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赤岳冬攀 D6:赤岳鑛泉

日期︰2024-02-22
路線︰美濃戶口→赤岳鉱泉

雨勢有增無減,上天彷彿在給我們一個下馬威

雪地登山與非雪地登山最大分別在其冰爪之有無,若沒有冰爪輔助,不但難以前進,更極容易滑落做成危險,甚至死亡。然而穿上冰爪,在雪地上行走並不如平常,配合冰爪之雪靴會將腳腕鎖死,一如穿上溜冰鞋一樣;若是走在岩冰混合地形之上,更是不易行進。在島峰羅布輋東峰吃過苦頭,縱使稍微習慣,仍覺必須進行更多的訓練,以增強技巧。

雨持續落了一整晚,雨聲甚至伴着睡眠。醒來之時仍聽見雨聲,實在令人失落。吃過簡單的早餐,盼望雨勢減弱,將出發時間延後一點。可惜天意未改,我們只好冒雨起行。於出發前特地詢問 John Sir 需否背囊防雨罩,因落雪與落雨性質不同,冬季無須防雨罩。然而遇上連 John Sir 廿年未遇的冬季大雨,只能祈求背囊內的重要裝備不會濕透。個人習慣將不能濕水的裝備用防水袋打包,例如替換衣物、羽絨、睡袋、電子儀器、銀包、護照等等,是故唯一令人感到不舒服的就是背囊濕透。沿馬路前行,霧雨之下幾乎不見盡頭。路邊一些尚未溶化的殘雪,意味着正在進入深山。由於背囊相當重,從來不會使用兩枝行山杖的我也破例使用,本以為並不習慣,走起上來卻異常地自然。

起步

水喉結冰

雨中行進

雪呢?

地圖上標示來到赤岳山莊需時一個鐘,而我們不多不少的抵達此地。山莊沒有營業,旁邊的人工雪牆也因雨水變得不能使用。往前一點也是一所沒有營業的美濃戶山莊,我們在此地稍微休息。雨勢有增無減,上天彷彿在給我們一個下馬威。馬路上積雪漸多,雨水溶化後變成濕滑的冰。在馬路髮夾彎前走捷徑,雨水令這條短短的帶有石頭的山徑變成小溪澗。再次接入馬路,已覺在雪地上漸見難行。在「堰堤廣場」,我們裝上冰爪。由於屬初次上陣,花了不少時間在調節冰爪穩固度。然後,馬路中止,踏上真正的山徑。

雪成冰

南澤的登山路口

裝上冰爪

堰堤廣場

這條沿名為北澤(北沢)河邊的路相當易行,積雪部份位置厚遲半米,踏上去既鬆又軟,跟尼泊爾硬崩崩的碎冰粒感覺完全不同。數條橋架設於兩岸,迂迴地在河邊前進,不知不覺間雨勢已經停止。負重比想像中沒怎麼疲累,也許是兩枝行山杖所立的功,當然還有一個合適的背囊至關重要。一道藍白色的人工冰牆出現,原來已經來到有名的赤岳鑛泉(赤岳鉱泉)。日文中「鑛泉」與「溫泉」有別,前者為純天然的溫泉,後者則是人工搭建引流造成的溫泉。由於我們將會有三晚在雪地露營,眼見溫暖的山屋,只能等待到第四晚方會入住。當然,山屋是逃兵的歸宿,若然忍受不到,臨時走進山屋辦理入住手續也不是不可以。只盼望這個人不是自己。

似在行澗

洶湧流水

終於有走在雪地的感覺

隨影

赤岳山莊

抵達終點並不代表行程完結,相反卻是開始。我們必須在室外準備午餐。回看背囊,結果意外地好,也許是新品,表面少許 DWR 塗層令背囊沒有太多滲漏,裏面的東西幾乎是乾的。拿出公糧與煮食用具,見識雪地用極速將水煮滾的爐頭,喝下熱呼呼的飲料讓人感到簡單的幸福。飯後學習在雪地上設置營帳:用雪鏟平整地形,營繩固定後要埋在雪堆中,門口位挖一個淺洞,方便穿脫笨重的雙層靴,還有用雪封死外帳邊緣,令營內空氣與外面隔絕。雖然在香港或海外登山有露營經驗,卻並不是特別熱衷(怕麻煩),但知道露營是登大山不可或缺的一部份,這件事一度令我猶豫是否參加這個訓練,最終用「讓自己離開舒適帶,接受磨練吧!」這個理由而面對。

雪地露營

營帳設置完成,緊接是雪地行進。由於路線短,甚麼都不用背負,輕裝上陣。由於擔心冰爪刺穿營帳,是故抵達時將之脫掉;現在需重新裝上,對於不熟悉的學員未必顯得雞手鴨腳,也花上不少時間,但熟能生巧,亦是一個學習過程。帶上頭燈、糧水,攜同兩枝行山杖,下午四點半鐘,我們出發往「中山展望台」。展望台離赤岳鑛泉不過四十分鐘步程(無雪狀況),走在白茫茫的雪地上,跟着前人的踏跡前行,也許踩在未結實的雪中,一下子半條腿陷入雪中。這種悠閒地在雪地行走,於尼泊爾未曾感受過,是一種受控與不受控的對比,也是心態上的不同:無目的地前進,與向唯一目的奮進。當然空氣稀薄程度也造就兩種感受。來到中山乘越,往前可抵行者小屋,我們則右轉上山,不到五分鐘便抵小山頭,正是展望台所在。風景當然甚麼都沒有,但此地能收電話訊號。逗留了一會,沿路落山返回赤岳鑛泉

無踏跡雪地

小試牛刀

中山展望台

從營內拿出煮食用具與晚餐,我們三人不約而同地設計了咖喱與乾燥飯這個菜單,John Sir 說從未試過三晚都是咖喱。不過咖喱也有分口味,情況沒有想像中那麼單調乏味。在寒冷中喝咖啡,吃着熱騰騰的咖喱飯,沒有想像中那麼難受,反而最難受,就是那些習慣拿着電話上網的人,不時要動身走到山屋旁邊尋找訊號。晚上,我們走進山屋「偷暖氣」,買了幾樽「赤岳鑛泉啤」作為第一晚的結束。意外地在喝光啤酒之後,職員告訴我們露營者不能留在山屋中,把我們趕出屋外。是日晚上,睡墊、睡袋等裝備成為能否安然入睡的依靠,幸好室外溫度在零度徘徊,營內算得上溫暖。

赤岳鑛泉啤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