,始終安全得多。來到第二層瀑布,抬頭即被水花打得張不開眼,此時方看見行友正在瀑布兩邊攀登。於瀑右起步,至中間橫移至左方,剛好有一條橫木供借力休息。站在第三層瀑布前方,水流之急也只能沿瀑左較少流水的地方攀爬。上望第四層,如天空瀉下的洪水般,判斷不能再沿水走,只好於槽左殺林而上。由於雨水甚多,泥土幾乎難以立足,在近乎四十五度以上的斜坡爬行,好不容易來到第十層瀑底,須入澗橫移至右邊。此層石碎,但多手腳位,宜小心落石。路線相當迂迴,至第十一層,又要橫移至左方林中,水流衝擊下在瀑中摸索,動用了扁帶以策安全。沿山徑經過第十三層瀑布,外面摩天崖是臨頂一處極為陡峭的佛肚位,數年前攀登,也在此處手冒冷汗,憑藉鞋底的摩擦力慢慢上攀,一失足成千古恨。安全抵達摩天崖頂,可小心下降至第十三層瀑布下的大型壺穴邊,欣賞崖下風光,還有機場的光景。崖頂是一個長形深潭,我們在此大休。

第二層

上攀第二層,先右後左

第三層

樹幹借力

仍是第三層

第四層

回望

第五層

沿瀑左走

望第十層中間橫移

第十層

第十層

橫移出第十層

第十層頂

第十一層

望第十二層外的生死位

壁頂下降

第十三層,下有壺穴

危坐崖邊

蔭泉潭

全員合照

蔭泉潭,正是上文提及的長形深潭,潭邊有一條非常短的石棧道可橫過此潭,潭後有兩級瀑布,但走此棧道非易事,可依左邊山徑橫越。此山徑走過一段淺峽澗道,再次接回澗中,很快便來到一條呈三角形的中型坡流。相較摩天崖槽瀑的狂野,這段澗道的瀑布群較為平實,一澗二賞,也算可愛。坡流之後,又見深潭,緊接四道瀑布,然後再次開揚,前方雙瀑流平行而下,也算特色。瀑布右方石坡可攀,惟有少量流水於石間。穿過一小段林澗,來到全澗最高的瀑布。瀑右上攀,入林繞至瀑頂,繼續行程。

遠望機場及填海工程

山徑避險

坡流

隨影

貪玩

又一個大潭

隨影

群瀑連連

幽雅

瀑前留影

崖左上攀

繼續行程

全澗最高瀑布就在前方

全澗最高瀑布

上攀路線

瀑右上攀

平流

澗道突然變得平靜,平坦石坡上流過閃爍的波紋。前方潭後是一個V形峽瀑,左方石坡因水量多而獨立成瀑。至一彎位,傳統上是繼續上溯一小時多方覓路出澗,但直人兄決定沿左方斬樹黨舊路出澗。目的地仍是百多米高的驢仔徑,除了近澗邊有丟棄的背囊和野炊痕跡外,人跡很快便沒入林中。須知驢仔徑下是極斜泥坡,緊接的路只要愈走愈斜,就表示愈接近驢仔徑。天上密雲滿佈,不久就下起大雨,才差數步便接上主徑的我們倒樂意被雨水沖洗,皆因此刻除了汗水,滿身泥濘與枯葉。驢仔徑急降,眼見遠方的填海工程,除了婉惜下一代難再看見中華白海豚外,眼見此等極具侵略性的建築群,也在疑惑香港人還有沒有第五、六代。上天並未如意的下大雨,只有片霧愁雲,遠看伯公坳,一個快將消失的地名,伴有曹溪與羅漢坑的瀑布,再看大潮退的東涌灣泥灘,沒有人挖掘,這些泥灘生物也避不過無謀城市規劃。

右方為V型峽瀑

前方不久離澗


隨影

殺林

望雲

快將接回驢仔徑

驢仔徑

昂坪三碌拎

東涌灣

木棧道,雨天濕滑

再望三碌拎

變電站

上望轉向站

東涌灣泥灘及紅樹林帶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