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八岳連峰縱走、白山登山 D4︰八岳連峰縱走 D2

日期︰2019-09-24
路線︰青年小屋→赤岳→横岳→硫黄岳→夏沢峠


赤岳,海拔 2,898 米,為八岳主峰,亦為北八岳最高點。山體因富含鐵質,泥土氧化成紅色,故名。北八仙連峰,南至北計有編笠山、權現岳(権現岳)、赤岳、橫岳(横岳)及硫磺岳(硫黄岳),止於夏澤峠(夏沢峠)。縱走路線皆在稜線上,以赤岳及橫岳難度最高,岩稜中不乏攀爬,勢危而耗費體力。直取赤岳之巔的路甚多,御小屋尾根、文三郎尾根、地藏尾根、真教寺尾根、縣界尾根等等,還有經橫岳的杣添尾根,皆可即日來回完成行程。北八岳亦有不少山中溫泉,諸如赤岳鑛泉、唐澤鑛泉、夏澤鑛泉及本澤鑛泉,盡在山腹之中。硫磺岳則依附在古破裂火山口邊緣,增添異景。

日本八岳連峰縱走、白山登山 D3︰八岳連峰縱走 D1

日期︰2019-09-23
路線︰名古屋→甲斐小泉→青年小屋


南北八岳縱走,可不是一般日本人會行走的路線(其實所有縱走皆然),就像麥徑一樣,甚少人會連續走完。八岳對日本人來說,主要以赤岳或蓼科山為目標,是故南北縱走路線上,會有不少人跡罕至的路段。縱走起點皆以 JR 小海線或中央本線車站為主,甲斐大泉站、甲斐小泉站、小淵澤站、信濃境站皆可經編笠山、西岳或權現岳直接抵達稜線。

日本八岳連峰縱走、白山登山 D2︰名古屋

日期︰2019-09-22
路線︰名古屋


是日並無特別安排行程,只為明日開始的南北縱走稍作休息。酒店附近有一間連續咖啡店「コメダ珈琲店」,成為我們吃早餐的地方。多士平平無奇,但咖啡倒不錯,苦味適中帶點微酸,作為凍齋啡相當合適。

日本八岳連峰縱走、白山登山 D1︰抵埗

日期︰2019-09-21
路線︰香港→名古屋


八岳(八ヶ岳)連峰,一條堪比北阿爾卑斯(槍穗連峰立山連峰後立山連峰)、中央阿爾卑斯南阿爾卑斯,卻沒有命名為阿爾卑斯的山脈。八岳大部份位處日本長野縣,小部份落在山梨縣,其東北有淺間山,東南有富士山,西南有南阿爾卑斯山脈,西面有御嶽山及中央阿爾卑斯,西北面有北阿爾卑斯山脈。除了淺間山這座火山外,都是曾經踏足過的山,立足八岳,有如重溫自己的日本登山史。八岳連峰起伏不斷,嚴如巨型版八仙嶺;分南北,稱為南八岳及北八岳,以夏澤峠(夏沢峠)為界。南八岳險峻,北八岳,剛柔並重,南北縱走感受尤深。八岳為百名山之一,主峰赤岳,標高 2,899 米,屬南八岳路段,山體富含鐵質,外露表土風化後呈紅色,故名赤岳;北八岳稜線低於林界,部份峰頂仍有景可觀,而最具特色之蓼科山(不一般不計入八岳),為北八岳最高峰,標高 2,530 米,亦是南北縱走最後一峰,山形呈圓錐狀,別名「諏訪富士」。南北縱走,一般建議以四日三夜完成,上落差比起過往的阿爾卑斯縱走,可算是難度較低的縱走線,惟須注意赤岳及橫岳有大量岩稜與岩壁攀爬,仍充滿阿爾卑斯山脈的氣勢。

白虎山

日期︰2018-11-03
難度︰★
路線︰香園村避雨亭→白虎山→香園村避雨亭


白虎山,舊作白花山,標高 98 米,位處香港北面邊陲,倚深圳河以南,可以說是香港最北的制高點,是香港四極中的「北極」,曾為禁區,近年解封。麥景陶碉堡建築群有七,由東至西,分別為伯公坳(沙頭角)、礦山(蓮麻坑)、白虎山(香園圍)、瓦窰(打鼓嶺)、南坑(文錦渡)、馬草壟(落馬洲)及擔竿洲(米埔)。今白虎山之碉堡位處山頂東面,監視着昔日一片荒蕪的蓮塘口岸。

花潭石澗

日期︰2019-08-04
難度︰★★★
路線︰鯽魚湖→北潭村→龍坑→花潭石澗→龍坑→北潭村→鯽魚湖
編號︰191/190804+1:319


花潭石澗,土名龍坑,源起畫眉山(即花苗山)以東,於鯽魚湖與正坑、鯽魚湖石澗、秋楓石澗及牌額西坑等匯合,流出北潭涌。此澗藏於太墩、雷打石山、畫眉山、岩頭山(牛頭山)及牛耳石山四山相夾之幽谷,匯眾多支流,諸如雷花石澗、畫眉坑、牛耳石坑、蛇地坑等,合稱「花潭五澗」。花潭石澗為五澗之首,北潭村以上分源前為平坦緩流域,無潭無瀑,分源後起,潭瀑相接,於一處九十度右折之澗道冒出中型峽瀑,是為「隱瀑」,隨後坑峽狀澗勢不斷,始見險要。

屯門老虎坑上源

日期︰2019-07-28
難度︰★★
路線︰屯門西鐵站→井頭村→屯門徑→涼亭→老虎坑→九逕山北脊→洪水坑灌溉水塘→順風圍
編號︰190/190728+1:318


名老虎坑者境內有二,一為香港島的老虎坑,二為屯門九逕山的老虎坑,為免混淆,通將後者會稱之為屯門老虎坑。屯門老虎坑源起九逕山最為茂密的北面山谷,然後北向流出洪水坑灌溉水塘,以高度 180 米為界,下源廣闊開揚,上源則以林澗為主,主源約 360 米處有大落差,可分兩層,遠在登上九逕山的「天梯」亦能看見,水豐時有若飛瀑,是本澗上源至為吸引的景點。

馬來西亞第二高峰 Trus Madi D4︰賦歸

日期︰2019-06-30
路線︰ Base Camp → Kota Kinabalu


再次在基地營過夜,凌晨沒有前夜那些寒氣,睡得相當安穩。起床整理個人裝備時,仍聽見發現吸血蟲的聲音。早餐過後,Dennis 向每個隊員逐一頒發登頂證書,作為紀念可謂相當有意義。Shed 今日再次上山,隨隊是昨夜的臺灣人等,也許今日會落雨,吸血蟲亦多,他不似昨日一樣,露出雙腿的皮膚。與 Shed 道別後,我們待在了一會,接送我們返回亞庇的客貨車便抵達營地。早上九點左右,離開 Trus Madi base camp,然後展開四個鐘頭的車程抵達我們住宿的地方,好好休息。

馬來西亞第二高峰 Trus Madi D3︰登頂

日期︰2019-06-29
路線︰ Camp 2 → Trus Madi → Camp 2 → Base Camp


早上零時,大家仍沉醉在睡袋的溫暖之中,二號營地的溫度比想像中來得溫暖。鬧鐘響起,登山者其實有如軍人,聽見鐘聲便會立刻起床。遵守出發時間相當重要,連串的延誤,可以影響後續行程。僅記中午以後,任何的高山天氣一旦變化,可以變得相當惡劣。當中僅有一人仍未起床,山友擔心修補過的登山靴未能支撐她登頂及回程的路,放棄這段來回的登頂行程。廚房聽取了我們的意見,早餐沒有那如粉一樣的飯,濃味的炒米粉,足夠我們填飽肚子。仰望星空,銀河依舊肉眼可見;如斯晴朗,預計至少有半日大晴天。

馬來西亞第二高峰 Trus Madi D2︰二號營地

日期︰2019-06-28
路線︰Trus Madi Base Camp → Camp 2


攀登 Trus Madi 一般只需兩日,由基地營(base camp)至二號營地(camp 2),以及二號營地登頂後返回基地營,單程長約 11.3 公里,由基地營起計,每一百米設有剩餘里數牌。首日行程約 8.1 公里,平緩漸升,主要沿河邊,穿梭熱帶雨林,相當易行,臨近二號營地,植被轉為山地雨林,路況變得崎嶇,預視翌日的地勢。熱帶雨林常引人注目的,多見地生蘭、薑科及秋海棠科等花朵豔麗的植物,還有少量野牡丹科及蕨類植物。至進入山地森林,漸見豬龍草的蹤影,蘭科物種數量急升,多附生於樹幹或樹枝上。另一樣「特產」,連當地人亦避之則吉的,便是吸血蟲(leech)。Trus madi 盛產兩種︰老虎水蛭(tiger leech,學名 Haemadipsa picta)及歐洲醫蛭(brown leech,學名 Hirudo medicinalis),前者躍於葉尖,後者出於地面枯葉堆。面對登山者,牠們毫不客氣,一擁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