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中央阿爾卑斯縱走、御嶽山 D2︰木曽駒ケ岳

日期︰2018-09-27
路線︰名古屋→駒ケ岳→しらび平→千畳敷→馬ノ背→駒ケ岳→宝剣山荘


山徑上一石一木,一崖一林,稱不上美得叫人震懾,但卻能有獨自的風格,予人留下良好印象。

名為駒岳(駒ケ岳)者日本有數,單是阿爾卑斯山脈亦佔兩座︰南阿爾卑斯甲斐駒岳(甲斐駒ケ岳)及中央阿爾卑斯的木曾駒岳(木曽駒ケ岳),俱列百名山,各自以所屬的地名冠於名字之前。木曾駒岳為中央阿爾卑斯山脈之首,標高 2,956 米,為三條阿爾卑斯山脈中唯一不過三千米的山脈。木曾駒岳南延之岩峰寶劍岳(宝剣岳)東南坡為著名的紅葉勝地,稱為千疊敷(千畳敷),有登山纜車直達,以日本國內遊客為主。

欲登木曾駒岳,除了最方便的千疊敷外,還可以從北御所登山口經伊那前岳抵乘越淨土登山,或從伊那市經將棋頭山(将棊頭山)及馬之背頂登,或於木曾町經福島A線或B線又或上松町經上松A線或B線經木曾前岳登頂。無論何種方式,除千疊敷外,交通皆不甚便利;但千疊敷作為登山口亦有其缺點︰纜車停駛。在我出發前兩週,登山纜車受颱風影響即時停止運作兩日,連同接駁巴士因雨後路沿危隊而停駛。是故登山者必須緊貼最新消息,不限於交通,亦包括登山口尤其木橋有否受洪水沖毀或河水暴漲而不能徒涉,或是山徑受山泥傾瀉或倒木影響而即時封閉等等,免得白走一趟而掃興,或令自己身處危險。

早上六點幾起床,再次確認背囊與寄送的行李妥善分好後,便到旅館大堂處理托運手續。步往名鐵巴士總站,那裏有便利店,可以預早抵達巴士站後才買兩個飯團當早餐。七點半,當學生與上班族都塔上不同的巴士,我亦隨巴士前往駱根(駒ヶ根)。車程接近三個鐘,途中於惠那峽稍事休息,附近有一座不算太高的獨立峰名惠那山,屬百名山一員,歸入中央阿爾卑斯山,但我應該不會特地去攀登。隨後巴士進入中央阿爾卑斯及南阿爾卑斯之間的山谷,遠方的南阿爾卑斯山脈清晰可見,尤其鋸岳、仙丈岳及白峰三山皆可指點,當日回憶湧現。早上十點三左右,巴士抵達駒根,一個有「能望見兩條阿爾卑斯山脈」美喻的市鎮。

名鐵巴士總站

駒根站前

接駁十點半開出前往しらび平的巴士,在迂迴曲折的溪谷邊山路往上爬,某些角度可以望見千疊敷,可惜此刻望見的是被雲層遮蔽的山谷。車程約四十五分鐘,抵達しらび平,豔陽高掛,但清風吹起,因海拔漸高,仍有涼意。排隊等候纜車抵達,因只有一來一回各一輛纜車,在高峰季節如秋日,會不停來回開出,連同等候,半個鐘左右便能抵達;注意是日非假日,聞說遇上假期,人滿為患,等上兩、三個鐘頭也並非不可能。纜車途中會跨越一道壯觀的瀑布,畔有紅黃綠葉,美不勝收。

しらび平

排隊等纜車

2612米,為千疊敷的海拔

千疊敷

千畳敷~乗越浄土

抵達千疊敷,一如抵達立山室堂平的感覺與氣氛,濃郁的高地旅遊區,伴隨小量作半日登山人士,還有為數極少如我一樣的數日登山者。千疊敷乃二萬年前冰河作用形成的冰斗,尤以左邊岩峰疊疊甚有氣勢,中間有岩峰突起,名為寶劍岳,乃一岩峰,欲攀此峰,必須有一定的攀山經驗。明日將會攀登。回說千疊敷,有一池名劍池(剣ヶ池)在纜車站北面,是看千疊敷倒影的好地方。剛才在巴士望見的雲霧一散而空,換成澄明的藍天。也許紅葉最盛的時期已過,千疊敷呈現出一片啡紅與暗綠色,一度以為相機的色彩表現出現偏差。離開劍池,沿碎石路登上千疊敷的山坳︰乘越淨土(乗越浄土)。由於遊覽者多,登山口有告示勸止沒有合適行山裝備的人。山徑亂石甚多而漸見陡峭,冰河地形基本上都擁有此種特徵,臨頂處更以之字走線步向山坳。不消一會,便抵達乘越淨土這個在木曾駒岳相當繁忙的交匯點。

千疊敷與寶劍岳

千疊敷圈谷

黃葉

駒池倒影

往乘越淨土的登山路

之字路

乘越淨土

乗越浄土~木曽駒ケ岳八合目

乗越浄土四通八達,向東為標高 2,883 米伊那前岳的登山路,東南者往千疊敷,南路則攀寶劍岳,北路可登木曾駒岳,東北路則於木曾駒岳山腰橫切至馬之背。寶劍山莊和天狗山莊皆建於此,路過山屋而不入,立刻向東北方向之山徑走。這段漸降橫山路會走過澗谷上源,依舊亂石遍地。谷後山脊稱為馬之背(馬ノ背),日本多將狹窄山脊冠以此名。澗源之一的駒飼之池(駒飼ノ池)猶如淺灘,周圍林木色彩繽紛,出奇地比池塘更合襯。雲層擋在馬之背後,山谷風和日麗,但看來木曾駒岳頂已經被淹沒。

伊那前岳

寶劍岳

馬之背

寶劍山莊

下望駒飼之池

駒飼之池

專心下降部份崎嶇岩路,越過溪澗,驚見有日本彌猴(Macaca fuscata)數隻於草叢間覓食,對人類相當警戒且保拎距離,看來牠們與香港的彌猴相去甚遠,至少沒有遭人類餵食的習慣。山徑上一石一木,一崖一林,稱不上美得叫人震懾,但卻能有獨自的風格,予人留下良好印象。走過石河,來到濃池(濃ヶ池),是中央阿爾卑斯山脈唯一一個冰河湖。雖然一如駒飼之池一樣如灘,但仍有半邊呈池塘狀態的樣貌。濃池上冰河流下狗牙狀稜線,反映在平靜的水面上。向東望,遠方的稜線為南阿爾卑斯山脈南段,一段我尚未踏足的地方,中間突起者應該是鹽見岳(塩見岳)。離開濃池,橫山徑漸升,對面一片枯黃色的山坡,盡是即將落葉的森林。回望乘越淨土,可以望見寶劍岳與木曾駒岳山頂,皆成為細小的山尖,毫不起眼。未幾,接上木曾駒岳東來的登山徑,此地為八合目,隨即轉向往木曾駒岳山頂前行。

崖位有木梯

日本彌猴 Macaca fuscata

隨影

回望乘越淨土

濃池

遠望鹽見岳

回望濃池

山坡一片黃

伊那前岳、寶劍岳與中岳

八合目

八合目~木曽駒ケ岳~乗越浄土

在馬之背上行一會,雲霧已將周邊包圍,只剩下濃池所在的山谷依舊清晰。企崖紅葉,冰湖白池,從山上下望濃池竟可比美池中上望。近木曽駒ケ岳山頂處,需攀過矮松混雜的巨石堆,若然迷霧湧現,恐怕極易迷途。臨頂有假峰幾個,依山徑不會走錯,此山並不挺拔,近頂處平坦如高地。抵達山頂,標高 2,956 米,日本百岳之一,為中央阿爾卑斯山脈高最峰;山頂有兩座駒岳神社,一為木曾,一為伊那,日本登山信仰可見一斑。

木曾駒岳在前

再望濃池

雲霧漸起

望見山頂

木曾駒岳山頂

神社

往南落山,不一會便來到駒岳頂上山莊,然後再次攀升少許,是一座極不起眼的中岳,標高 2,925 米。中岳後再度下降,外形險惡的寶劍岳近在眼前,雲霧遊走其中,彷彿不讓我看見其蘆山真貌;忽然雲過天清,好像不曾有過密雲一樣,遠得連南阿爾卑斯山脈亦能入目。好景不長存,未幾再次拉上天幕,重會灰濛之中。進入已預約的寶劍山莊,辨理入住手續,百無了賴靜待日落與晚餐。是日同房,是一名精通日文的南韓人與日本登山嚮導,是次縱走,我與他們結下不解之緣。與此同時,颳風潭美正來勢兇兇,即將進入沖繩,並且如預測一樣轉往東北,橫掃日本列島;明日天氣預報則全日落雨。

雲掩寶劍岳

中岳

寶劍岳突然全清

隨影

日落後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